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社會責任 不止減加價幅度

評論版 2014/04/02

分享:

今年港鐵又可以加票價喇!自2008年至今,港鐵已連續5年調升票價。然而,不少市民質疑港鐵每年均賺大錢,何以仍然執意加價,罔顧市民的感受和負擔能力呢?

物業收入將放緩 需合理加價

在商言商,作為上市商業機構,港鐵追求更高的盈利也無可厚非。不過,最為引起公憤的,是港鐵的物業發展由政府供地,在過去幾年,港鐵在物業發展獲得可觀的利潤(見附表),加上其他物業租賃及管理業務,港鐵實則是半個地產商。但港鐵和其他私人地產商的分別是政府是港鐵的最大股東,如果沒有政府在背後支持,港鐵不可能每年均賺取豐厚的盈利。

作為小市民,筆者絕對能感受到市民大眾對港鐵的不滿。但現實是,一間上市公司既要保障股東利益,又要考慮企業社會責任,顧忌車費調升會影響市民的負擔能力。而當中最大的隱憂是,本港的鐵路網絡已非常成熟,在未來已不大可能大幅增加新的路綫,因此,物業發展的收入增長將逐漸放緩。從公司的可持續發展(Sustainability)角度來看,在合理的情況下加價是需要的。

政府回購港鐵 恐需公帑補貼

無奈大部分市民對公共事業加價都非常抗拒,因此,有部分團體更要求政府回購港鐵,以解決港鐵年年加價的問題。筆者認為這是一個非常短視的做法,因為一旦公有化港鐵,政府便會面對市民和政黨的龐大壓力,要求凍結甚或減票價。但要長期保持一個有質素的鐵路網絡需要投放大量資金。

若港鐵的地產發展的收入下降,而維修成本又不斷上升,但票價又不能增加,最終的結果是動用公帑去補貼營運成本,結果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港鐵二程優惠 應轉為票價減幅

根據2012年修訂的「可加可減機制」,港鐵可考慮一籃子因素,包括:通脹、運輸業工資變化、市民負擔能力、生產力、港鐵的盈利表現和服務質素,來調整票價。總括而言,這可視為一個較客觀和公平的票價變動機制。可惜,每個機制都有漏洞,筆者也曾在修訂機制公布後撰文,指出該機制尚有改善空間。無奈,政府已與港鐵達成協議,恐怕要到2017年才可作出改動。

現在部分市民對港鐵今年再加3.6%票價感到不滿,其實要調低升幅並不難。根據新修訂的「可加可減機制」,港鐵要撥出部分盈利與市民分享,同時亦要就服務延誤繳交罰款。因此,今年港鐵需要動用1.45億元去為市民提供即日第二程優惠。不過,筆者必須指出,並非所有乘客都受惠於所謂的九折優惠。單程乘客便是其中一個例子,筆者認為最直接的做法是將1.45億元轉化為相若的票價減幅,便可以將加價幅度下調,以多除少補的方法,再納入明年的票價改動。

改善服務質素 速建上蓋物業

以上的建議只是將每年的加價幅度減低,但港鐵真正需要面對的問題是:究竟港鐵可如何更加有效地履行企業的社會責任,而又不會損害到公司的可持續發展呢?筆者有以下兩個提議:

第一,改善服務質素。其載客量和覆蓋網絡令港鐵在本港的公共運輸擔任重要角色。然而,近年訪港的內地旅客人數增加,港鐵的載客量亦同時上升,車廂較以往擠擁。另一方面,近年港鐵發生意外的數字上升,反映鐵路潛在老化和管理不善的危機,令到市民怨聲載道。若然港鐵管理層可盡快解決以上問題,相信可紓緩市民對其加價的反感。

第二,現在本港最大的問題是樓宇供應量不足,作為半個地產商,港鐵可加快發展上蓋物業,以幫助政府增加新樓落成量。最近,將軍澳第四期日出康城補價每呎低於2,100元,較第三期少15%,已是一個好例子。

若然港鐵在未來幾年加速發展上蓋物業,相信可以為本港的樓市帶來正面影響,對改善港鐵的形象肯定有幫助。

(作者長期從事金融與計量經濟研究、曾於中文大學經濟系任教授;以上只代表個人意見)

作為上市商業機構兼公共事業,港鐵需保障股東利益之餘,亦要履行企業的社會責任。(資料圖片)

撰文 : 關焯照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