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激進派 比泛民更激

評論版 2014/05/16

分享:

隨着政府對政改的第一階段諮詢結束,各方勢力開始在政改這個戰場進入埋身肉搏。

這陣子泛民都為着公民提名是否「必不可少」而爭論不休,佔中運動更選出了三個性質類近,亦即都有公民提名的政改方案。而除了公民提名的方案外,坊間還有十多二十個不同的方案,而不少方案又甚為相似,叫人難以辨識。

其實,香港最終只會有一個真正的方案(就是未來政府提出的方案),現在坊間那麼多方案,某程度上只會令市民倍感混亂。我們是時候從眾多方案的技術細節回歸到一些原則問題上,以免進入了迷陣而不自知。筆者這次想特別討論的,是激進派的問題。

論激進方案 公民提名未算

有人說公民提名是激進的方案,但其實真正激進的另有其人。要知道,在民主政制裏,公民提名是否最好的提名制度容或有爭議,但基本上沒有人能說公民提名不是民主制度。相反,現時有些建制派的方案,建議的卻根本不是民主政制裏應有的提名制度。這些方案,才是真正的激進方案,我們可以稱他們為建制激進派。

建制激進派的方案有些原則性的共通點,值得我們留意和反對。首先,他們似乎認為,除了一人一票外,普選別無其他的意思。也因此,他們會常常宣揚例如美國、英國、法國等地的選舉方法都有很多技術細節上的不同,再以此質疑甚麼是普選的國際標準,務求令人誤以為一人一票是普選的充分條件(亦即有一人一票便是普選)。

而第二個共通點就是在這基礎上,他們會提出各種技術性的方案,務求令得特首的提名程序困難重重,可以達到篩選的目的。最典型的提議,就是把特首提名分為「入閘」和「出閘」,然後再在這些位置上造文章,例如限制出閘人數,又或者要求入閘參選的人通過全票制和過半提委提名才能出閘成為特首候選人等等。

這些建議是激進的,因為從道理上講,這些建議中的制度都不是民主制度。把一人一票當成是充分條件,本身便是很基本的邏輯錯誤。一人一票大約是普選的必要條件(即沒有一人一票便不是普選),但除了一人一票外,選舉還要符合一些其他條件才能稱為普選。其中和我們現時最有關係的條件,就是不應在提名階段設置篩選。就算美國、英國、法國等地有不同的選舉方法,但基本上他們的提名方法都是相對寬鬆的。

另一方面,就算國際標準再闊,也不可能把諸如伊朗、北韓等地方的政制視為民主制度。這些國家不被視為民主國家,其中一個原因正是他們的選舉制度裏有種種的關卡去篩選參選人。可是,如果只有一人一票也算是普選的話,那麼伊朗和北韓也是民主國家了。

提名程序多限制 違國際標準

由此路進,我們便可以見到現時那些「激進建制」的篩選方案,根本不是在提倡民主選舉。對於那些嚴重限制出閘人數、全票制、過半數提名等等的建議,坊間早已有不少有深度的文章,解釋為何這些都屬於不合理/不合國際標準的「篩選」;大律師公會甚至認為這些方案可能違反基本法。筆者不想在此重複這些常識,只是想強調,大約去年這個時候,香港各界還未有把提名程序分為入閘和出閘的。

那時,大家都以為提名方法會和現行的差不多(亦即得到八分一選委/提委提名便可成為候選人)。可是,這一年來,好像由滑坡滑下一樣,提名方案愈趨複雜和激進,變得離民主愈來愈遠。這問題正是由建制激進派引起的。

曾鈺成被狙擊 溫和建制難發聲

有人說泛民被激進派綁架,其實建制派又何嘗不是被當中的激進派綁架?而且問題似乎比泛民更為嚴重。例如早幾天陳婉嫻接受《明報》專訪時便指出,現時泛民或建制當中都有激進人士不想通過政改。現在的建制派內的溫和力量聲音微弱,別說建議一些中間的方案,甚至連「提理念也被人罵」,就好像曾鈺成去年的「心魔說」被《文匯報》狙擊一樣。另外,近日亦有建制激進人士不斷抨擊建制溫和人士對「普選有效提高管治能力」的看法。要知道,這看法雖然亦是泛民的共識,但正因為是泛民共識,所以他們不會特別高調提出。高調提出這講法的,一般都是建制派內的溫和有識之士。由此可見,建制激進派是如何在全方位的打擊溫和中間的同路人。

明白現時的情況,察看清楚這些建制激進派和其方案的問題,會有助香港社會有商有量,實現普選。

隨着政府對政改的第一階段諮詢結束,各黨派進入埋身肉搏的階段。(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恒生管理學院通識系助理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