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20年 趁特首換屆棄鬥爭

評論版 2017/06/22

分享:

臨近七一,亦剛好是回歸20周年的日子,這段時間特別多回顧,而多數都在比較20年前後的變化,就讓筆者從一些較少人談論的說起。

大家都在倒數和期待7月1日特首換人,然而較少人提到的是,世衞總幹事也剛好是在這段時間換屆的。少人提及,最有可能是因為快將卸任的陳馮富珍在香港時的民望不高,而在擔任世衞總幹事的日子也好像難以令人覺得她在國際上做到「港人之光」,反而是臨卸任前還爆出公費外訪過多的政治風波。

陳馮富珍掌世衞 亞洲地位升

不過,若不談個人功績,只談十年前她以香港衞生官員身份得到中國支持而成為世衞總幹事,其實也是香港在國際關係上的一大突破。那時的國際形勢,中國未有現今的政治和經濟實力,卻在籌備奧運前一直以開明和慢慢進步的形象示人。此外,除了港人當世衞總幹事,當時還有南韓的潘基文當上聯合國秘書長,加起來便被視為亞洲人在世界地位上升的象徵。

另外,兩岸的情況亦值得一提。在十年前後,兩岸關係和今日有着完全不同的形勢。近日和一些大學生閒談,發現他們很多都未曾聽說過「大三通」(兩岸直接通郵、通商、通航)一詞。然而,在今日我們看來是正常不過的直通,只是2008年馬英九上台後才完全實施的;在這之前,香港就是兩岸的中轉站(例如台北的飛機要先到香港才可再到上海)。這兩天見到網上有人流傳一個對比,說給予台灣免簽的國家比起大陸那邊多得多(台灣現有164國家給予免簽),以為這是台灣民間力量的象徵。然而少人留意到的是,在08年馬英九上台時,台灣只得54個免簽國家。某程度上,台灣的免簽國家增多,是兩岸自08年後外交休兵的成果。

要繼續談下去的話,我們會找到更多十年前後不同的事例。不過,明明是談回歸20年,為何老是在談十年前左右的事呢?其實不要說20年,就算是十年前的事,情勢已和現在很不同。一如上文所講到的兩岸或國際形勢,這幾年馬英九在年輕人心中的印象極為負面,但當年卻是兩岸關係和解甚至相對正常化的救星。現在的親中人士老是在借機貶低香港的地位,但只不過是十年前,香港也是中國在國際關係上的活棋;在那些年,就算提出香港有次主權,都不會弄出太大風波。

法治自由核心價值 更值得守護

有時候,對過去的歷史,我們都只是各取所需去服務現時的政治形勢。對十年前的形勢詮釋固然如此,20年前的則更甚。例如一邊廂會有人覺得回歸前的香港好像天堂一樣,對回歸20周年只會視為「淪陷」20年。另一邊廂,又會有人覺得現時香港的「問題」都是港英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只要做好國民教育,下一代自自然然會愛國。他們完全沒有留意到,現時最不喜歡中國的年輕人,其實全是回歸前後出生和受教育的;反而是港英時代長大的那一輩更有中國情懷。

諸如這兩邊為政治鬥爭服務的歷史詮釋,並以此作政治動員或制定政策的方向,我們這幾年來已見識過不少,全民亦為此付上不少代價。趁着政府換屆的時候,我們也好應該放棄這樣的鬥爭思維。反而是有些恒常的香港核心價值,例如法治和自由,更值得我們守護。在回歸20年的日子,也祝願香港社會能回歸正道,守着最低限度的價值吧。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欄名 : 新銳新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