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身體斷了溝通的橋

副刊版 2017/10/19

分享:

她在預約自療表格裏,說自己有溝通障礙,害怕開口,寧願跟植物說話。幾年前大學畢業時,壓力很大,開始頭痛嚴重,經常便秘。看過中醫治不好頭痛,藥吃了也沒用。心理治療師教她想像腦袋由緊變鬆的方法,但沒效果。再叫她把所想的東西寫下來,替她做催眠,但多次也無法令她進入狀態。她很抗拒,但治療師權威地說要相信她,她不敢表達。做了十次花了過萬元,很氣餒。

她來見我,卻說最擅長的是跟公司的團隊合作,不是自相矛盾嗎?問她找我其實最想改善的是甚麼?她想了半天才說是頭痛問題。天呀,找我治頭痛?也沒找錯,看穿她的問題根本不在溝通,而是對身體感覺相當遲鈍。之前的治療師粗心被她誤導了,我發現她連自己是頭痛、頭脹,還是頭緊張,都分不清楚。

幫她發掘出問題所在:原來她自小就怕令別人生氣或發脾氣,尤其是媽媽的遏抑和強硬,不容她插嘴,在她身邊很受罪,頭會很痛。她一直以為的頭痛,其實是全身變僵,不敢作聲或反抗,高度抑壓透不過氣來。我叫她敲頭頂問痛不痛,她說不清楚。叫她大力拍臉問痛不痛?她說痛。這痛跟她所謂的頭痛是否一樣?她說不。再叫她按頭和面穴,逐步教她分辨痛、酸、麻和緊。經過一輪的拍打敲和吐濁氣後,不消十分鐘,她說背、頸和頭都放鬆很多了,再讓她拍臉和發聲練習後,她開始懂得笑。之前整塊臉緊繃像石頭,全身內外都緊繃,大腸不動才便秘。

原來,是她跟自己的身體有溝通障礙。

長期遏抑、不敢表達自己的人,跟身體斷了溝通的橋,能重建便能改善心理障礙。她愛茶,建議她喝普洱茶助通氣和通便,同時練習用聲音和肌肉的記憶,重修跟身體對話的橋。

撰文 : 素黑

欄名 : 黑意自愛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