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義工節 老幼找回存在感

9天活動逾150項 活動原型源自紐約

行政人員版 2017/05/10

分享:

首屆國際義工節舉辦150項活動,鼓勵跨界牽手。(曾耀輝攝)

首屆「香港國際義工節」由本月6至14日舉行,一連9天有超過150項義工活動,活動原型據說來自紐約、芝加哥。

主辦單位HandsOn(牽手.香港)於07年成立,是一個自負盈虧的義工平台,每月舉辦逾100項義工活動。90後盧凱琦(Kate)不做繙譯卻來此做項目,更拉着媽媽Kitty,一齊同公公婆婆玩Board Game,將事業、興趣與家庭共冶一爐。

前銀行界Anne與銀髮族Henry也在此找回快樂和存在感,不分年紀,人人都在此「賺多咗」。

截至昨晚為止,義工節已舉辦逾52項活動。盧凱琦(Kate)可說是這個活動的大贏家,她本身是HandsOn項目主任(義工服務發展),平台每舉辦的100多項義工活動,有超過50%歸她管理。她也是義工Kitty的乖乖女,4月底開拓的新項目:陪社區中心長者一起玩桌上遊戲,她便拉着媽媽一起參加。今次首屆香港國際義工節,她既是工作人員,又是家屬。

90後女生與媽媽 陪長者玩遊戲

Kate本身並非讀社工,而是主修繙譯的,同期同學都說她應該去找一份繙譯或文字工作,但她大學兩年暑期實習都是在NGO度過,由香港聾人協進會到香港人權監察,跟過聾人福利、性別歧視條例、性傾向條例、同性婚姻研究計劃,做完深深覺得是理想工作,於是2016年11月見到HandsOn刊登招聘廣告,第一時間申請。她說:「我看見社會不公義,社群需要幫助,真心想做點事,尤其出去見到受惠人士的笑容,我就覺得自己的工作好值得!」

她的工作包括與NGO協商籌辦新活動,好像4月底她與媽媽一起與中心長者玩層層疊、玩攝石、玩鬥快拼圖,這個新項目源起送湯義工反映老友記們非常健忘,忘記帶鎖匙、關煤氣爐,甚至關大門,「希望能藉着一起玩遊戲,延緩他們的腦退化病徵,讓社工、家人提前注意到老人家的退化徵兆。有些常匿在家,有明顯抑鬱徵狀的長者,也可藉着玩遊戲獲得快樂,重新感到自己生存有價值。」

媽媽Kitty參與HandsOn首個活動,是到上環庇護中心教外籍傭工織手繩,助其重拾自信心、學習新技能、透過義賣手作幫補機構開支。「我本身都喜歡做手工如十字繡、穿珠,去完簡直上晒癮,自己出錢買料去教她們。」她在HandsOn只有半年年資,但其實由Kate三姐弟讀小學時代已開始義工工作,做過社區中心、惜食堂、呼籲捐器官等多個機構。

Kitty愛這個平台多元化,如上述中心便是專門收留一個「社會上看不見的社群」,遭僱主拖糧、性侵、正尋求法律意見或新僱主的外傭。她試過推着甘迺迪中心的同學仔去看電影、吃東西,最窩心是推推下,18歲同學仔突然問她:你辛苦嗎?穿過人頭湧湧的葵芳廣場,找一間食肆放進6、7張輪椅,但看着同學仔難得的享受,Kitty雖然辛苦也開心。

同是銀髮族的Henry,聽電台長者節目說:「長者做義工,好過在家看電視。」他做銀行30幾年,退休兩年,有年半在HandsOn度過,最愛教南亞裔學童做中文功課。他說:「我們都欠社會好多,是時候回報社會。」不過他在長者中心的朋友卻未必認同,聽說Henry去做義工,有時還會暗諷幾句,但他堅持下來,有時看見殘障運動員勇創成績,就讓他感動良久。

教弱勢學生 財金人:真正活着

來自前銀行界的Anne Wong參加HandsOn僅9個月,她說最賺到的是:「以前做銀行朝8點半晚7,全天候望實環球財經新聞,生活好緊張,除了財經便沒有其他知識,人生只有工作,沒有生活,現在才覺得自己是真正活着。」

她做過英語分享活動,向弱勢學生介紹不同職業生涯,助其開眼界;又去過中環洗樓,「打撈」隱蔽長者;助精神康復者聯盟辦「人肉」圖書分享活動,由患者向大學生及公眾親述患病經歷、康復過程、建立社區互信。「最深刻是有次帶輪椅青年出行,遇着黃雨,由港外綫碼頭步行往IFC,5分鐘的路行出不止45分鐘,搭電梯最多每次兩部輪椅,但盡管障礙重重,仍感到他們活得好認真,遠勝過只懂返工放工的我們。」已經裸辭的她,現在更義助HandsOn尋找企業夥伴。

HandsOn Hong Kong每個月有100項不同活動,包括教智障學童拉花、清潔海灘、教少數族裔學童做功課等。(HandsOn圖片)

Kate的夢想工作,與媽媽Kitty的義工服務興趣融為一體。(曾耀輝攝)

財金人Anne Wong裸辭做義工,並助HandsOn尋找企業夥伴。(曾耀輝攝)

Henry有年半在HandsOn度過,最愛教南亞裔學童做中文功課。(曾耀輝攝)

撰文 : 梁穎勤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