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從實際出發 莫太糾纏於法律

評論版 2017/08/03

分享:

上周,港府公布了深港高鐵香港段一地兩檢方案,受到香港商界和民間的普遍歡迎,這是香港十年高鐵夢變為現實前的最後一公里衝刺,對於730萬港人具劃時代意義。

回顧中國改革開放初期的口號「要致富、先修路」,30多年來,中國從修建鄉村公路到建設高速公路,再到新建高鐵,長期不懈地改善基礎設施,促進了內地的人員交流和貨物運輸,極大地提高了生產效率,推動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

中國高鐵技術 輸入國變輸出國

中國自2004年起,開始新建高鐵,13年來,我們走過了一條從引進技術設備到消化、吸收和再創新的發展歷程,憑着超人的毅力和智慧,成功地使中國比其他國家更早進入「高鐵社會」。

截至2016年底,中國高速鐵路總里程突破2萬公里,佔全世界高鐵總里程的60%以上。全國29個省已開通高鐵,並形成「八縱八橫」高鐵主通道,其中八縱(南北向)通道有98個城市停靠站,八橫(東西向)通道有57個城市停靠站。另外,區域連綫延伸出72個城市停靠站。2007年,內地乘高鐵的旅客人數僅為6,100萬人次,2016已升至14.43億人次,並呈逐年高速增長態勢。根據規劃,中國到2025年將建成3.8萬公里的高速鐵路網。

中國由原先的高鐵技術輸入國,轉型成為技術輸出國,截至目前,中國已經分別向非洲、東南亞、澳洲、中東歐、英國、美國等地出口高鐵技術。2016年9月,在北京舉行的第39屆國際標準組織大會上,中國高鐵所採用的標準逐漸超越「歐標」和「日標」,成為世界通用的標準。

港接駁廣深高鐵 享2萬公里網絡

從地理位置上來分析,香港並不在內地高鐵八縱八橫的中心區,而是處於廣深港區域的延伸端,也就是說,香港只要建設26公里高鐵綫路,連接到廣深高鐵,便可分享內地2萬公里的高鐵網絡,從投資角度來說是四兩撥千斤,以小博大,具投資價值。

高鐵對香港經濟社會的發展具重要的戰略意義。

有利於鞏固香港在粵港澳大灣區的龍頭地位。大灣區內人才濟濟:香港擁有國際一流的專業人才、深圳擁有世界頂尖的科研人才、廣州等其他城市有大量現代企業家和創新人才等。高鐵香港段的順利開通,令香港與大灣區各個城市之間形成一小時經濟圈,有利於各路人才自由流動,增強香港整體的效率和競爭力,提升香港國際總部經濟中心城市的吸引力,鞏固香港在粵港澳大灣區的龍頭地位。

有利於港人赴內地旅遊、就業和居住養老。據統計,目前在內地就業的港人總數已超過30萬,佔香港全部就業人數的8%,主要集中在廣東、福建和上海。另外,香港人口老化和生活成本昂貴,港人北上養老也成為趨勢,港府已為3萬名老人設計了內地養老的便利政策。除此之外,港人赴內地旅遊、上學和探親等,來往內地人數逐年上升,目前每天已達60萬人次往來內地,對於這些人來說,高鐵無疑將是他們的首選。

1小時經濟圈 利港拓旅遊金融

有利於香港旅遊業的發展。香港作為內地居民出境遊的首選之地,每年接待4,000多萬內地遊客。每天約有300個內地團訪港,其中有8成,即240個團是經陸路口岸出入境。據旅行社估計,隨着高鐵開通,將有一半的內地團將乘高鐵來港。另外,香港每年接待1,400多萬人次國際遊客,佔香港總遊客數目的25%,過夜遊客約35%,在高鐵開通之後,香港有條件將本身定位成為國際遊客到大灣區旅遊的重要窗口,同樣以廣州和深圳為目的地的遊客亦可借助高鐵兼遊香港而當日往返,從而進一步提升香港的旅遊業。

有利於鞏固香港金融、經濟貿易中心的地位。香港是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和全球第七大貿易經濟體,也是區域內首要的會議展覽中心,擁有總展覽面積超過15萬平方米。2016年共舉辦100項展覽,吸引180萬名專業參會和參展人員,其中內地來賓過半,約為96.7萬人次,較2015年增加8.5%。會議和展覽內容涵蓋金融、貿易、物流、旅遊、專業服務等。隨着高鐵開通,交通便利,更多內地會展客將光顧香港,更重要的是,這些會展成果將為香港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航運中心、旅遊業和專業服務帶來更多發展機會和發展空間。

香港高鐵段接駁內地高鐵網,事關香港經濟社會發展,當我們討論港府公布的一地兩檢方案時,應從實際出發,既要以基本法為依據,但又不能太過糾纏法律問題。

擺在我們面前的高鐵接駁方案曾經有3個,即(1)一地兩檢(港府公布之方案);(2)兩地兩檢(香港和深圳分別按香港和內地出入境要求執行邊檢);(3)多地多檢(除香港之外,內地每一個高鐵站均設邊境檢查站)。

但從成本效益來分析,兩地兩檢,乘客必須在深圳落車實行邊境檢查,然後再上車,這就讓香港白白失去了香港段26公里花費844億港元投資的意義。至於多地多檢,內地各級政府和車站均不可能為香港一個高鐵端而開設成千上百的邊境站。由此可見,一地兩檢從成本效益來看具唯一性。

「三步走」程式 體現港高度自治

其次,從法律角度看,一地兩檢充分體現了「一國兩制」和香港高度自治權。一地兩檢方案由港府依據基本法提出,需完成「三步走」程式之後才可以落地實施,即第一步香港與內地先簽訂合作安排,第二步再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審批決定,第三步香港完成本地立法。整個「三步走」程式充分體現「一國兩制」的優勢。

第三,關於有人擔心「跨境執法」的看法。一地兩檢方案在香港站內劃定了「內地口岸區」,內地邊檢人員在「內地口岸區」內僅執行海關、出入境及檢疫等與出入境相關的執法工作,且口岸區內布滿閉路電視,足以監察到內地口岸區工作人員的表現。至於那些違犯內地法律的人,只要不主動踏入「內地口岸區」,大可不必擔心被執法;此做法符合國際慣例。關鍵是大家要自律,不要違反內地的法律,更不要知法犯法,以身試法。由此可見,一地兩檢對普通公民來說,完全不用擔心所謂「跨境執法」的問題。

第四,關於「割地賣港」之謬論。1997年香港回歸祖國,至今已20年,這20年來香港與內地的各方面融合日益深化,高鐵項目本身也是使香港更好融入內地經濟社會發展,有利於香港拓展更大的發展空間。一地兩檢方案只是將香港高鐵站局部面積有償租給內地邊境人員工作,根本不存在「割地」,更不存在「賣港」。香港本來就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割地」之說純屬謬論。

總之,中國領先全世界提前進入了「高鐵社會」,香港應以基本法為依據,以社會利益為出發點,盡快對高鐵香港段一地兩檢達成社會共識,連接內地高鐵網,搭上內地經濟發展的快速列車,再創香港經濟社會新的輝煌。

中國領先全世界提前進入了「高鐵社會」,香港應以基本法為依據,以社會利益為出發點,盡快對高鐵香港段一地兩檢達成社會共識,連接內地高鐵網,搭上內地經濟發展的快速列車。(資料圖片)

撰文 : 謝湧海 中銀國際英國保誠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