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撕裂難補 AO專責對外事務

評論版 2017/03/23

分享:

由於3位特首選舉候選人在兩輪論壇上,不顧風度地猛攻,加上各自支持者在網絡上持續狂批敵對陣營,且用詞兇狠度亦不斷上升,是故新一輪輿論已經開始質疑,也許任誰當下任特首,亦不能修補今日撕裂的局面。

固然,寄望一個人上場便可彌補社會撕裂,本身就忽略了香港議題三分之大勢——在形勢絕對比人強的局面下,或者我們不應對社會「不再撕裂」抱有期望,並當退而求其次,認清可以對新一任特首有哪些訴求。

議題三分 3陣營未達共識

先分析何謂「議題三分之大勢」。3大議題,正是電子傳媒論壇所分類的:政治、經濟、民生。至於主導這些議題之3大政治陣營,則是:泛民、商界、親中(或稱左派),並粗略地分別由本港最早成立的3大政黨代表,即民主黨(港同盟)、自由黨、民建聯。而香港社會之分裂,總離不開每個大議題都只會有兩大政治陣營有共識,但是剩下的一方則完全不願意妥協:

•政治議題方面——親中和商界較一致,形成泛民反建制:

雖然今次特首選舉,商界予人的感覺是比較傾向曾俊華,而親中陣營則支持林鄭。但說到底,這兩個陣營其實總會認同,要保留小圈子內某程度上的操控。商界從來沒有說過曾俊華是非建制派的代表,而薯片造勢大會亦從沒有民主派議員撑場。相反,就算民主派不斷被人批評堅持不足,但他們仍高舉「反操控」為基本原則;即使今次表明投票曾俊華,也要補上一句不會接受人大8.31框架。

•經濟議題方面——商界和泛民較一致,令親中唱獨腳戲:

就本港經濟如何發展方面,商界與泛民的立場原則上比較一致:那就是傾向自由經濟主義、積極不干預,或更直接一點說,反對愈來愈依靠中國(包括最近有內地發展商高價投地)。相反,左派陣營一般不會介意直接干預市場的政策措施,最明顯的例子,是推出打擊買家的樓市雙辣招,一反過去只控制供應方面的政策(即政府決定有多少土地可供拍賣)而直接遏制demand side,而對此有不少商界卻有保留。

沙士低潮 才能團結各陣營

•民生議題方面——泛民與親中較一致,而商界卻唱反調:

在如何扶貧安老、協助低收入階層、保障勞工權益等議題上,泛民與左派陣營基本上有共識。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民建聯和民主黨在地區工作上的手法,多年來大同小異。相反,商界則不斷打着「反福利主義」的旗幟,包括:反對最低工資、反對標準工時、反對全民退保……諸如此類。而近年最具代表性的商界vs民生課題,則非「3座大山」莫屬,即:港鐵、領展、強積金對冲機制。

這3大政治陣營在回歸後唯一有共識的一次,就只有2005年至2008年那3年,也就是香港經歷沙士後「衰到貼地」的時期,我們才懂得為甚麼要團結。記得當時董建華剛下台,而港人對北京成功舉辦奧運亦表興奮——那是個跟今天截然不同的香港——也就是說,除非港人願意再次欣然接受及認同內地的管治手段,否則無人能夠彌補香港社會撕裂。

不要忘記,2009年曾蔭權力推興建高鐵,加上增設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制度產生一連串問題,已在「經濟」與「政治」兩個層面令社會重新出現嚴重撕裂,更不要提他長期不建屋所引發的「民生」問題和深層次矛盾了。

曾蔭權的功過,各人自有不同評價。比較客觀的看法,是為政者所作的每個決定,必受當時形勢左右,而一旦社會站穩陣腳,經濟復甦迹象顯明,3大政治陣營又會再因為政治、經濟、民生問題,各持己見,不願妥協,分裂社會。梁振英參選時的高民望,今天回想亦是形勢使然——「唐宮」醜聞只是導火綫,實情是當時民眾不要「當奴2.0」:政治問題上通過了政改方案,經濟問題上已走出金融海嘯,剩下最後的民生問題卻關顧不足,令親中的CY得以「挾民意而成特首」。

既然誰當特首也受形勢所限,除非你希望香港再次大難臨頭,令3大政治陣營團結起來,否則便只能接受社會撕裂是今日香港的常態!退而求其次,我們反而應聚焦政制內,那個在不斷變化的局勢下,仍能維持不變之體系:政務官——AO。

「AO逃亡潮」 助世代交替

政務官乃特區政府的管理階層,並是管治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特首(及其問責班子)受政治形勢所困時,AO有責任疏理當中技術問題。問題是:政務職系有沒有與時並進?AO體制走到今天,到底能解決多少政治問題?還是已經變成管治問題的一部分?

問責官員和AO的矛盾,時有所聞:一般出現爭拗的情況,往往是長期身任公務員的常任秘書長,批評新入局局長所提出的建議不可行,並利用政府複雜的制度,拖延進度、拒絕合作。但隨着社會環境變化,這套制度是否有必要改革?例如讓副局長跟常秘平起平坐,由政治問責的副局長統籌內部事務,應付不同陣營的政治危機;而常秘則負責對外事務,以確保本港跟內地和海外的政策得以延續?

既然社會撕裂不可能彌補,就由政治問責團隊完全處理好了!相對而言,香港在國際及內地的定位,就由可以長期留在政策局的AO負責。從這角度分析,假如真的有「AO逃亡潮」,從而換走一班老化官僚,加快政務職系之世代交替,令年輕有為的AO盡快上位,也不用令人太擔心罷。

政務官乃特區政府的管理階層,並是管治的重要組成部分,當特首及其問責班子受政治形勢所困時,AO便有責任疏理當中的技術問題。(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