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專家 世界盡頭看彩虹極光

副刊版 2017/11/22

分享:

在北角(Nordkapp)拍到這絲帶舞形極光,如簾幕紗帳,也是難得的作品。(相片由星雨提供)

近年興起賞極光的旅遊潮流,港人唐銘輝(筆名星雨)早在7年前已開始追極光,為此平均一年去北歐看3次,足迹遍及芬蘭、瑞典、挪威、冰島等,還出書介紹,堪稱「極光專家」。他還進階至挪威馬格爾島盡北的北角(Nordkapp)追光,「這是歐洲大陸最北的海角,在世界盡頭看極光,我覺得才型。」

星雨之前出了本《北極光的幸福琉璃》,踏遍北歐四國及冰島、格陵蘭等地,在他鏡頭下極光與冰川共融,銀河漫天生輝,也拍出不同形態的極光。每年9月至翌年3月,北極光爆發的時段,他會到北極圈一帶走一趟。未目睹北極光壯麗的港客,近年多到出現率極高的黃刀鎮看,雖然星雨也曾拜訪,但始終北歐才是他的心頭好。

點評 極光國家優缺點

「北歐幅員大,國家多,跟黃刀鎮不同,黃刀只有幾個湖景。但如芬蘭的羅瓦涅米看完極光可探聖誕老人,向北的Inari湖景也是一流。北極圈內的瑞典,北邊則有阿比斯高(Abisko)國家公園,是動物棲息的天堂,亦為觀極光的理想地,另外在挪威的峽灣看極光構圖也獨特。冰島也有極光看,兼有『上帝瀑布』、『黃金瀑布』等雄偉景點,但冰島雲量偏高,不建議第一次就去看。」總言之,北歐各國的地理形態,星宿列陣,配以極光的震撼美也互異。

今年9月,星雨就去了一趟「進階級」的北歐「世界盡頭之旅」,從挪威北部大城市特羅姆瑟(Tromso),驅車6小時到阿爾塔(Alta),經哈默菲斯特(Hammerfest),最終來到馬格爾島北面的小鎮,北緯71度的北角(Nordkapp)去追極光,比在羅瓦涅米看型得多,沿途風景也壯麗。

星雨有個極光專家朋友在北角居住,一期一會地,他在此留了6晚,每晚4小時不斷「捕光」。人們以為最北一定很冷,星雨說其實不然,「馬格爾島受大西洋的墨西哥暖流影響,冬天介乎攝氏零度至零下10度之間,比起阿爾塔、羅瓦涅米等的零下20、30度暖得多。」但同時間,星雨亦清楚北極部分區域已急速溶化成一片新海洋,二氧化碳、水蒸氣等吸收太陽的熱能,形成「雪球效應」,加劇全球暖化,故他亦想藉極光旅遊,令大家關注氣候轉變及環保這大課題。

銀河極光流星 三重奏

北角人口不多,山崖也只有一間名「北角大廳」(Nordkapphallen)的建築,既是咖啡店,亦是手信舖和郵局。

就在馬格爾島一帶,終於拍下那張他稱為彩虹極光的佳作。星雨解釋,「當太陽風來到地球,太陽粒子因南北兩極的磁場,和地球的氮氣和氧氣碰在一起,會形成不同的顏色如綠紫紅藍,愈接近地面,因大氣密度高,空氣的粒子碰撞愈見頻繁,肉眼看不到,但可靠相機捕捉,一般人只可看到綠色,其實各色極光在空中存在,憑經驗加上kp值高(極光指數)的話,就可拍到。」

另一張難得一遇的作品,是星雨稱為「你的名字」的極光照。「左邊是銀河,右方是極光,還有牛郎及織女星,最正的是拍到一閃即逝,流星劃過的時刻。銀河像男人,被紅翠交輝的極光依偎着。」星雨形容不是興奮咁簡單,而是攀山涉水後,在星際天涯間「遇到了你」那份感動。浪漫的星雨還是作曲家,興之所至會為極光圖譜曲,甚有文士雅韻。

北角有間會堂,有兩座著名的雕像,分別是Children of the Earth Monument,是1988年,來自不同地區的7位小朋友齊集北角,用了一星期時間造出這雕塑,象徵希望、和平和合作。這裏更有個母親搭着孩子肩膀的雕像,親情洋溢,星雨更在此拍到極光,氣氛環境實在一絕。有興趣的讀者,可到facebook add他的專頁「星雨The Rain」!

---------------------------------

北歐「極光之都」前往方法:

芬蘭

Ivalo伊華洛:極光城市,可從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乘芬蘭航空直接前往,機程約1.5小時,來回票價12月份123歐元起。

Inari伊拿利:極光小鎮,需從伊華洛乘巴士前往,車程約40分鐘。

...................

挪威

Tromso特羅姆瑟:挪威北部最大的城市,可乘北歐航空從首都奧斯陸前往,機程約2小時,來回票價12月份1,906港元起,網址:www.flysas.com。

Alta阿爾塔:極光城市,從特羅姆瑟可乘長途巴士前往,車程約3.5小時。

各顏色的極光,翠綠、粉紫、幽青各色紛呈,美不勝收。(相片由星雨提供)

瑞典的三色極光,要曝光10秒以上才拍到。(相片由星雨提供)

冰島有眾多的瀑布,這黃金瀑布最是有名。(相片由星雨提供)

在瑞典前往阿比斯高(Abisko)國家公園的雪景。(相片由星雨提供)

冰島的藍湖,星雨說即使北歐碰不到極光,也有這些自然景觀彌補。(相片由星雨提供)

這就是「你的名字」,左邊是銀河,右方是極光,下方最亮的分別有牛郎及織女星,流星一閃即逝。(相片由星雨提供)

星雨鏡頭下的和平極光,右邊的正是母親與兒子的雕像,象徵希望與和平。(相片由星雨提供)

星雨每年到北極追光3次,成為港產極光專家。(相片由星雨提供)

在挪威北部大城市特羅姆瑟拍到的流動極光,連小屋構圖也美。(相片由星雨提供)

【極光舞態圖輯】召喚極光:在天文站上拍到這極光,星雨招手像是召喚般。(相片由星雨提供)

【極光舞態圖輯】白色極光:在天空呈現一片白色極光,周邊鑲了一彎淺翠,也是難得一遇。(相片由星雨提供)

【極光舞態圖輯】極光加冕:在阿爾塔拍到這極光冕的狀態,是指一大群射綫式柱狀極光,似乎從天空中一個特定點向四面八方散射而出,「阿爾塔的居民說 15 年來還是第一次見到,話我很幸運。」星雨說。(相片由星雨提供)

撰文 : 馮柏偉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