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717日 (二) 02:36

北京折疊

副刊版 2017/12/05

分享:

北京清理「低端人口」,直接影響是勞動力據此下降,物流、外賣,凡是需用快手人力的行業,難免不夠人手。也不是說政策只是驅逐了這些工人階級,而是一個個小組織的營生被打破。在這許多被趕緊清拆的園區,不少其實是小商家小工場的發迹地,當年某些地區為發展,主動招商引資邀請小商戶進駐。此所以在人情和道德上,這迫遷也是有所虧欠。

小規模公司生存不易,譬如北京的物流業,許多是外發的,可能只是幾個鄉里聚在一起,也可成為主要物流集團的合作送遞隊(因此他們通常都不會輕易得罪客人,因為一遇客人投訴,他們就好可能會被終止合作)。

而大家不要忘記,現在中國電商發展到領先全球,不因為科技先進,而是快遞人工太低了,買個幾元的貨品,都有快遞小哥專門送上門。中國的這些世界級大公司,成功還是建基於相對低廉勞動力,就是現在這班被遺棄的人群,默默維繫着這系統,像極曾得雨果大獎的中國小說《北京折疊》,它預測了這種活在同一城市但完全不同存在感的北京——

「未來的北京被分為三個空間,不同社會階層的人生活在相互隔離的不同空間。第一空間住着權貴統治者,有五百萬人口,位於大地的一面,大地另一面是擁有二千五百萬中產白領的第二空間和擁有五千萬底層勞動者的第三空間。每四十八小時中,第一空間享受頭一天早上六點到第二天早上六點的二十四小時,第二空間享受第二天早上六點到晚上十點的十六個小時,第三空間享受晚上十點到下個早晨六點的八個小時。每到轉換的時間,前一個空間的居民需要躺到床上接受催眠,屬於前一個空間的建築等設施折疊起來,下一個空間的建築展開。」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