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反對派勢拉布 考驗林鄭

評論版 2017/07/27

分享:

新一屆政府成立後第一個棘手難題便是處理高鐵一地兩檢方案。高鐵項目在2010年到立法會申請撥款時引發大規模示威,年輕人「苦行」抗議和清拆菜園村等,都是當時社會大事。當日反對的一個理據是認為一地兩檢並不可行。當然,反對高鐵的最核心原因,是有一部分人抗拒與內地有更緊密聯繫。

特區和中央政府商討了幾年終於提出處理一地兩檢的正式方案。國家的高鐵網絡已突破2萬公里,位列世界第一,並正向不同國家出口高鐵技術。包括筆者在內很多香港人也坐過內地高鐵,對其便捷、準時、平穩和舒適留下深刻印象。若當年香港沒有加入高鐵網路,對我們未來發展的後果不堪設想。

同樣,筆者要指出,在高鐵西九龍總站實行一地兩檢是必須的,最有效發揮經濟效益。因不可能要求乘客在西九龍總站上車後,20分鐘後在深圳福田站下車辦理內地入境手續。這樣繁複的安排會非常浪費時間和大大減低高鐵的吸引力,並不符合興建高鐵的原意。

港土地屬國家 無割地根據

實施一地兩檢的安排,多年行之有效的深圳灣口岸模式有很大的參考價值。唯一分別是當時在內地劃出一幅地作為香港口岸區,由香港管轄和執法,而現在高鐵一地兩檢需在香港市中心劃出一個內地口岸區。就是這個差別預料會令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帶來爭議。一直以來,坊間有意見指設立內地口岸區等同「割地賣港」。但大家有閱讀基本法,便發現第七條列明「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的土地和自然資源屬於國家所有」,故這些煽情說法並無根據的。

為了完全平息這方面疑慮,內地當局會以租賃形式在西九站設立內地口岸區。另外一些說法就是擔心內地執法人員在港執法。但內地執法人員只能在內地口岸區工作,不能進入香港境內執法,在香港境內沒有執法權。所以,大部分香港市民根本不會見到內地執法人員。如果有人真的這麼害怕內地執法人員的話,那只要他們不去內地和高鐵站內的內地口岸區就可以了。

雖然筆者相信內地和香港的法律專家已妥善處理法律問題,但高鐵一地兩檢涉及敏感的政治觀感問題。一地兩檢合作安排最終要在香港立法會進行本地立法,反對派議員一定會找不同理由抗議和拖延,能否在明年第三季高鐵通車前完成立法,是港府的一大考驗。

撰文 : 黃楚峰 新民黨執行委員

欄名 : 新銳新論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