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青年政策 須做到「三不三應」

評論版 2017/10/23

分享:

林鄭上任以來銳意改善政府與不同板塊的關係,青年更是其中重點;施政報告中一招暫棄拆卸灣仔運動場已叫青年群體叫好叫座。

是次施政報告亦如其競選政綱一樣另闢青年專章,可惜內容類同,標題亦沿用政綱相同字眼「與青年同行,共創未來」,未見深化或新意。可幸,「三業三政」中的「議政、論政、參政」開始配上政策措施;不過,若果政府真心希望重建與青年人的關係,在落實三政時,必須做到以下「三不三應」。

青年團隊非花瓶 勿用人唯親

首先,施政報告提出改組中央政策組成「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辦事處),都是貫徹林鄭一向嘗試減低政府內部「走衙門」的費時失事:由十年前她出任發展局局長成立「發展機遇辦公室」(DOO),到出任政務司司長時成立「政策及項目統籌辦公室」(PPCU),都是為打破公共行政中「協調」(Coordination)的問題;並讓政府當上一站式「促成者」的角色。因此,辦事處會招聘20至30名的青年團隊,他們的工作不應該單純是政策研究。

從熟悉公共行政及公共財政的程度,公務員團隊尤其是政務職系官員,必定比任何局外人更了解政府實際操作;若果要一班「外人青年」從事涉及部門或政策協調的研究,實用成疑,磨合期長,未必為政府帶來新氣象。

第二,不應該是花瓶擺設。那青年團隊要克服政府內部老生常談的論資排輩文化;如果青年團隊只變身小文員,撰寫高官有空才看的報告,政府高層也難以吸收青年界別的新見解。青年團隊應要開展政府一向未有的實際功能。

第三,不要老是常出現。施政報告稱會委任更多青年人進入委員會,由現時佔8.4%提升近一倍至15%,更會開展「委員自薦試行計劃」。然而,過去政府亦有嘗試增加青年人參與委員會的比例,而現實反映不少建制政黨、富二代或官二代都老是常出現在委員名單中,這現象亦有構成普羅青年人的戾氣累積的成分。與青年同行,切忌只用政治同路人。

政府要與普羅青年人重建關係,開放施政是首步。長遠目標,是要與青年人一起當上「促成者」的角色,推動社會向前。要達成目標,就應該建立信任,收窄距離,以達成效。

重視青年意見 在政策中體現

第一,應該重視青年意見,在政策中獲得體現。即將升格的「青年發展委員會」由政務司司長主持,這是推高公眾及青年對政府的期望。因此,除了招攬光譜更闊的成員外,更要將青年人的意見落實:目標不是翻叮過去的青年約章,而是將普羅青年訴求繙譯成政策建議,平衡不同持份者後,體現在各政策範疇中,並讓公眾感受到官員對青年意見的重視,有效落實可行建議,從而建立互信。

第二,該20至30名青年團隊應該負責青年界別點對點的政策解釋工作,他們的角色應該是政策的游說者、倡導者。客觀地,青年團隊的綜合研究能力未必比得上前中策組,反而他們擅長對青年界別生態的掌握和網絡。用得其所,青年團隊的職責,應該負責公眾參與尤其是青年參與(youth engagement),擔當政府的盲公竹,促進政府與青年界別的雙向溝通,填充政府對青年人政策資訊發放不足鴻溝。在政策蘊釀初期,直接向政府高層反映青年聲音,向政府預警,協助點對點政策解釋工作,收窄距離。

擔當橋樑 拉近官民距離

第三,應該擔當政府與公民社會的橋樑。公民社會,很多時都是由青年人負責倡導工作。而青年團隊來自青年界別,絕對是優良接觸點,讓政府與公民社會建立恆常溝通渠道;再進一步,若果公民社會有倡議項目與政府想法大致相同,譬如:特色墟市,絕對可以透過這支青年團隊,負責討論協調及落實,讓政府與公民社會聯手當上「促成者」的角色,以達成效。

從對手到拍檔,吸納青年人這個措施,恍惚是當年「行政吸納政治」的青年版,上述「三不三應」是「三政」的執行方法;而成功指標,則是政府在各新政策出爐之日,能否讓青年人感受到其意見獲得合理討論和採納了。

(「為正策士」為青年論政組織,旗艦項目「策掂」培養青年人政策游說意識,主張面對社會問題時要與各方持份者凝聚共識,「一齊拆掂佢」。)

特首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提出,政府會致力做好與青年「三業三政」相關工作,即關注他們的學業、事業、置業,並鼓勵議政、論政、參政。(資料圖片)

撰文 : 陸瀚民 「為正策士」召集人、前公共事務顧問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