六成人住公屋 經濟增長添動力

置業家居 2017/02/11

分享:

特首參選人曾俊華在其政綱中提出要為全港六成市民提供公屋作居所,這比率當然比起現在的數字多很多,也帶來了能否找到土地的問題。我不久前在本欄說過,訂目標時要長遠,不需要太具體的數字,因為具體的數字可以由下一層的管理人員制定,領導人只要簡單的一句便可以了,因此曾俊華的六成目標,猶如甘乃迪總統在60年代初時許下要在60年代末時把美國人帶上月球一樣,不少人質疑其可行性,但有志者事竟成,前人不能做到的,你做到便名垂千古,有些人卻遺臭萬年。

年輕人安居 用心發展事業

我不太同意為六成市民提供公屋作居所,會令經濟增長放緩,也會令社會不思進取,有關的批評應該是衝着影響私樓市場而來的,市場會擔心太多公屋時,會對私樓的需求減少,影響發展商的業績,也影響了代理。我的見解是相反,社會要有多類型的住宅,在沒有雙辣招時,很多內地人來香港買樓,發展商因應內地人的需求,多建千呎的大單位。辣招以後,內地人來港買樓的人數大幅減少,發展商於是大量發展極小型的單位,似乎又是另一極端。

市場上要有各式各樣的單位,以應付不同的需求,否則當市場有重大變化時,便會出現嚴重的失衡。舉例說,以前多建大單位,入門面積的單位少了,令供不應求,小單位的價格大升,因為想上車的人買不起大單位,只有湧向小單位。

多建公屋,令市民有屋可居,他們可以花多些時間於建立自己的事業,特別是年輕人。曾幾何時,曾特首建議興建青年宿舍,現時連影也沒有,曾俊華的六成公屋論是放大了的青年宿舍,他們有了公屋居住,會不思進取嗎?未必,反而他們有了穩定的環境來發展自己的事業,事業可能更上一層樓,有了良好的事業,收入自然來,那時便對私樓有需求,搬離了公屋以後,便可以讓有需要的人入住。

昔日屋邨 孕育不少名人

上一代的公屋出了不少猛人,蘇屋邨、彩虹邨等不知孕育了多少名人。歌神許冠傑在蘇屋邨的事迹仍然令人津津樂道。現時的公屋環境比以前好,但仍然與私樓不同,沒有會所,沒有酒店式的管理,是租住的形式,中國人始終想有自己的住宅,有需要的可以買居屋以至私樓,因此以六成公屋為目標的政綱沒有錯,反而是令經濟有長期增長的動力,試想想一位住在工廈劏房的年輕人,上樓無望,他們只會愈來愈憎恨社會,出來搞事,令社會更沒有增長的動力。

令人不思進取的反而是現時的房地產格局,有朋友花了10年儲到$200萬,他最近鬱鬱不歡,因為他的朋友從自住的物業買賣再買賣中賺了數百萬元,比起自己由工作而賺的更多,現時更不用工作,坐享自住單位及收租單位,朋友更有自殺的念頭,說這樣工作沒有意義。雖然這只是一個個別例子,但不少港人有樓自住、有樓收租時,創意及勤奮工作的動力便減少,甚至消失。令人不思進取的,不是六成人可住在公屋,而是有樓萬事足的心態,及一些錯誤的邏輯。

simonsplee@gmail.com

撰文 : 李兆波 中文大學商學院助理院長/會計學院高級講師

欄名 : 樓市講場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