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童生命可貴 教育要減壓

評論版 2017/03/04

分享:

現時的政局兵凶戰危,還是少說為妙。難得各路人馬在兵戎相見中卻都有共識認為現時的教育政策有所不足,所以這次也不妨談談教育政策和理念的問題。

談到教育問題,近期有幾宗新聞令人憂慮,當中首推的,是這陣子又再次接連有學童自殺,自2017年初至今已有7人。學童自殺當然可以有很多原因,但大家都明白,來自學業的壓力,就算不是主因,也是我們要正視的問題。

而近日亦有一些新聞,說有些家長擔心子女學業,因而會要求醫生處方ADHD(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的藥物,誤當藥物是「聰明藥」可以使子女更專注溫習和提升學業成績。

盲目催谷子女 恐適得其反

在應用倫理學裏,這類型的所謂認知改良(Cognitive Enhancement)一直有甚多爭議。一方面,一般人都會接受有病就要醫治的想法;但另一方面,這種所謂的「改良」如果處理得不好,只為所謂增強能力,無病無痛卻吃藥,效果隨時會適得其反,而且令人懷疑是否過度違反自然,又或者令得父母對子女操着過度的生殺大權(這種改良的最極端情況,可能會是父母甚至社會以優生學的角度來篩選兒童、嬰兒甚至胚胎)。

筆者不是教育的專家,只能從一般人的角度表達意見,但我想任何人都會覺得這樣的教育環境是十分不理想的。或許由於競爭太激烈,所以不少家長都在盲目催谷子女,到頭來卻隨時誤了子女終生。有些學生在中小學時被催谷過度,上到大學後便反其道而行,不願上課和學習,最終受害的還是自己。

當然,怎樣為學童減壓,確實是不易處理的大哉問。例如我們或者會勸說,就算入不到大學,中學畢業後直接出來工作也是一法。可是,大家亦都見到,雖然我們時常說大學學位貶值,但據最新的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大學生的畢業起薪點大概貼近全港個人入息中位數(即大約1.5萬元)。也就是說,讀完大學一出來的薪酬已超過差不多一半的香港人。

符入大學資格 卻被摒諸門外

可是,現時每年能入讀8間資助大學的適齡學童,大概只有兩成多。例如2016年大約有略多於53,000名中學文憑試(DSE)的考生,當中有略多於22,000人考得能入讀高等教育的最低門檻。可是,大學聯招只有約12,000個學額,加上非聯招的亦只有總共大約15,000,當然是競爭激烈,有學生入不到資助大學。

誠然,不少副學士或自資學士的課程質素其實亦不錯,可惜在現今的社會卻會被標籤為較差的課程。另外,因為有些政府資助學額預留了給非本地生,自然令得有些符合最低入學資格卻入不到八大的學生不滿。這種制度既加重了社會的怨氣,亦增加了學生的壓力。

當然,大學不能只有本地生而沒有外來學生。要有來自五湖四海不同地方的人,大學的自由多元環境才會更見可貴。不過,一來香港的非本地生多數來自大陸,變相令得學生不夠多元化。就算要有外來學生,是否一定要用上資助名額,還是應該讓他們自資付全費,確實有討論的空間。何況現時有本地學生符合入讀資格卻因學額不足而被摒諸門外,更值得我們反思和改善這種制度。

應予學生雙主修 發展興趣

另外,想減低學童的壓力,除了學額問題外,我們亦應該讓他們能發展興趣。這未必是政府政策的問題,卻是值得考慮的理念方向,例如筆者常常希望大學能讓學生有多些機會選擇雙主修(Double Majors),如此既可以兼顧日後職業需求之餘,亦可以繼續修讀有興趣的科目,魚與熊掌兼得。

當然,最後要說的是,我們更不要為了政治需要而亂改科目,甚至以政治立場來壓迫學生甚至老師。例如中史科或者有趣(筆者就頗為喜歡中史科),但因為政治原因,竟然以為香港的亂象是因為現時的學生沒有必修中史科所致,就未免太過異想天開了。還我們一個沒那麼多政治鬥爭亂象的環境,尊重教育專業吧。

想減低學童的壓力,除了檢討學額問題外,我們亦應該讓他們能發展興趣,例如能讓大學生有多些機會選擇雙主修。(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欄名 : 新銳新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