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治療 即興演出解心結

冀以藝術力量助港人 推廣心理健康

行政人員版 2017/03/27

分享:

分享:

常言道人生如戲,但戲劇演出除了讓人欣賞,近年新興的戲劇治療更藉演戲的力量,助情緒受困者解開內心鬱結。

兩位美國註冊戲劇治療師陳凌軒(Adeline)及盧幸賢(Candy)近幾年回流香港,透過社福機構項目與工作坊,冀以戲劇力量幫助港人,讓更多人認識這門專業,理解心理健康的重要。

港人工作壓力大,不少人受情緒問題困擾,除了傳統臨床心理治療方法,近年興起以藝術為媒介的治療,從多元途徑協助求助者,在歐美已有數十年歷史的戲劇治療是其中一種。

於北美戲劇治療師協會註冊的戲劇治療師Adeline與Candy介紹指,一般戲劇排演活動或是為精進演技,但戲劇治療不是排戲,治療師會帶領參與者進行即興演出,透過投入角色去讓參與者在心理健康方面有得着,包括認識自己、抒發情緒、或重整人際關係。

Candy指,客戶有癌症病人、自閉症患者,亦有感焦慮的成年人,甚至有因失戀而求助的個案。但她強調,見治療師不等於有病:「當任何人想生活有變化,治療師可以陪他們走過這段路。」

學童藉對白 訴說被欺凌

只靠演戲就可以解決情緒問題,聽起來很抽象,Adeline解釋指:「人一演起戲來,就變得像赤裸一樣,不能掩飾渴望與恐懼。王爾德一句名句說,『如果想聽真話,就給他一個面具(Give him a mask, and he will tell you the truth)。』很多求助者演完戲後會驚覺,為甚麼我會這樣子,說出這些話?例如一個男生外表很斯文,但在工作坊中表現出狂野的一面,教人意外。」但釋放了這些情緒後就有神奇效果,他們會發現自己的盲點。她笑指,很多人完成戲劇治療後會說:「其實我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但總之有些改變。」

Adeline回想有一次諮詢,有位小朋友不願上學,媽媽亦拿他沒法,帶他到Adeline處求助。Adeline沒有問發生甚麼事,只是陪他玩,但和公仔遊玩時,他突然爆出一句:「你真係好蠢㗎!」Adeline立即配合演出,慢慢察覺到問題所在。原來小朋友在校內受人欺負,但沒法子說出來,只覺得害怕學校。透過演出,他卻可以向Adeline訴說校內的經歷,經一輪努力後,他可以再上學,慢慢學懂表達自己。

夥機構提供服務 增市民認知

香港暫未有正職戲劇治療師職位,Adeline與Candy指,在港執業主要透過接社福機構的項目,以小組形式會見受助者,或以兼職身份工作,近年漸多直接上門諮詢的情況。此外,兩人亦有與不同機構舉辦與戲劇治療相關的工作坊,向外界介紹這門知識。

兩人都指,近年香港社會開始對這門專業有所認識,更有學生表示有意修讀學位,徵詢她們意見。英、美有正式的戲劇治療師職位,在港要開拓事業則需靠自己爭取。薪金方面,Candy指機構一般會參考註冊社工或臨床心理學家的薪金水平,有經驗者月薪可達4萬元。但兩位受訪者強調,每位治療師的事業路徑差異很大,視乎個人取向。她倆均不是全職工作,例如Candy同時從事教學及戲劇演出等多種工作。但因很多機構都用得着這門專業,兩人對發展前景感樂觀。

註冊戲劇治療師陳凌軒投身戲劇治療約10年,她體會到治療師自己也要有健康的生活與心靈,自然可以感染到別人。(湯炳強攝)

盧幸賢除了是註冊戲劇治療師,亦同時擁舞蹈治療師的資格,她會視乎情況採用不同方法協助求助者,最近更於黃竹坑工廈開設治療室。(曾有為攝)

Adeline與Candy會不定期舉行與戲劇治療有關的工作坊(受訪者提供圖片)

撰文 : 周俊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