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效星公務員學院 培訓更貼地

評論版 2017/10/14

分享: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其首份施政報告中,建議在香港成立公務員學院。雖然具體安排仍有待公布,但行政長官早前已透露會在香港設立類似新加坡公共服務學院(Civil Service College)的機構。故此參考新加坡的做法,對香港公務員學院的組織架構、管理方式和營運模式的雛型,多少能起預示作用。

「公務員學院」在香港是個新名詞,但公務員事務局轄下的公務員培訓處,早已承擔着培訓公務員的工作。政府近年亦增加公務員培訓的撥款,2017至18年度的相關支出,就較之前一年增加了5.8%,至接近1.5億元。今年培訓處預計為65,500位公務員提供培訓課程。就培訓性質而言,現有課程多集中為公務員提供領導及管理、語文及溝通、國情和基本法等方面的培訓。

對比香港公務員培訓處及新加坡培訓公務員的公共服務學院,組織架構是其中一個明顯分別。公務員培訓處隸屬公務員事務局,由其中一位公務員事務局副秘書長統籌,旗下有負責培訓發展政策及兼顧行政管理的首席助理秘書長(培訓發展),以及負責不同課程和兼顧分部行政的助理首席訓練主任。

至於新加坡公共服務學院,則屬政府法定機構,設有董事會及管理團隊。董事會是學院執行機構,可行使法律賦予學院的權力,並由主席牽頭,成員包括學院的行政總裁、高級公務員、私人公司高層和學界代表。管理團隊則以學院委任的行政總裁為首,負責執行學院制定的各項政策,並處理相關的行政及管理工作。

日常運作制定策略分開 增效率

歸納以上資料,香港的公務員培訓處是政府部門中的一個分支,由公務員擔任的管理人員,需兼顧制定發展大方向和處理日常行政工作;新加坡公共服務學院則由政府及不同社會人士組成的董事會,決定政策及方針,另有管理團隊實際執行。

以上兩種管理架構沒有優劣之分,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一份關於公務員學院的研究強調,迥異的社會背景和政策偏好,會衍生出公務員培訓單位的不同管理模式,最重要的是能否有效管治。但報告亦提及,將日常運作以及制定策略兩種職權分開,有助提高效率及透明度、提升課程質量。分別來自公私營機構的管理層,亦可確保學院與不同機構緊密合作。

就學院與政府的關係,OECD報告歸納出三種類型:學院在架構上十分接近政府中心為一類,學院隸屬個別政府部門為第二類,學院是自主機構為第三類。

根據這種歸類法,香港的公務員培訓處屬第二類,好處是讓政府能夠主導課程設計,有利培訓部門將政府優先事項轉化為課程;但反過來說,亦變相限制其他培訓計劃的發展。另外,由於行政和政策自主權較少,而且審批需時,不易因時制宜地調整課程。

學院獨立自主 課程因時制宜

新加坡公共服務學院則是由公共服務部監督的法定機構。既與政府保持正式關係,又因自負盈虧及法定地位而在制度上保有一定自主性。此模式下的學院擁有更大的決策權,往往更能回應修讀者要求。

新加坡公共服務學院提供培訓課程外,亦會進行各種政策研究,並為其他公私營組織提供諮詢服務。在政策研究方面,新加坡公共服務學院涉獵多個範疇,例如數據分析、人力資源、經濟及公共理財等。研究題目包括吸引新一代加入公共服務行業的方法、就規範共享平台進行案例分析,以及為智慧城市設立彈性框架等。

政策研究及諮詢工作有助學院制定更切合實際需求的課程,推動學院發展。另有學院的課程導師認為,培訓人員藉研究及諮詢接觸最新的問題,有助他們察覺現有培訓課程的不足之處。

建區域網絡 課程內銷轉出口

長遠而言,公務員培訓機構還可以建立自己的國際網絡,從其他培訓機構中得到寶貴經驗,亦可按各自專業為其他地區的公務人員提供課程。這種區域網絡對學院而言亦是一大商機,能藉着「輸出課程」帶來額外收入。

事實上,香港公務員培訓處素來有進行這種區域交流,內地多個城市也是香港的合作對象。假如香港設立公務員學院,除了能加強這類區域交流外,亦可在人才管理和金融等香港擅長的領域上,為其他地區作出貢獻。在「一帶一路」的沿綫國家中,相信不乏相關培訓需求。若香港能透過輸出公務員培訓,與這些國家建立良好聯繫,為香港企業在這些國家投資和發展打好基礎,所產生的槓桿效應,相信會令更多公務員以外的人受惠。

香港公務員培訓處素來有進行區域交流,假如香港設立公務員學院,除了加強區域交流外,亦可在人才管理和金融等領域上,為其他地區作出貢獻。(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