夥私院分流病人 紓公營醫療負荷

評論版 2017/07/15

分享:

近來政府公布醫療人手的長遠規劃,指出未來本港醫療系統的醫生、護士和其他專業人員都出現短缺,部分原因是政府於2003年大幅削減醫科生的名額以應付財赤,使公營醫療系統的人手出現斷層。

其後又於2015年大幅提升醫科生的名額,導致培訓的質素下降,以至影響香港整體的醫療服務質素。畢竟要培訓一個醫生需要投入大量時間和資源,所以政府應以長遠的目光規劃公營醫療系統的人手。

政府長期以來一逢財赤便以一刀切的方式削減撥予公營醫療的資源,罔顧社會對醫療服務的實際需要,更造成醫療業界出現人手短缺、青黃不接的問題等後遺症。

改革醫委會前 諮詢業界意見

為了補救這一錯誤,政府要吸納有志為公營醫療系統作出貢獻的私人執業醫生擔任顧問,以解決公營醫療系統人手短缺的問題之餘,也可以善用私人執業醫生所累積的經驗,協助畢業未久的新科醫生更快地汲取經驗,從而使公營醫療系統更臻完善。

當然,政府需要增撥資源予公營醫療機構,並監督醫管局將該等資源按人口平均分配予各聯網,紓緩前綫醫護人員的壓力。

我們的醫療系統的挑戰當然不止於人手問題,正在立法會審議的2017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就是一個好例子。上年,政府誤判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具民意支持,遂將草案匆匆送交立法會審議而未有於事前就條例細節與醫學界磋商,因而引起業界反對,最後被拉倒。

改革醫務委員會是其中一個爭議點。原則上,筆者認為任何改革醫務委員會的建議均必須以維持醫生推舉的委員及政府委任的委員的比例相等為前提,並於推出前諮詢業界,務求得出一個既能加快調查醫療事故的速度,又能維持醫務委員會專業水平的方案。

各區設基層診所 縮輪候時間

醫管局的體制過大和負荷過重,衞生署可於各區開設基層醫療診所,以協助病人分流和縮短病人輪候診症的時間。政府推動基層醫療的發展力度不足。政府應撥備更多資源以發展預防醫學及推動基層醫療,使長者及兒童得到適切的醫療支援。

以醫療券為例,其金額僅為每年2,000元,遠不足以滿足長者對醫療服務的需求。另外,香港的公私營醫療系統發展失衡,要研究如何以恰當方式將公營醫療系統未能及時處理的個案,轉交私營醫療系統處理,以鼓勵私人執業的專科醫生在可行情況下分擔公營系統的負荷,從而減輕公營醫療系統醫護的壓力及增強本港公私營醫療系統的彈性。

新政府必須認真關注上述問題,並虛心聆聽醫護業界的意見並與業界合作,使香港的醫療系統的發展更加美好。

政府需要增撥資源予公營醫療機構,並監督醫管局將該等資源按人口平均分配予各聯網,紓緩前綫醫護人員壓力。(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楚峰 新民黨執行委員

欄名 : 新銳新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