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巴馬醫保 難完全廢除

評論版 2017/04/14

分享:

自特首換屆過後,這陣子香港的政治新聞相對平靜,反而是美國那邊出現不少值得我們關心的狀況,以及其背後帶來的政治和道德價值,值得我們留意。

早陣子聯邦眾議院竟然沒有足夠的議員支持政府提出的改革奧巴馬醫保(Obamacare)的議案,結果議長惟有撤回議案不作投票。要知道,現在共和黨同時控制白宮和兩個國會,理論上要通過議案理應易如反掌。可是這次卻竟然是找不到足夠的自家議員支持議案,豈不怪哉?

共和民主兩黨 有各自價值觀

盡管這陣子已有不少評論分析此事,但筆者還是覺得有一較少人強調的論點值得在此詳談。這個論點是關於奧巴馬醫保背後的價值觀的。美國兩黨一直以來都強調他們有自己的價值觀,以此為自己政黨的精神支柱。他們之間的政治角力,也可以被視為(至少可以包裝為)價值觀之爭。

例如說,共和黨偏向擇善固執(對手會說他們是頑固),但美國的保守價值卻包含了維護各種自由(包括政治和經濟的自由)和民主的價值。民主黨偏向推動社會進步(對手會說他們是激進),一直都比較強調平等的價值,甚至會認為如果社會太過不平等的話,一樣會妨礙自由民主等等價值。

從這個角度來看奧巴馬醫保的話,會見到為何當初奧巴馬大力推動此事,而共和黨人卻那麼反對。要知道,美國是完全沒有公立醫療制度的(這點和世界大部分地方都不同),只能靠醫療保險去避免天價的醫療費用(例如筆者十多年前的經驗是,如果要像在香港那樣傷風感冒便去看醫生而又沒有醫療保險的話,不計藥費,只是診金也大約要300美元!)。

沒有醫療保險,不論是住院生育、醫病、甚至做大手術的費用等等,基本上對一般人來說都是難以負擔的天文數字。可以說,醫療問題已造成社會嚴重不平等的問題,例如美國早十年左右的初生嬰兒夭折率與第三世界的數字相近;近日亦有數據顯示美國富人的平均預期壽命,比窮人高出10至15年。如果沒有奧巴馬醫保的話,情況只會更嚴峻。

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奧巴馬醫保針對的是要每個人能購買到負擔得起的醫療保險計劃(所以奧巴馬醫保的真正名稱可譯作「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不會有人因為貧窮或經濟問題而沒法得到醫療保險的保障。這樣的改革,堪稱是自從詹森總統制定社會安全保障制度(Social Security)以來最大的福利制度改革了。

當然,細節上如何做到奧巴馬醫保要求的目的,和這些年來政策執行時產生的問題,此處篇幅有限,且不多贅。可是,反對奧巴馬醫保的人,也可以是堅持一些合理價值的。例如有人會強調自由的價值,特別是反對政府對個人的各種干預。奧巴馬醫保差不多是等於要強迫每個人都有醫保,而且保險公司亦必須接受每個人投保,有些情況甚至要政府動員公帑介入,都似是違反了自由的價值。

從這角度來說,就算要幫助窮人,似乎亦不應該替別人決定一定要有醫療保險,而應該容許每個人考慮要不要承擔醫療風險。可能有人情願把買保險的錢留下來做其他事情,然後賭一把自己會身體健康呢!這些決定,他們會認為不應由政府話事的。

倘完全廢除 2千萬人料失醫保

如果把這些價值獨立開來,例如只問人是否同意平等,又或者是否同意自由,相信大多數人都不會反對這些價值的。對這些價值取向,大部分人不會非黑即白,而只是在光譜上或多或少傾向某種價值。民主共和兩黨的人各自對平等和自由這些基本價值(或者可以叫作Minimal Values)有不同的傾向,自然會令他們處理政策時的想法有所不同。這種對價值的持守,甚至會凌駕了政黨的黨性(當然美國政黨是所謂的柔性政黨,不會有黨中央去統一思想)。

共和黨一直都說要反對奧巴馬醫保,但結果說了8年,到自己政黨完全執政了,還是提不出一個可行的代替方案出來。這次無法通過新方案,是因為共和黨內所謂的自由黨團堅持要完全廢除奧巴馬醫保,不肯支持政府提出的妥協方案。可是,如果要完全廢除奧巴馬醫改,保守估計會有超過2,000萬人失去其醫療保險,引發的反彈可想而知,亦不被溫和共和黨人所接受,結果自然還是卡住動彈不得。

由於牽連太廣,估計特朗普政府最終也很難真正廢除奧巴馬醫保或作南轅北轍的改動,最多就是做一些技術性調整,再向外宣稱已等於廢除了奧巴馬醫保(所以筆者笑言,共和黨最有可能廢除到的就只是「奧巴馬醫保」這幾個字!)。

評論世界事務 可用價值觀切入

可是,這樣對價值的堅持和考慮,對社會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各人有不同的基本價值並將之應用到社會政策,再透過商討得到更好的方案,是任何文明社會都應該有的做法。而要評論美國甚至世界各地的事情時,亦不妨以各人有不同的價值觀入手去分析他們的政策和主張。雖然篇幅所限,筆者未能在這裏分析近日美國對敘利亞的行徑,但其實如果我們從共和黨一貫的國際關係價值觀來看,這次美國的做法並不會令人太意外的。這些分析,留待有空再詳細討論。

對於有關美國改革奧巴馬醫保的爭論,我們可以從共和、民主兩黨的不同價值觀作分析。圖為有美國民眾上月遊行,反對廢除奧巴馬醫保。(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欄名 : 新銳新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