聘視像溝通人才 政治創新契機

評論版 2017/10/31

分享:

政府正式開始招聘由中央政策組改成的「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之非公務員職位。

政府內部事務 新人恐無用武地

增加渠道引入外來人才,實無可厚非,畢竟政治離不開制度和人:既然重啟政改遙遙無期,制度一段時間內也不會大變,要社會進步便只能靠從政者提升水平,突破現時一談不攏,便瘋狂拉布的困局--說的不止是民主派就一地兩檢無約束力動議拉布,另外還有梁家騮當日一人拉倒醫委會改革:可見蠻勁對社會整體可造成多大傷害。

認為一個改組後的辦事處聘數十年輕人,便可改變政府制度以至整個政局,不切實際。但既然這是關乎人(而非制度)的問題,關鍵在於政府官員知否自己要請甚麼人--留意招聘廣告說此辦事處有4大功能:

(1)政策研究和創新

(2)統籌由政府高層選定的跨局政策

(3)提升公眾參與政策制定

(4)為社會帶來較廣泛利益的項目提供一站式諮詢和統籌

以上(1)和(2)主要面對政府內部,而(3)及(4)則面向公眾。從執行層面考量,首兩項功能很大機會吃力不討好兼無效果:因現時的問責局長多是公務員出身,而非公僕出身的黃錦星、楊偉雄、劉江華、陳肇始等全部來自上屆,連唯一例外的羅致光也是專門研究政策--故每位局長必定非常熟悉其政策最新動態,新人恐無用武之地,遑論如何協助跨局統籌。

基於以上情況,新招聘的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成員與其花時間對內,不如主力協助政府面向公眾--特別是政府過去雖擁有大量資源作宣傳,也有很多資料數據,但卻總是有理說不清、政策解不明,原因當然是官方回應口徑太保守、悶蛋、離地,不過盡管如此,問責官員因為不想生意外,往往還是照稿讀算了--既然官員的行為改不成,退而求其次是轉變政府內部「純以文字來溝通」的文化:即為補政府內部演說和視像溝通的能力嚴重不足,新聘用的政策研協專才,當以善用影像、圖表、視頻思考的人優先--與其出一份政府新聞稿,而任由不同立場的傳媒出圖改圖,何不由政府主動把這份過千字的新聞稿,轉化為10條精準Facebook posts再加一段短片?

視像文化取代官腔 政策更易明

依此思路,特區政府要提升其人才水平,計劃中的「公務員學院」也須全力推動視像文化,讓向來只懂打官腔的公務員明白,與其說話遊花園而窒礙施政,應當跟今天的視覺世界接軌,與時並進。

然而只有行政機關提升質素,仍不足以為香港帶來轉變,立法機關也必須相輔相乘,社會才有轉機:也就是建制派和非建制派兩邊的人力資源,也得同步上升,否則政局還是會一池死水。

議事廳論政 建制需提升演說力

議員的資源沒有政府那麼多,經驗也不可能累積得這般深厚,試問如何培訓政治人才?解困關鍵在於聚焦:建制派要提升其演說能力,非建制派則要學懂如何透過社會創新,賦權公民社會。

先論建制派:他們既有地區票倉兼有資源,但由選舉辯論到議會質詢,卻大多數表現不濟--不是像何君堯、周浩鼎之流,嘴巴擦槍走火、未能控制火喉;便是完全不懂文宣修辭,在傳媒輿論空間猶如隱形。對立法會議員來說,只集中提升視像溝通能力,肯定不足夠:因為議員的主戰場是議事廳,其發言機會遠較官員為多,並會作為官方歷史文憲記錄下來,因此高超的演說技巧是最基本的要求。況且顧名思義,「建制派」的職責是維護體制,未能協助受官方回應口徑所掣肘的政府官員解釋政策,更是失職。

最後也談談非建制派:他們動輒拉布的手法,毫無疑問是黔驢技窮,而且也快到強弩之末--因為,非建制派議員相對能言善辯,但拉布卻令他們愈說愈無聊,而點人數流會則令自己也失去發言機會,從而未能發揮原來優勢。加上現任特首願意大灑公帑便民紓困,對政治議題避重就輕,一副「我已盡力而為」的姿態,令非建制派更難以鑽空子,打他們最擅長的招數:等待對手出錯再反手抽擊。

非建制宜挾民意 善用二段立法

用網球術語作比喻:對手穩守底綫的話,體力較差(也就是資源少的非建制派)便只可主動上網攻擊--方法是挾民意:吸納民間聲音,把自己視為賦權公民社會的工具,在地區層面推動社會創新,而非被動地以民建聯和工聯會的相反這種形式存在:一樣蛇齋餅糭旅行團,而只有政治立場不同。

作為非建制派的立法會議員,更應該常用「二段式立法」:以議員和民間共同起草的「私人法案」初稿為藍本,交由有草擬法律專門人才的政府,修改初稿至符合標準,始啟動相關諮詢與立法程序。然後非建制派不單不會在議會拉布,更會在有一定民意基礎的條例草案內,盡量為市民爭取最大權益--這種由民間發起,再由立法會議員寫成概念性較強的「私人草案」文件,然後交由政策局接力作法律方面的技術配合,反而更能凸顯非建制派在整個政制中,能夠協調互補的獨特角色。

為補政府內部演說和視像溝通的能力不足,有評論建議新聘用的政府專才,應以善用影像、圖表、視頻思考的人優先。(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