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應效醫療 減行政工序

評論版 2017/07/22

分享:

七一過後,到底政治氣壓是高是低,誰也說不準。不過就算覺得政治問題幫不上忙,也有很多社會事情值得我們留意的。這次談談醫療和教育。

我們習慣地把社會發展等同經濟發展,但其實醫療和教育同樣重要。究其原因,不論是經濟還是醫療和教育,都是每個人自由地實踐各種能力所需要的條件。這種想法亦影響聯合國在制定人類發展指數(Human Development Index)時,用了這三項標準來計算每個社會的發展程度。當然,為了量化標準,我們會用社會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預期壽命、教育年數等來計算指數,但我們也知道每個範疇背後也會涉及大量不同的因素,經濟如是,那麼醫療和教育呢?

醫療資源不增反減 影響質素

好像美國為了一個奧巴馬醫保(Obamacare)就搞得天翻地覆,最新情況是參議院還是不夠票通過共和黨的新醫保法案,主要是在參議院佔多數的共和黨內部無法達成共識,上周便因麥凱恩做手術後要休養因此不夠票而要押後投票(議員因健康理由而無法為醫保法案投票也算是一個諷刺)。到這星期又有更多共和黨議員因不同原因而反對法案,使投票更是遙遙無期。當共和黨已是絕對執政(同時掌控白宮和參眾兩院),但處理醫保法案還是困難重重,可見醫療問題是如何複雜。

至於香港,近日亦有重大的醫療新聞。夏季流感高峰期使急症室嚴重爆滿,結果連伊院的急症室醫生亦告病倒,事情驚動到特首。事實上,香港醫療系統的問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流感只是最後一根稻草。上屆政府減少了公立醫療的撥款,前綫人手緊張,這些都已是老生常談。更甚者,香港自回歸後,已連續多年連一間大型公立醫院都沒有落成,但人口不單維持增長而且愈趨老化。醫療需求不斷上升,但投放在醫療的資源不增反減,難怪醫療質素不斷下降。

除了資源調配外,醫護人員亦同樣面對無日無之的行政評審。一定的監察當然是合理,也是必須的,惟若評審和行政本身所花費的時間和人力比起醫療更甚,令醫護人員為了行政而疲於奔命,要把資源用來增聘行政人員,甚至安排醫護人手專責處理行政工作,卻是嚴重的本末倒置和資源錯配。值得慶幸的是,聞說今次的急症室事故,令醫管局亦發現大量的行政工作足以影響到前綫工作質素的地步,亦因此叫停了一些醫院認證(Accreditation)項目,實在是一大德政。

新政府增教育資源 細節待斟酌

除了醫療外,教育亦是社會發展很重要的一環。新特首一上場的見面禮,就是增加教育資源,此事人人叫好,值得一讚。當然如何運用那筆額外資源,細節有很多斟酌的空間。例如近日便有討論是否應該只為自資院校學士課程的學生提供3萬元補助,理由是自資院校一開始已是「輸在起跑綫」,故藉這次機會平衡一下,還是應該完全「錢跟學生走」,涵蓋所有自資課程。

前者是政府現時的想法,後者則是另一些議員的建議。其實兩者之間的分歧不算太大,或者總會找到就算不是人人滿意,但至少不會反對的方案。

當然,最後要一提的是,如果教育也能像醫療一樣,把不必要的評審和行政工序減省,時間用在真正的研究和教學,一如醫護人員應把精力用在醫療之上,將會是港人之福。除了發展經濟,做好醫療和教育,也是令香港持續發展的重要元素。

本港人口老化,醫療需求不斷上升,但投放在醫療的資源不增反減,故流感高峰期一到,急症室就嚴重爆滿。(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欄名 : 新銳新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