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金改 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

評論版 2017/10/31

分享: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十九大報告中針對金融工作提出明確的要求,「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將成為我國金融體制改革追尋的目標和努力的方向,更是今後開展金融工作的重要指導思想。

一、金融脫實向虛埋下系統風險

「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是在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引發全球金融海嘯的大背景下提出來的,旨在為金融創新劃出底綫以及提示金融發展不應脫離實體經濟的客觀現實。2011年底,我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曾明確了「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原則。

汲取外國教訓 防金融脫實向虛

在金融海嘯前,美國為了確保經濟增長,出台了包括低利率和寬鬆的抵押條件等一系列措施來刺激住房市場發展。但是包括商業銀行、保險公司、投資銀行、房貸公司等在內的金融機構為了謀取高額利潤,通過證券化機制,聯手「炮製」出MBS、CDO等多層次多級別的金融產品,將次級資產精心包裝為高級別資產,以較高利率水準出售,在金融創新名義的掩蓋下,完全背離「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原則,走向金融服務金融自身的瘋狂逐利危險境地。

這種資產證券化中的所謂信用升級其實只是金融機構玩弄的技術手段,它本身並沒有消除次貸風險,再加上金融機構無限量的擔保和銷售,將金融槓桿一再拉升,埋下系統性風險。在資產證券化火爆下,美國金融活動日益脫實向虛,直至2007年美國抵押貸款公司和第五大投資銀行貝爾斯登公司,以及2008年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公司等相繼破產,資產證券化鏈條斷裂,引發美國金融市場資金鏈崩裂,最終於2008年9月爆發了金融危機,美國財政部和美聯儲緊急向幾乎所有大型金融機構注資,強制要求這些機構「去槓桿」等,花費多年時間清理「有毒資產」。由美國次級貸款證券化所引發的次貸危機和金融海嘯,說到底是金融市場運作和金融交易嚴重脫實向虛的必然惡果。

中國經過近四十年的改革開放,已成為世界等二大經濟體,全國上下正在按照十九大提出「雙百目標」努力奮鬥。「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是我們必須把握的方向和原則。它對中國具有雙重意義,即一方面提出如何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建立符合中國經濟發展特徵的金融平台,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發展。另一方面則是警示各方汲取國際金融危機的教訓,防止金融脫實向虛而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二、金融如何更好服務我國實體經濟

中國真正現代金融業的起步始於改革開放,經過近四十年努力,目前我國已初步建立了包括銀行、保險、證券為主體的貨幣市場、資本市場、期貨市場等,以及以「一行三會」分業監管為特徵的中國金融體系。但目前中國金融市場仍以商業銀行信貸業務為主體,銀行信貸佔社會融資超過90%,與發達國家比,仍存在相當大差距。因此「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需從多方面着手,深化金融體制改革。

拓多元融資 增特色金融服務

1. 多元融資--由於市場化競爭程度不足,商業銀行在金融資源有限下佔支配地位,企業在獲取貸款過程中處於被動,不利實體經濟發展。我國0.5%大型企業佔用50%以上的貸款份額,其中有些為「殭屍企業」,而88.1%小型企業貸款份額不足20%。大量民營企業、創新企業、高科技企業甚至無法獲得銀行貸款。因此,我國金融改革首當其衝的就是要打造有助於各類企業融資的金融體系,例如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讓有能力直接融資的大型企業和機構透過資本市場直接融資,商業銀行應加大對中小企業和科創企業的信貸直接融資,積極發展普惠金融和互聯網金融,逐步降低銀行在企業融資過程的中介比例。

金融資產定價體系 需健全完善

2. 特色金融--改革開放初期,我國工、農、中、建四大銀行各有特色和服務不同客群。但隨着競爭和發展,其業務日益趨同。隨着經濟不斷轉型,長綫基建項目、高科技企業、跨國企業、以及高資產淨值人數不斷上升,他們都需要各具特色的金融服務。我們金融體系中缺乏長期開發性金融、政策性金融、跨境離岸金融和針對高資產淨值人群的私人金融等。隨着我國改革開放和「一帶一路」實施,特色金融服務需求還會進一步增加,如伊斯蘭金融、跨國企業離岸資金鏈和稅務鏈服務等。

3. 資產定價--金融資產的定價主要包括以股票、債券、期貨、滙率和利率等為代表的單一產品定價。金融資產定價是現代金融的核心,是金融市場運行中的最重要一環,只有健全完善市場化的金融資產定價體系,才能保證我國金融市場的穩定發展,才能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首先,國債利率是最佳無風險利率的坐標,我國應加強國債規模和期限的配置,形成無風險收益率曲綫,使之成為信貸資產定價基礎。

其次,提升和完善現有的信用評級制度。目前該項制度存在三缺:缺中資權威評級機構、缺行業評級標準、缺信用評級人才。

第三,建立健全金融數據庫、軟件開發和金融科研,特別是利用雲端數據收集過去一段時間各類資產價格波動和金融主體各項活動的歷史數據,使金融資產價格能更客觀反映風險預期,實現合理定價,促進金融市場穩定發展和繁榮。

建「防火牆」 免受外部干擾

4. 利率滙率--在市場化條件下,利率和滙率高度相關,尤其在人民幣國際化的大環境下,利率對滙率的影響十分明顯,並兩者共同對我國的貨幣供應量和資本流向產生重要影響。目前,我國對利率仍有限制,滙率形成機制尚未定形,央行的無形之手操作模式仍在探索。利率改革處在兩難之中,降低利率刺激經濟有可能加劇國際收支順差進一步擴大;讓國內利率完全市場化,又會引發同業無序競爭。當下最重要是實現境內外經濟和貨幣政策協調,在推進利率滙率市場化的同時,建立好央行對市場預期的管理機制和公開市場操作機制,因為一個相對穩定和透明的利率滙率機制,對實體經濟十分重要。

5. 金融安全--縱觀國際經濟危機,基本都與金融相關,從日本的資產泡沫破裂,到亞洲金融危機,再到美國次貸危機和歐債危機,危機表現形式縱不同,但問題都出在金融上。此外,現行的國際貨幣體系本質上是美元本位制。美元具有主權貨幣和國際貨幣的雙重身份。這就容易導致美國濫用美元向外轉嫁成本和風險。鑑於以上分析,中國的金融安全必須對內防止因金融脫實向虛而發生系統性風險,對外擬先推動人民幣實現「一帶一路」區域化,再進而實現國際化。在資本市場對外開放的過程中,始終建好「防火牆」,以防受外部干擾而影響實體經濟的發展。總之,金融屬服務業,服務業是實體經濟,我們講金融服務實體經濟並非要將二者分開和對立,而是指在中國經濟金融現環境下,深化金融體制改革,更好服務國家經濟發展戰略,為中國和世界經濟作出更大貢獻。

「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將成為中國金融體制改革追尋的目標和努力的方向,更是今後開展金融工作的重要指導思想。(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謝湧海 中銀國際英國保誠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