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誕建議阻自殺 學童價值大扭曲

評論版 2017/02/28

分享:

甚麼是荒誕,似愈益難定義。短片《我的生涯規劃》瘋傳,小學男主角意圖自殺,獲勸阻不如投機炒賣儲首期、慢性毒害父母爭遺產,乍聽詭異,扭曲的價值觀卻早已遍布教育界。

教育局局長曾說,學生自殺是生涯規劃不足,短片導演直接幽了他一默,家長看後卻無不痛心。《我》的小主角於片初決意尋死,原來他若無法連續3次默書100分,會遭父母重罰,同學急忙勸阻,拋出偏鋒的人生大計,有人勸賣假卡、炒iPhone求中學畢業後上車,更有同學勸勉可讓父母吃懷疑致癌的醃製食品和熱飲,等拿壽險保金。

短片譏瘋狂催谷 舉目皆是

真有小朋友會因為不想參加西班牙文、非洲鼓等興趣班殺害父母嗎?有短片觀眾憶述,試過有小二補習學生相信父母死後自己才能睡覺,希望殺掉全家人,更會高空擲物來測試墮樓會否粉身碎骨。

離奇過電影的情節,香港真的舉目皆是。親子論壇上,每有父母討論用多少過度活躍症藥物,才最能改善子女的專注力和成績,更有專科醫生稱,見過家長因為子女沒有活躍症而失望難過,哀求開藥。中、小學課程明明是按某年齡組別學童的實際能力制定,不少家長卻嚮慕艱深課程,甚至以此為傲,深信「操慣」的子女可於公開試應付裕如。

按照香港研究協會統計,香港中學、小學及幼稚園生2014年每周學習時數達76.5、66.5和49.1小時,竟然全比本地全職僱員的49小時平均數高。為學業放棄正常享樂、親子時光,代價會否太大?教改推出一試定生死的文憑試以來,本地補習風愈見興盛,2009年青少年補習比率早高見56.7%,3年後再升至63.3%,曾有文憑試考生形容每天生活恍如輪迴。

農曆新年至今才約一個月,本港已有7宗中學生自殺個案,多因學業壓力尋短見。《我》中有勸止主角的學生稱,中學畢業一樣有工種薪金可比大學生,更不用借錢讀書,其實不無道理,但成績、學歷至上是早已紮根香港的主流價值,不少學童和家長都誤以為學業就等於年輕人的全部價值。若家長不是整天討論、抱怨樓價高企,中、小學生又或怎會念茲在茲怎樣考好成績、努力投機準備日後上車?追追韓星,玩玩《Battle Spirits》卡,才是跟年紀相符的行徑吧!

主動為學童鬆綁 愉快學習

每有學童自殺的悲劇,政府總是一筆過拿出資金和責成專家研究,未能真正根除深層次問題,比如學校和老師都要靠學生成績避免殺校和爭取長約。《我》片可說為家長、教師和政府敲響警號,與其消極待到子女或學生壓力爆煲時才輔導、補救,更應趁早撥亂反正,主動為學童拆牆鬆綁,像香港集思會昨天公布的研究就引述本土案例證明,到茶餐廳學中文、上堂做話劇、朗讀當功課一樣可有良好學習效能,且毋須太多資源,愉快和學習並非必然對立。

早前一名中二男生疑遭指摘沉迷打機,被發現在華富邨大廈天井墮斃,警方事後到場調查。(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