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學士仍有價值 改革以符需求

評論版 2017/08/19

分享:

首任特首董建華於2000年推出副學士,以配合其同年發表的《施政報告》,祈盼10年內,讓香港高等教育普及率達60%目標。

董特首當年提出副學士時,自資院校或課程仍未普及,但自第二任特首曾蔭權於2009年鼓勵自資課程發展後,不少自資學士學位湧現,如雨後春筍般推出。但隨着人口變遷,中學畢業生自2012年始一直下降,由7.3萬跌至2016年的5.5萬人;2017年文憑試日校考生人數更進一步減至5.2萬人,但自資學士學位及副學士,連同資助院校提供相類似學額已逾5.5萬個。

副學士供過於求 就業形勢不妙

就在這種供過於求的局面下,加上近年有議者批評副學士學術地位及水平參差,有關副學士及學士就業情況,更顯示副學士畢業生的就業不足率及失業率均比學士為高。故此,教育界倡導檢討副學士之認受性及「去留」。

隨着本港自資課程在過去十多年來的發展,由教資會轄下質素保證局進行有關7間資助大學的副學士課程質素核證,是自資副學士推出以來首次接受教資會檢視,並料於2019年年中完成所有核證報告。

根據質素保證局以往在評核資助大學的教育水平及學生學習質素的經驗,今次對於自資副學士的核證,將有助確保有關課程之國際水平及提升學生學習質素,此舉有助提升副學士的學術評價;若有關評核表彰副學士學術水平,將有助提升副學士之認受性,此舉乃行之正道。

面對大學自資學位及副學士學額出現了供過於求,及至副學士及學士畢業生在就業不足甚或面對失業狀態下,有議者倡議停辦副學士課程。其實,過去數年不少自資及資助院校已開始停辦有關副學士課程,集中開辦自資學位。

副學士去留 須顧獨特定位

筆者認為在探討副學士之去留時,教局需要認真審視本港自資及資助大學之分工,大專院校的定位,以配合香港作為亞洲教育樞紐的發展。我們是否開辦副學士,應站於更宏觀位置去檢討不同學位及學歷,要如何配合本港未來的發展。加上本港未來如何把握在國家一帶一路及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勢態下,從高等教育配合勞動力市場及區域發展的需求來重新釐定資助院校、自資院校辦學目標,不同學位及學歷之定位。

要鞏固香港作為區內高等教育先導地位,政府必須加大力度協助資助院校在科研及研究生教育的功能;而自資院校必須各自審視其獨特角色,開辦更貼近勞動市場需要的課程,包括自資學士及副學士(及至高等文憑及專業學歷),造就院校間互相協調發展,互為裨益,不作無謂競爭以免浪費資源。

雖然在自資學位供過於求情況下,有議者倡導取消副學士的開辦,但在決議之時,我們要認清不同副學士的課程,實提供高考生一條升學階梯,尤其那些在高考中「失手」者升學機會。此外,副學士的改革必須貼切本港未來社會人力需求,有些職種毋須大學學士畢業生,副學士之有關資歷恰切需求,亦有存在價值。審視副學士「去留」要從其獨特定位說起。

探討副學士之去留時,教局需要認真審視本港自資及資助大學之分工、大專院校的定位,以配合香港作為亞洲教育樞紐的發展。(資料圖片)

撰文 : 莫家豪 嶺南大學林文贊比較政策講座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