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退出巴黎協議 難服眾

評論版 2017/06/10

分享: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要退出巴黎協議,世界同聲譴責。這次就讓我們談談這個決定背後的價值觀問題。

世人或會覺得這次又是典型的狂人無定向式決定。不過,正如筆者一直所言,觀察特朗普的政策,除了個人特色外,也要兼顧共和黨的路綫。共和黨一直都對環保持懷疑的態度。例如他們會對全球暖化的問題甚有保留,對那些數據說全球氣溫在過去數十至百多年間的上升,會有另一套說法,認為地球已有幾十億年的歷史,而且過去的氣溫變化都是以億年來計(例如過去幾次的冰河時期),那麼一個世紀的氣溫上升,其實完全不能說明真的是全球在暖化,還是只是在以億年計的氣候變化上的小小波動。

行共和黨路綫 對環保有戒心

環保政策一直都是民主黨那邊其中一項主打議題(美國前副總統戈爾甚至因而拿了諾貝爾和平獎),自然更令共和黨人對環保政策甚有戒心,甚至以為只是民主黨自由派(左膠?)用來政治鬥爭奪取權力的工具。加上,共和黨一直的外交政策都傾向是「國際」間的國與國對弈而非處理「全球」共同的問題。從這些角度來看,便不難理解特朗普這次的決定。

然而,了解他退出巴黎協議決定背後的政治脈絡,不等於要接受他的決定。到底應該如何判斷,很視乎我們怎樣看待與環保相關的價值問題。盡管現代人一般都不太反對環保,但對環保的重視還是有限度的。拿一個極端例子來說,有些環保分子提倡為了生態和環境保護,即使用上暴力、犧牲一些人士的性命或財產,亦在所不惜。這些環保分子一般會被稱為環保恐怖分子(Eco-terrorist),但他們這種推行環保的手法和態度,卻是一般人無法接受的。

對照他們的立場,卻可引起我們思考,到底為了環保,應該去得多盡?他們其中一種價值判斷,是人命和私有財產不見得比起環境或生態有更重要的價值。如果說我們在某些情況下可以自衞殺人或破壞他人財物,那麼至少也可以平衡地去思考甚麼情況下可以為了環保而作出同樣的行為。

基本價值 人類不應破壞環境

當然,筆者不同意他們,只是想由他們的極端立場作為例子,令大家理解到就算同意環保的價值,有些情況下似乎是有其限度的。我們亦可由此延伸至環境倫理學的不同陣營,例如思考到底環保的價值是在於環境生態亦有其自身價值呢,還是環保是為了人類(特別是未來的人類)的福祉着想的。這兩種想法,前者可以歸類為生態中心主義(Ecocentrism),後者則是人類中心主義(Anthropocentrism)。

因為篇幅所限,環保倫理學的基本介紹就此打住,讓我們由此返回今次的政策討論。固然生態中心主義支持者不會同意退出巴黎協議,但即使是人類中心主義支持者,亦恐怕會對特朗普的舉動有所保留。究其原因,是因為就算我們不同意生態或環境有其自身價值,但我們總會覺得,人類不應該對環境恣意破壞,反而應該好好管理地球;就算對個別環保政策不同意,亦會覺得完全不理會環境生態的人的品格甚有問題。這樣的想法,某程度上也是各種文化、宗教、哲學等有着共識的最低限度價值(Minimal Values)。例如共和黨常常自詡得到基督徒的支持,但基督教有很強的環保傳統,正是建基於人類理應作為萬物的管家,要好好管理和保護世界的一切,包括動物、生態、環境等。

退出協議沒替代方案 難接受

由此看來,就算特朗普或共和黨覺得巴黎協議或以往奧巴馬的環保政策有問題,亦理應從做好管家的角度出發,好好提出一套替代方案,並說服別人他們的方案才更合理。然而,現在他們卻似乎除了「兌現選舉承諾」以外便沒有更好的理由去支持退出巴黎協議似的。由此看來,眾人反對特朗普退出巴黎協議的決定,其實是因為他的決定連基本價值的一關都過不了,而不是政黨或意識形態之爭。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要退出巴黎協議,其理由似乎只為兌現選舉承諾而不理環境生態,即遭世人譴責。(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欄名 : 新銳新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