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體驗學習 長者走入數碼生活

評論版 2017/11/23

分享:

數碼產品融入年輕人的日常生活,但部分人可能忽略,數碼產品對於完善長者的生活質素,同樣重要。

現時港府提倡的樂齡科技產品,如個人移動護理計劃系統、智能電話簿等,亦旨在改善長者晚年生活。但不論產品如何炫目,長者是否習慣使用數碼產品,都會影響到硬件建設的成效。

年輕親友欠缺耐性 長者求教難

早前本地智庫團結香港基金發表《樂齡科技概況報告》,指長者傾向選擇熟悉產品,當他們對新技術認識不多、擔心把裝置弄壞,或是無法區分資訊的真假時,在購買新技術產品時就會傾向保守。這或者值得我們反思:現時社會上幫助長者學習數碼產品的方法,是否需要作出改變?

政府資訊科技辦公室(下稱「資科辦」)和耆康會在2014年發布「長者使用數碼產品」問卷調查結果,訪問了313位60歲或以上長者。調查指受訪長者的學習態度積極,超過6成曾學習使用數碼產品,更有超過9成受訪者遇到困難時會主動尋求協助,當中尋找親友協助(43%)是最主要的途徑。

然而值得思考的是,求助於親友,尤其是網絡原住民的年輕一代,是否就能幫助長者們排憂解難。在美國便有退休長者在接受傳媒訪問時抱怨,指20至30多歲的家庭成員,通常不會太有耐性向其教授某產品的使用辦法,往往只會快速地演示一次,就以為他們能夠掌握操作方式。

政府教育課程 缺乏針對IT範疇

此外,台灣亦有長者指每當向孩子討教時,孩子們會寧可代為操作數碼產品,亦不願花時間指導。

如果親友不是理想導師,長者中心、報讀民間團體舉辦的課程,又是否較佳選擇?過去政府曾為協助長者掌握資訊科技而推動過不少項目,其中「數碼共融外展計劃」,自2013年迄今已舉辦了兩期,主要是協助安老院舍設立流動通訊設施和舉辦培訓活動、向院舍和日間護理中心的長者提供平板電腦借用服務,以及培訓護老者協助長者應用資訊科技產品。而另一項計劃「樂在耆『連』長者數碼網絡」,則主要關注隱蔽長者的社交問題。

至於普羅長者的教育,政府亦有透過「長者學苑計劃」,為長者提供課程和專題研習、以至旁聽個別本科或常規課程,題材涵蓋健康、倫理、旅遊、文史、經濟、音樂、寵物和中醫藥等各方面。這種做法立意甚善,不過似乎並無針對資訊科技學習的課程,殊為可惜。

雖然民間不時會有機構舉辦免費電腦課程供長者學習,但這類服務機構須自負盈虧,課程種類及程度會受日常運作開支所限制。上述資科辦的調查亦顯示,僅有一成長者是會透過報讀課程學習使用數碼產品,似乎反映這類課程不太受歡迎。

另一方面,縱然有許多初創公司參與研發專為提升長者晚年質素而設的科技產品,但產品的服務對象卻往往不是老人,而是其照護者和家人,這可能反映研發者擔心長者對創新科技產品的操作能力有限,故在設計產品時僅以照護者為對象,而非長者本人。

商界產品設計 宜考慮長者學習

資科辦向政府的建議當中,指一個真正「友待長者」的資訊科技政策,必須從商界最初的產品設計就重視長者需要,並提供充分配套,如訂立有系統的長者資訊學習課程、提供教材配套和推廣長者數碼共融信息等,才能建立一個較健全的產業體系。在美國,更有建議指科技公司應聘請退休人士作產品測試員,否則研發人員根本難以捉摸其需要。

就現時條件來說,長者除了上述傳統的學習途徑之外,是否還有其他既能緊貼產品潮流,又成本相宜的學習方式呢?在美國,有長者表示為了趕上潮流,故透過蘋果電腦公司體驗店的課程學習,及後更「學以致用」,在公共圖書館開班教授同輩。

安老體驗店 利拓樂齡科技產品

現時香港的蘋果體驗店也開設了各類「基礎入門」的產品教學,在應用方面也細分至相片及影片、音樂、藝術及設計、編程和商務,甚至也就顧客的不同身份設計課程活動,如「兒童學堂」和「教師講座」。但可惜的是,年輕長者似乎不在其目標客群當中。

參考商界經驗,現時香港科技園也設立了一個家居示範單位「智慧生活@科學園——家居安老體驗館」,推廣樂齡科技產品。不過有些不易學會使用的產品,如個人護理站系統「醫護通」、長者電子學習及資訊平台,和虛擬實境復康遊戲等,若能針對這類安排教學活動,對產品推廣和鼓勵長者學習使用,相信會有所助益。

隨着科技發展,產品推陳出新,但要讓長者真正獨立自主,還是要回到社區,從建立長者學習數碼產品的途徑做起。

雖然民間不時有機構舉辦免費電腦課程供長者學習,但機構多須自負盈虧,課程種類及程度會受日常運作開支所限制。(資料圖片)

欄名 : 科網神話再現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