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暑假也補課 助育兒促脫貧

評論版 2017/07/15

分享:

踏入暑假,較有負擔能力的家長,可能已為子女報讀各類興趣班和遊學團,希望孩子們度過一個多姿多彩的夏天。基層家庭的家長,縱然無法作同樣的安排,可能也會趁這段日子更多與孩子相處,期望透過言傳身教,協助子女成長。

不論是哪一類家長,這裏都假設了需要在暑假學習的,只有小朋友。但其實有否想過,父母們也可以把握這段時間上一上暑期班,學習怎樣培育子女?

基層家長 對子女能力較欠信心

一項由中央政策組委託香港理工大學進行的研究便發現,家庭社經地位低的3至8歲小朋友,會有較多行為和心理問題,學術能力較差,學習動機也較為遜色;同樣,家庭社經地位低的9至14歲兒童,會有較多的行為和心理問題,學習能力亦較差,另外自尊心方面略為遜色。雖然調查主要是由家長給子女打分,他們的主觀感受未必反映實況,但即使受訪者判斷有誤,調查結果至少可以反映基層家長對子女的能力較為缺乏信心。

學歷低工作忙 基層父母進修難

研究進一步指出,社經地位高的家庭,有更佳的親子關係,其原因或許與家長的管教方式有關。例如社經地位低的家長,會有更多管教失調的問題,諸如太放縱子女、面對子女時太情緒化等。研究更指出,家庭社經地位對兒童身心健康和學術成就等影響,完全是基於親職實踐,認為父母的良好管教,可以減少家庭社經環境低對兒童的負面影響。

由此推論,盡管基層兒童家境較差,但如果改善父母的管教方式、培養更良好的親子關係,孩子們的福祉仍有望改善。

當然,即使意識到家長教育之重要,但對於某些基層家長而言,要學習教好子女,也是知易行難。首先,部分基層家長的教育水平較低,學習和實踐育兒知識時,本來就有困難。

再者,即使他們願意為子女付出,而現時不乏讓家長學習如何為人父母的渠道,但當全家人的生活捉襟見肘,他們顧得了「搵食」,便未必能抽空上課。以位於深水埗的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為例,今年5月至6月也舉辦了4節有關照顧孩子情感的課堂,供育有幼稚園學生或小學生的婦女參與。然而,課堂的舉辦時間是周五早上,正好是不少在職父母的上班時間。

供財政支援 讓家長專心育兒

科技進步有助減少家長教育的時間限制,如家庭議會在網頁分享的家長教育資源,理論上可以隨時隨地取用。不過回到上文提及的問題,家長在百忙中能否抽空自修?不熟悉資訊科技的家長,又是否懂得善用各種網絡資源?即使他們願意為了子女的將來擠出時間,亦不介意將勤補拙,但人的精力始終有限,有時確是不能也,非不為也。

上述理大研究中的一名受訪母親便表示,就算家長想花多些時間陪伴小朋友,但下班後已經太累,無能為力。另一名受訪的父親則指出,家庭捉襟見肘會驅使家長工作得更久,較少時間陪伴兒童,導致親子關係較差。

故此,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某程度的經濟支援,減輕要外出工作的壓力,讓家長能專心養育兒童,是值得考慮的政策方向。智經過往亦曾建議政府研究以試驗計劃形式,向照顧零至兩歲以下幼兒以及通過入息審查的家長,發放每名子女每月2,000元的照顧者補助金,減輕家長財政壓力。

另一個方向,是鼓勵更多僱主實踐彈性僱傭措施,協助在職父母投放更多時間在子女身上。智經今年初就彈性僱傭措施發表研究報告,建議政府在勞工及福利局下成立「推展友善僱傭文化專責委員會」,推動官、商、勞三方合作,工作包括制定評估彈性僱傭措施推廣的指標,定期檢示有關措施的普及程度和政策推廣成效,並建議政府透過統計及大型調查等渠道,了解企業實行彈性僱傭措施的情況。

官商勞合作 彈性工作利親子

現時有不同扶助基層兒童脫貧的方式。有一些是從經濟支援入手,例如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下的兒童津貼,可以用於兒童補習或參加課外活動。也有從發展人力資本入手,如兒童發展基金計劃透過幫助基層兒童發展對未來的正面動力、想法、計劃和感覺,促使他們提升在學術和健康的表現,從而協助他們脫貧。

不過誠如上文所述,基層兒童欠缺的,不僅是金錢以及人力資本,還包括父母的關愛。家長、學校及社會均有責任協助兒童成長,但教育水平或收入較差的父母,要在照顧子女起居飲食外再「持續進修」,殊不容易。如何讓家長教育更加貼合基層家庭的需要,也是社會要上的一課。

踏入暑假,除了小朋友外,父母也可以考慮把握這段時間上暑期班,學習怎樣培育子女。(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