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621日 (四) 06:59

港產第一位葡萄酒大師

副刊版 2017/09/14

分享:

父親是中德混血兒,母親是韓國人,加上Sarah除了普通話、英文外,還懂德、法、意、西班牙語,對讀MW無疑是有一定的優勢。(陳偉能攝)

香港雖小,但早已有兩位Master of Wine(簡稱MW)在行內活躍,可惜一位來自韓國、一位來自美國,都並非出自本土。

不過,The Institute of Masters of Wine剛剛公布新登場的14位葡萄酒大師,便有一位是在香港出生、在這個城市長大及受教育的Sarah K.Heller。能夠躋身全球只有369名Master of Wine的行列,一點也不容易。

Sarah總共花了4年去完成這個艱巨的考試,3個部分(理論、盲評、論文)也不是一次考試就通過,盲評便考了兩次,所以她覺得最難也是這部分。「Tasting有紅酒、白酒及mix 3張卷,最難是紅酒部分,太多可能性。你最少要懂得分辨葡萄品種及產地,有時還要說得出其釀造方法,甚至年份。」

能夠這樣分辨,Sarah說一定要熟悉全球不同的葡萄酒風格,而且要有邏輯地思考。「理論部分也是這樣,你需要是一個有批判性思維的人,寫作也要有邏輯,並且需要用生活上的實際例子去支持你的論據。」

除此之外,Sarah認為她能夠在29歲就成為葡萄酒大師,更重要的原因是在葡萄酒這行業的不同範疇,有足夠的經驗。

由廚師到葡萄酒大師之路

她在紐約讀大學時,曾有半年休學去了意大利Piedmont的餐廳學廚。「那時候我想做廚師,但卻接觸了Nebbiolo這(意大利)葡萄,那如玫瑰的香氣實在太吸引了。」後來回到紐約,她邊讀書邊進入了葡萄酒行業。「那時賣的是有機酒,並非傳統的葡萄酒,直至回港後,加入Hong Kong Wine Society,才接觸了許多傳統產區的葡萄酒。」

之後她在另一位MW -- Debra Meiburg旗下的Meiburg Wine Media工作了3年。「Debra和Jeannie Lee在考MW時,主要是從事教學及寫專欄的彈性工作,這有助專注讀書;而我後來幫Debra手,也可以從教學中涉獵不同範疇,更加360度看葡萄酒這個行業,對考試會有利。」

看好電子商貿前景

成為MW,幾個月前又做了母親,現階段當然是BB最重要。「我會專注於專欄寫作,因為可以多點時間留在家中,而因為我的藝術背景,我也會幫品牌尋找適合他們的image。」

Sarah MW的論文是有關年輕一代的中國人,在網上購買葡萄酒的行為模式,因此她對電子商貿也持開放的態度。「電子商貿還有許多發展的空間,我希望有機會與阿里巴巴或Amazon合作。」

﹏﹏﹏﹏﹏﹏﹏﹏﹏﹏﹏﹏﹏

city' super,電話:2736 3866

問Sarah葡萄酒界最欣賞的人?第一位一定是她曾經共事的老闆Debra Meiburg。另一位則是美國最大的餐酒分銷商Costco的買手Annette Alvarez-Peters,被認為是行內最具影響力的人。Sarah欣賞她以顧客為先,發掘他們需要的葡萄酒,而且抵飲。

今年5-7月,Sarah作了一個新嘗試,在Fringe Club搞了一個pop-up wine bar,可以飲到她所挑選的葡萄酒,甚至一些收藏家的藏品。在香港貴租的情況下,可以說是一個新嘗試。

Sarah也有在葡萄酒apps如ShowMuse,教導大家葡萄酒的知識,瀏覽人次也超過100萬。

Sarah最欣賞澳洲Linnaea富有創意的酒標。

快到中秋節,Sarah認為月餅配酒不容易,一定要找尋更甜的酒才成,所以她選了Veuve Clicquot香檳的Demi-Sec($398),加糖(dosage)45g/l,配月餅應該無問題。(陳偉能攝)

撰文 : 何小雲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