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泰危機 暴露歐盟模式到極限

評論版 2017/10/19

分享:

四個月前,親歐洲的馬克龍當選為法國總統時,歐盟好像終於要邁向平靜期了。但你在巴塞羅拿的街頭卻看不到絲毫平靜,在這裏,支持加泰羅尼亞獨立(獨立公投被政府殘酷鎮壓)的示威,遇上了同樣強力的反獨立遊行。

歐盟復甦加強 加泰騷亂沒崩盤

隨着西班牙內部衝突的升級,歐洲回歸危機似乎已是無可避免了。但西班牙正在發生的事情,其實正表明歐洲經濟復甦正在加強,同時也凸顯出歐盟能達到的極限。

歐盟經濟復甦的強度,從金融市場對加泰羅尼亞騷亂景象沒有任何大反應便可一窺端倪。如果類似的情景在幾年前出現的話,西班牙政府債券必定會暴走(孳息衝高),西班牙股市也將崩盤。但如今,市場對西班牙巨大的政治不確定性處之泰然。

這信任票建立在堅實的基礎之上。整個歐元區經濟增長率雖然說不上亮眼,但也頗為得體。而西班牙經濟增長一直快於歐元區平均水平,外貿帳戶經常帳也保持着小量盈餘。

這意味着西班牙復甦是建立在供應增加的基礎上,而不像危機前的建築業繁榮期那樣建立在需求增加的基礎上。此外,歐元機構的存在能夠解決銀行或國家所面臨的短暫融資困難。如此,西班牙的深層政治危機之所以並未伴隨危險的金融市場劇震,原因便水落石出了。

民族國家基礎 非政府間模式

但加泰羅尼亞危機也暴露了歐盟一體化模式的局限性:他們植根於一個事實,就是歐盟說到底是以民族國家(nation-state)為基礎。這一模式不可說是政府間模式(inter-governmental)。相反,它基於間接的執行:歐盟幾乎一切事務和決定,都由國家政府和機關作出。

這一分野在貨幣政策領域最為突出,其決策機制毫無疑問不是政府間性質:歐洲央行理事會只按照簡單多數原則行事。

但執行機制顯然是間接的:作出決定後,由國家央行負責落實——這一方法可能帶來重要影響。比如,最近幾年名義上由歐洲央行負責的大規模債券購買操作,其實主要由各歐元成員國央行具體執行,而他們都買了本國政府的債券。

盧森堡歐洲法院——另一個具有關鍵重要性的共同機構——也依賴於非政府間性質的決策機制。它的法官卻由國家政府提名,並由國家法院和政府執行其裁決。

與美國相比會彰顯出這一方針的弱點。聯儲局也是地區結構,每個地區聯儲銀行覆蓋幾個州,但與所有州政府或機構沒有關聯。同樣地,美國最高法院法官也是由聯邦機構,而不是州政府提名(但參議院有權投票接受或否決總統提出的人選)。

內鬥困擾 一體化淪二等事項

對歐盟來說,依靠成員國構建共同機構或許是開啟一體化過程的唯一辦法,因為他們之間充滿了深度互不信任,尤其那些彼此打了無數場殘酷戰爭的國家。但一個依賴民族國家的聯盟——不僅在執行方面,在合法性方面也是如此——最多只能像個體成員國那樣運行。但如今,隨着大部分成員國深受內鬥困擾,這一模式也已經到了極限。

在希臘,無力的行政和司法體系妨礙了經濟復甦。在波蘭和匈牙利,「反自由」政府正在破壞司法獨立。而在西班牙,政治制度似乎無力解決志在贏得更大自決權的加泰羅尼亞地區政府,和認定即使是考慮這個問題也是對憲法制度的破壞的馬德里中央政府之間的衝突。

即使是德國,也面臨着內部政治挑戰。總理默克爾在最近的聯邦選舉中損失了約五分之一支持者,她不得不考慮在自己的第四個任期中——也可能是最後一個——與三個難以控制的政黨結成執政聯盟。至於意大利,民調表明大部分選民現在支持民粹主義和/或疑歐派政黨。

「妨礙性冷漠」 阻建日益緊密聯盟

鐵桿疑歐派政黨似乎在所有國家都不足以贏得權力,但這些政治變化對歐洲一體化卻十分不利。歐盟很少面臨完全的敵意。相反,如今她面臨的是「妨礙性冷漠」(obstructionist indifference),許多成員國愈來愈專注於內部挑戰,使歐洲一體化在歐洲大部分國家淪為二等事項。

仍希望推動一體化的歐盟領導人,不可指望金融危機期間所提出的「沒有第二個選擇」(No alternative)的觀點。而一體化開局之年的寬容共識(permissive consensus)更早已是明日黃花。要想進一步邁向「日益緊密的聯盟」,歐洲領導人必須找到新的模式,克服歐洲公民日益深化的冷漠。

(作者曾於IMF工作,擔任過歐洲委員會、歐洲議會、法國總理及財長的經濟顧問。)

www.project-syndicate.org

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危機,暴露了歐盟一體化模式的局限性,也反映許多成員國愈來愈專注於內部挑戰,使歐洲一體化在歐洲大部分國家淪為二等事項。(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丹尼爾‧格羅斯(Daniel Gros) 歐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大國博弈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7.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