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保護主義 難圓特朗普夢

評論版 2017/09/18

分享:

美國總統特朗普為兌現競選時的承諾,今年1月23日剛履新便簽署行政命令,正式宣布美國退出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不久,又宣布重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和修建墨美邊境圍牆。近日更簽署行政備忘錄,授權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調查中國在知識產權和技術轉讓中的「不公平貿易行為」,即啟動所謂的「301條款」調查。

面對經濟全球化的今天,特朗普為何接二連三提出各種貿易保護主義的主張,打出「美國優先」、「美國就業」、「購買國貨」、「美企回國」等旗號,他的這些主張可行嗎?

一、美國貿易保護主義起因複雜

近10年來,美國貿易保護主義逐漸抬頭,直至特朗普上台,將其推至頂峰,究其原因,既有國內因素,也有國際環境使然。

疲弱歸咎全球化 實憂中國崛起

美國民眾與各國人民一樣,對美好生活充滿嚮往,但是,2008年無情的金融海嘯,令很多人一夜之間成為房奴,甚至無產者和失業者。殘酷的現實激起民眾不滿情緒急劇高漲,為了平息社會不滿情緒,在過去10年中,美國的貿易保護主義逐漸抬頭,特朗普借勢而為,迎合國內民眾之心態,贏得了大選的勝利。

特朗普認為,在西方跨國集團長期主導的經濟全球化浪潮中,美國大公司在資本逐利的慣性之下,進行全球布局,重建產業鏈,大量原本在美國的生產綫轉移至境外,這些公司節約了生產成本,實現利潤最大化,但是令美國產業空心化,美國草根民眾要為此承受失業和收入減少的困境,從而也影響了美國聯邦政府的財稅收入。

由於財稅不足,導致了美國大量基礎設施長年失修、更新和維護。美國目前的基礎設施很多是上世紀50年代建設的,但現在看來,這些基礎設施和公路等均需要維護和翻新,資金缺口高達數萬億美元。特朗普競選時曾信誓旦旦要對基礎設施進行大規模投資,但心有餘力不足,雷聲大雨點小。特朗普更將美國基礎設施落後歸咎於經濟全球化為美國帶來的惡果之一。近日美國休斯頓一場大暴雨,令50人死亡,幾十萬人無家可歸,直接經濟損失據稱高達上千億美元。

相比之下,中國已建成八縱八橫兩萬公里高鐵,特朗普倍感焦慮。近些年來,全球新興國家的快速崛起,特別是中國在經濟、科技、軍工等方面的強大,令到美國政府「不得不重新審視全球化對美國之得失」。

對華調查延戰綫 圖增談判籌碼

二戰結束後,全球經濟和貿易規則一直由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來制定,但是隨着世界經濟版圖的變化,美國的言行和主張不僅常遭發展中國家抵制,甚至其盟友也選擇性地配合,甚至出現離心傾向。美國在全球經濟中的火車頭作用在減弱,其制定國際規則的能力也在下降。特朗普認為這些都是全球化惹的禍,美國必須採取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鼓勵美國企業回國生產,增加就業、提升出口、擴大財政收入、提高社會福利和基礎設施投資,令美國「再次強大」,鞏固其國際霸主地位。

二、貿易保護主義難圓特朗普夢

然而,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主張與經濟全球化大趨勢格格不入,令包括美國盟友在內的各方深感不滿,但是盡管如此,美國一意孤行,除了對他國採取貿易單邊行動,還要修改貿易規則。

從最近美國對華「301條款」調查來看,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的不平等前提作為基礎,去追尋所謂的「平等貿易」肯定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301條款」調查源自《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自世貿組織成立以來,該條款很少被啟用。但不幸的是自1989年美國發布《特別301報告》以來,中國多次被收錄於「黑名單」中,美國挑起中美貿易摩擦的領域,也從傳統製造業轉戰至新興產業和知識產權。

美方此次啟動「301調查」號稱是要讓中國償付4,800億美元價值的知識產權費,調查範圍包括半導體、微型晶片、工業機器人、航太航空、通訊工具等。但據美國業界人士分析,特朗普此舉的真實背景是因中國在科技領域的關鍵技術上突飛猛進而引發的擔憂。特朗普希望借此次調查,一方面,給在華美資添加壓力而回美國投資。另一方面,也為了增加中美經貿談判的籌碼。但截至目前為止,美國在華投資的公司仍不為之所動,中國則告誡特朗普「301調查」可能會帶來嚴重的後果。

美若撤對華貿易限制 就業即增

在美國,百貨公司陳列的各種商品,隨處看到「中國製造」的字樣,正是這些「中國製造」降低了美國的物價水準,令美國在經濟增長的同時抑制通脹的發生。中國的生產成本、技術工人和完整的產業鏈具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優勢,包括美國企業在內的跨國企業不會輕易被特朗普招回美國的。如果,美國市場貨架上的商品由「中國製造」,換成「美國製造」,美國的通貨膨脹起碼上升兩個百分點,美國利率被迫上調,美國政府要多付巨額的債務利息。

美方此次「301調查」的另一個目的是要減少中美貿易逆差,扭轉貿易失衡現狀。但數據顯示,中國對外出口的44%來自外國跨國企業,如果扣除跨國企業關聯交易,中美貿易逆差將減少三分之二。而中國目前已成為美國第三大貨物和服務出口地,直接或間接地支撑了200萬個美國就業。如果美方能夠取消對華出口限制,馬上能增加更多就業。

中美作為第一和第二大世界經濟體,經濟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作雙贏,鬥則兩輸。如果打貿易戰,最終傷及最大的將是美國本身和美國民眾。

特朗普作為商人總統,他將「301調查」與地緣政治聯繫起來,對媒體公開表示「中國每年獲取中美貿易巨額順差,卻沒有在朝核問題上為美國做甚麼」。

朝核問題推卸中國 還須美解鈴

眾所周知,朝核問題是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產物,解鈴還須繫鈴人,美國刻意製造出的麻煩卻要中國去解決,是完全講不通的,且美國截至目前,仍在變本加厲地製造地區矛盾。「301調查」對解決地緣政治肯定無濟於事。

特朗普在競選時曾表示要將中國列為滙率操縱國,對中國產品徵收45%關稅等。但其上台後,公布的滙率操縱國名單中並未列入中國。此次「301調查」更多是想給美國選民一個交代,以時間換空間,「301調查」需時一年,一年後是甚麼情景只能到時候再說了。

目前,特朗普要面對的問題太多了:退出TPP後如何處理善後、北美自貿協定談判如何收場、剛退出《巴黎協定》就遇上休斯頓天災、廢除《醫保》在國會受阻、大選時承諾的稅制改革雷聲大雨點小、墨西哥圍牆資金從何而來等等。特朗普上台後想要兌現其大選期間的承諾,但發現每一個承諾都不容易兌現,其中包括貿易上制裁中國。

有意思的是,積極主張對華「301調查」的白宮首席戰略師班農,在調查發起前夕宣布辭職,是知難而退還是其他原因不得而知,但是,他近日在港發表演講時,對中國態度已有很大改變。

總之,美國必須一方面正視世界經濟版圖的演變,承認新興國家崛起的現實。另一方面,必須意識到,依靠貿易保護主義手段來令美國變得「更加強大」肯定是行不通的。歷史證明,打貿易戰對雙方不利,合作才是中美經貿發展的唯一正確選擇。

有評論指,若美國市場貨架商品由中國製造換成美國製造,美國通貨膨脹料上升兩個百分點,其利率被迫上調,政府恐要多付巨額債務利息。(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謝湧海 中銀國際英國保誠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