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債轉股市場化 有效降企業槓桿

評論版 2017/09/25

分享:

9月21曰,標普下調中國主權信用評級是一個錯誤的決定,首先它忽視了中國作為發展中國家因大量基建而形成高槓桿的不可避免性,其次它對中國政府已採取一系列去槓桿措施並初見成效視而不見。

其中新一輪再轉股就是中國政府採取的去槓桿措施之一。本文着重介紹我國新一輪債轉股的政策背景和內容,以便讀者進一步了解中國去槓桿的前景。

企業高負債率 削銀行資產質量

今年8月7日,中國銀監會發布了《商業銀行新設債轉股實施機構管理辦法(試行)》,對商業銀行新設債轉股機構的資本門檻、品質標準、業務範圍和業務規則等,進行了詳細的規定,為開啟新一輪債轉股業務,有效降低企業槓桿率,防止出現系統性金融風險等提供了重要指引。

一、企業降槓桿迫在眉睫

中國企業的高槓桿率潛藏着流動性風險和系統性風險。截至今年7月末,國有企業負債總額95.3萬億元,企業資產負債率為65.75%,其中央企負債總額50.2萬億元,資產負債率為68.2%,地方國有企業負債總額45.1萬億元,資產負債率為63.22%。

企業高負債率不僅加重自身的財務負擔,減少企業盈利,甚至導致企業虧損。更重要的是企業高負債率,降低了商業銀行貸款的資產質量,收窄了銀行的資產盈利水平。我國商業銀行業平均資產利潤率從2011年的1.3%下降到去年的0.98%,5年下降了0.32個百分點。平均資本利潤率從2011年的20.4%降至去年的13.38%,5年下降了7.02個百分點。

銀行撥備率也因核銷不良貸款等因素影響,由2011年的歷史高位295%,下降到去年底的175%。雖說我國商業銀行整體經營仍然平穩,但撥備覆蓋率持續下降決不可以輕視。

我國商業銀行處置不良貸款的傳統方式主要包括撥備、核銷、重組、清收和轉讓等,從性質上來看,基本上屬於表內處置,難以將不良貸款的風險轉移出表,因此,出於銀行自身的「安全」考慮,有些銀行被迫對有問題貸款長時間的「貸新還舊」,年復一年,銀行資產質量潛藏的風險,有可能影響到金融體系的安全。

新一輪債轉股 重調整經濟結構

因此,如何降低企業槓桿率和盤活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提高金融體系的抗風險能力,成為當務之急。我國從2015年起,一方面開始實施「三去一降一補」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通過「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調整經濟結構,另一方面,醞釀新一輪的債轉股,為企業和銀行減負。

當2015年下半年,我國提出新一輪債轉股時,市場人士褒貶不一,更多的人則以為政府將像1999年那樣對商業銀行再一次實施政策性剝離不良貸款。但是到2016年9月,國務院發布了《關於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的指導意見》後,人們對新一輪債轉股開始有了一個方向性的認識。直至上個月銀監會發布《商業銀行新設債轉股實施機構管理辦法(試行)》之後,千喚萬呼的債轉股政策終於明晰化,為市場撥開烏雲,理清思路,原來新一輪債轉股與上一輪債轉股有那麼多的不同。

二、強化制度,確保債轉股政策落到實處

新一輪債轉股無論從目的、處置範圍和定價方式等方面,與1999年那次債轉股均有很大不同。

首先,從債轉股的目的來看。上一次債轉股的出發點是剝離銀行壞帳,加快商業銀行股份制改造,以便從國際上引入戰略投資者,確保銀行掛牌上市。而新一輪債轉股是在新形勢下,國家調整經濟結構,去過剩行業產能、降過高企業槓桿率和防止出現金融系統性風險而採取的政策措施。

未規定轉移價格 剔出殭屍企業

其次,從實施機構來看,上一次是財政部發行專項債券給四大商業銀行,用募集資金成立四家資產管理公司,定向收購四大商業銀行之不良貸款。而此次則由商業銀行自主採用混合制模式,向市場自籌資金,成立由銀行控股(50%以上)的金融資產投資公司,投資銀行出售的各類債權,令投資公司運作更加市場化。

第三,從適用的資產範圍來看。上一次債轉股僅限於四大商業銀行剝離出來的不良貸款和有問題資產,以及四大行所屬信託公司遺留下來根據銀行法商業銀行不允許持有的投資實體。而這次債轉股的範圍主要是商業銀行的債權,其中可以是不良債權,亦可以是關注類或正常類債權。

第四,從資產定價方式來看。上一次屬政策性剝離,為了不影響銀行上市時的資產淨值,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均按1:1的價格從定向銀行收購不良資產。而此次債轉股未規定資產轉移價格,全由新成立的金融資產投資公司按市場價格,或雙方商定的價格定價。

第五,從確保債轉股的政策有效性角度看。上一次債轉股目標清晰,手段單一,並無對銀行剝離資產設定附加條件。但這次債轉股規定,新成立的金融資產投資公司不得對四類企業實施債轉股:扭虧無望和失去發展前景的「殭屍企業」;曾發生惡意逃廢債的失信企業;債權債務關係複雜理還亂的企業;產能過剩和庫存過剩,不符合國家產業發展政策的企業。

新成立的金融投資公司經營的業務範圍包括:以債轉股為目的收購銀行對企業的債權;將債權轉為股權並對該股權實施管理,對於未能轉股的債權進行重組、轉讓、處置等;依法合規向合資格投資者募集專項資金用於實施債轉股;發行金融債券、進行同業拆借、購買國債、債券回購等,以及經銀監會批准的其他業務。

債轉股初見效 國企負債率下降

政府在市場化債轉股中的職責僅限於制定規則、完善相關政策、維護公平競爭和保持社會穩定。各級政府均不得干預債轉股具體事務,不得指定債轉股企業,不得干預債轉股定價,不得妨礙債轉股股東行使股東權利等。

截至目前,建設銀行和農業銀行設立的建信金融資產投資有限公司和農銀金融資產投資有限公司均已獲批准,並於上個月開業運營。中國銀行和工商銀行,以及交通銀行均已獲銀監會同意籌建金融資產投資公司。

本輪債轉股自2015年推出以來,在政策未明朗的情況下,卻也取得相當成果。截至今年6月,全國有58個項目實施了債轉股,涉及總金額約7,000億元,主要分布在鋼鐵和煤炭兩大主要行業,分別為1,716億元和3,360億元。國企資產負債率已由一年前的66.19%下降至65.75%,其中地方國企負債率從65%下降至63.22%。

目前,我國實體經濟所獲得的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約為167萬億元,其中90%以上為各種形式的債權型融資,股票市場融資佔比僅為約4%。由此可見,債轉股的潛力很大,隨着今年8月銀監會發布了《商業銀行新設債轉股實施機構管理辦法(試行)》,以及更多金融資產投資有限公司開始運作,標誌着新一輪市場化債轉股的正式啟動。

盡管市場化債轉股仍需要其他一系列政策更接地氣的配套,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新一輪債轉股通過「以時間換空間」和市場化運作的思路,在為降低企業融資槓桿、盤活不良資產、妥善化解金融風險方面必將發揮重要的平台作用。

標準普爾將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由「AA-」降至「A+」,有評論認為是一個錯誤決定,忽視了中國去槓桿措施的成效。圖為北京市民途經工程地盤。(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謝湧海 中銀國際英國保誠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