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債券通機遇 補點心債流失

評論版 2017/07/12

分享:

在人民幣「點心債」發行10周年之際,舉世矚目的「債券通」於7月3日正式上綫,我國的人民幣國際化戰略又向前邁出堅實的一大步,而香港則在人民幣國際化不斷推進中,再次責無旁貸地擔當起新的重要角色。

一、人民幣國際化與內地債市開放

人民幣國際化必須保障境外人民幣持有者的自由支付、結算和投資權益,故一個開放和有效的人民幣債券市場是人民幣國際化的基本條件之一。

點心債顯疲態 難滿足投資需求

為了滿足離岸人民幣的投資需求,2007年國家開發銀行率先在香港發行了第一隻離岸人民幣債券,由此拉開了香港離岸人民幣債券市場的序幕,在此之後,境內外企業和機構紛至踏來,到香港發行人民幣「點心債」,從此「點心債」名震四海。發行筆數和金額逐年上升,2007年僅發行100億元人民幣「點心債」,到2014年,全年發行金額突破2,500億元人民幣。

但是,「點心債」的發行金額在2014年創新高之後,隨着人民幣滙率的逆轉,2015和2016年的「點心債」發行金額顯著下跌,累計未償還離岸人民幣債餘額也不升反跌,「點心債」市場顯得有些疲態,難以滿足人民幣加入SDR籃子貨幣後日益高漲的國際投資需求。而此時,內地債市僅向QFII和RQEII額度持有者開放,數量有限,令人民幣國際化出現了瓶頸。

2016年2月,中國人民銀行及時發布了「三號公告」,宣布進一步開放內地債券市場,允許境外商業銀行、保險公司、證券公司、基金公司、中央銀行、養老基金、慈善基金等投資者在經過申請批准後,可以直接免額度進入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

但是,由於境外投資者的投資行為發生在境內,人民銀行要求境外投資者必須在上海外滙交易中心開立交易帳戶,並在人民銀行上海總部備案,其交易資金的滙兌、結算和債券的託管等均在境內相關機構進行,需辦理一系列開戶手續,且開戶時間冗長,開戶效率受到質疑。甚至有少數投資者對債券的託管主體的法律地位和未來有可能發生糾紛時的仲裁等存有疑慮。

利內地債市開放 促人幣國際化

在這種情形之下,香港的「中央貨幣結算系統」(CMU)凸顯其優勢,該系統多年來一直承載着世界主要國家債市交易在香港的結算和託管功能。內地和香港兩地金融監管者經過反覆磋商,一個創新工具「債券通」由此誕生。

「債券通」從技術上、法律上令內地債市開放中困牢境外投資者開戶和託管的問題迎刃而解。境外投資者只需要在境內開設一個交易帳戶,便可以透過「彭博」(Bloomberg)等交易平台,下單買賣境內同業銀行債市中的各類政府債和機構企業債等,至於與該等交易相關的結算和託管統統由香港金管局屬下的中央貨幣結算系統包辦,大大方便了境外投資者。

「債券通」一方面令內地債市開放在規則和方式上與國際接軌,有利於內地債市的開放。另一方面,也彰顯香港金融基礎設施的優勢,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再次擔當起重要的角色。「債券通」也為內地債市被納入三大國際債券指數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二、「債券通」對香港的影響是多方面的

「債券通」是內地與香港互聯互通的一個創新平台,既促進了人民幣國際化,也有助於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發展。

首先,香港作為離岸人民幣樞紐,目前它的離岸人民幣貿易結算、外滙交易、離岸債券和衍生產品等方面的業務均全球排名第一,債券通的開通勢必促進香港離岸人民幣業務的進一步發展。

鞏港財管中心 吸金融機構落戶

其次,香港作為全球排名第三的國際金融中心,也是全球最大的IPO融資中心和主要的財富管理中心。香港已連續多年蟬聯全球IPO融資之冠,其管理的資產規模高達18萬億港元。「債券通」是內地資本市場雙向開放的重要舉措,勢必進一步鞏固和提升香港國際財富管理中心和融資中心的地位。

第三、香港的法律、法規、市場交易和市場監管均與國際接軌,廣受國際投資者信任,隨着「債券通」的啟用,境外長綫投資者,如外國央行、養老基金、國際機構等,透過「債券通」投資內地國債和高級別債券;以及中綫投資者,如貨幣基金、證券公司、保險公司等,透過「債券通」買賣內地企業債和高息票據等,勢必進一步提升香港作為國際投資者投資內地債市的重要平台,吸引更多金融機構雲集香港。

第四、根據「債券通」的安排,第一階段先開通「北上通」,待以後條件成熟時,再開啟「南向通」。到時,內地大量金融資產通過香港進行全球資產配置。可以期待,在不久的將來,香港會從單向提升為雙向投資者財富管理平台。

但是,萬事都具兩面性,「債券通」有別於「滬港通」和「深港通」,它在給香港帶來機遇的同時,也帶來一定的新挑戰。

香港債市緩滯 短期難以改變

首先,隨着內地債市的開放,香港的「點心債」市場有可能進一步縮小。自2016年2月,人民銀行發布三號公告之今,已有480家境外投資者通過CIBM DIRECT在境內債券市場投資,未償還餘額高達8,000億元人民幣,超過了香港「點心債」未償還餘額,且在「點心債」發債量下降的同時,不僅境外投資者2016年投資內地債市的增幅高達260%,而且境外機構在內地債市發行「熊貓債」的金額也激增。

其次,內地債券市場的規模僅次於美國和日本,全世界排名第三,截至去年底,未償還的債券總值折合約8.5萬億美元,相當於GDP的70%,同期,美國債市約為35萬億美元,佔GDP的195%,日本11萬億美元,約為GDP的250%,僅以債市GDP比來判斷,內地債券市場發展潛力巨大。內地債市無論從市場規模、債券品種、成交金額與香港債市相比,均佔盡優勢。

再加上內地發布新規,允許國際評級公司對內地債市的債券進行評級,增加了市場透明度,深受國際投資者歡迎。令該市場的融資能力和套現能力均強過香港債市。換言之,內地債市更加容易滿足國際上各類風險偏好者的投資。

香港政府長期奉行量入為出的財政政策,很少舉債,香港企業亦慣於股市融資多於債市融資,久而久之,影響香港債市的發展,這種局面短期內恐難有根本性的改變。

總之,「債券通」是人民幣加入SDR後內地與香港互聯互通的又一重要創舉,有助於內地債市通過香港與國際接軌,促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也有助於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但同時,香港也必須關注「債券通」給香港帶來的新挑戰,積極開拓人民幣金融產品,彌補「點心債」的流失,迎接債券「南向通」的到來。

債券通是內地與香港互聯互通的創新平台,既促進了人民幣國際化,也有助於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發展。(資料圖片)

撰文 : 謝湧海 中銀國際英國保誠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