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補選3區勝算高 隱患在內訌

評論版 2017/09/18

分享:

選管會決定於明年3月11日,為已完成司法程序的4個被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之席位,進行補選,當中涉及港島、九龍西、新界東3個地區直選選區各1個議席,以及1個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功能界別議席。

建築測量界 建制有望取回1席

由於梁國雄和劉小麗正在為其取消議席判決上訴,因此新界東和九龍西其實尚有兩個地區直選議席懸空。此前也有輿論認為,選管會該待這兩人的司法程序完結後,一併為6個出缺議席作補選;建制派對此安排亦表示不滿,認為分兩次進行補選浪費公帑。固然,撇除這表面原因外,新界東和九龍西這兩區若是兩個議席同時補選,則在比例代表制下,建制派必二席取其一。現在分兩次補選而每次只有1席,按過往補選經驗,該補選之1席幾近是民主派囊中物,故建制派總要就此咆吼發洩一下。

話雖如此,建制派今次補選過後,肯定增加至少一席:因為去年立法會選舉的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制內部協調不果而有兩人出選,鷸蚌相爭下始讓姚松炎漁人得利——所以建制派今回應會小心部署,確保自己一方取回議席。

地區直選須進行補選的3區又如何?如上推論,那3區因為各自只補選1席,故泛民取回3席的成數仍高。可是真正問題,是民主派會因而內訌並進一步撕裂,像馮檢基或何秀蘭若出選,將引發世代之爭;范國威和鄭家富如再戰新界東,勢必泥漿摔角。加上民主黨在5區均有一席,且沒有議員被取消議員資格,其地區樁腳恐怕難會出全力為他黨作嫁衣裳。因此建制派仍有一定戰意,派新生代突襲:即使不當選,也可透過參選增加知名度,為2020年的大選鋪路。

或造就葉劉 下屆交棒契機

再就每個選區仔細分析:港島方面,這區建制派要參加補選的意慾相對最低,原因是此區共6個議席,而在未有議員被取消資格前,建制和非建制所得議席為3席對3席,也就是各佔一半。即使建制派今次在港島區補選偷襲成功,令建制對非建制的議席呈「四二開」,但這現象卻不可能維持到2020年大選,到時又變回「三三開」。換言之,到時總有一個建制政黨要作出犧牲,一如2016年大選時,民建聯便在此區放棄鍾樹根。

由於民建聯和工聯會在港島區的立法會代表:張國鈞和郭偉強同屬新生代,因此他們不太可能會在2020年時退下來。剩下來的唯一選擇,只有由新民黨派員參與此區補選:勝出不單有賺,且到2020年時,讓葉劉淑儀可順勢讓位,使民建聯、工聯會和新民黨繼續維持在港島區各佔一席的均衡布局;即使落敗,也令新民黨新生代得以大量曝光,同樣有助葉太在2020年交棒。

相對建制派,民主派在港島區的選擇較多:派舊人像何秀蘭或陳家洛出征固然無問題,但對公眾卻了無新意;若是大膽試用新人(如:工黨的鄭司律、羅冠聰女友袁嘉蔚),其實亦未嘗不可——正因彈性大,民主派最後選擇支持誰,倒反映出民主派整體思維,在一連串政治事件之後,到底今天傾向保守、還是創新。

民建聯搶攻九西 推銷新生代

九龍西方面,去年建制派在此區走保守策略,只有梁美芬與蔣麗芸作主打,結果形成建制、泛民、本土各有兩席的三分九西局面。但若以建制Vs非建制的格局來二分,則九龍西的議席是「二四開」:即建制議席只有非建制之一半——為爭取2020年大選時,雙方能平分春色,建制派在明年補選勢奮力一戰,即使最終未能打破「建制補選必敗」的定律,也要在選票數字上跟對手咬得緊,以展示實力。

由於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在未轉戰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俗稱超級區議會)前,曾任此區立法會議員,估計民建聯會順理成章在此區跟民主派一戰。又因當區現任的毛孟靜議員已退出公民黨,故公民黨會有較大誘因派人出戰此區,以穩住原先票源至2020年。

新界東的選舉,從來也是大混戰:去年2月補選,楊岳橋和周浩鼎鬥得難分難解之餘,還讓梁天琦頓成新星;至9月大選,新界東末席落在梁國雄身上,令方國珊的立會夢再度落空,亦是峰迴路轉一役。現時情況是民主派人人磨刀霍霍,難尋共識支持一位特定人選,在這種互相攤分選票之亂局下,建制派多數會打穩陣牌,有機會派去年在此區落敗的工聯會鄧家彪再戰,起碼得票較易估算。

新東混戰 泛民難覓共識定人選

值得一提的是以上分析,乃基於地區直選三區各自只補選一席。然而,假如梁國雄和劉小麗的上訴案件之司法程序,一旦趕及在今年內完結,選管會仍有可能在新界東及九龍西同時補選兩席——若如是,則建制派和民主派勢將瓜分這兩區各一席,令選舉的競爭性降低,繼而令選民的投票意慾下降。

立法會6個議席懸空,選管會決定於明年3月11日就當中4席進行補選,勢再掀起建制及民主派角力。(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