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泛民惡性互動 衝突有增無減

評論版 2017/12/14

分享:

很多人認為目前香港所面對的一大難題,是社會上不再存在共識:意見分歧已完全表面化,事無大小均可以演變為社會矛盾和衝突。由於社會共識不再存在或已不能發揮其效力,各個界別之間的爭拗只會有增無減,造成內耗。

在我看來,這樣的描述其實並非完全準確。在此我並無意咬文嚼字,追求一種脫離社會大眾的學術準確性,而是真的覺得有必要將討論的焦點校準,以幫助大家找出問題的根本,並對症下藥。

昔接受彼此不同 今做得太盡

我說問題不在於共識的崩潰或消失,原因是我們必須明白,所謂社會共識,很多時候只是大家追求的理想狀態,而並非很實實在在的存在的形態。而更重要的是,過去社會運作較為暢順,亦不是因為有社會共識這回事,而是大家能夠接受彼此的非一致性,沒有需要變得同聲同氣,而一樣可以各取所需,各為其主。

一致性並非社會暢順地運作的必要條件:我們需要的是大家能夠接受彼此不同,而在毋須達成一致意見或利益的情況下,繼續共同生活,和平相處。這個問題其實是關於規範、遊戲規則、社會秩序,大家知道有某些東西乃心照不宣,但卻又心知肚明。與此同時,就算存在分歧,大家仍有信心有辦法解決問題、分解矛盾。

舉例:以往就算擁有權力,但不會用到最盡。行使權力時,會衡量輕重,把握分寸。所謂有分寸、留有餘地,是習慣、規矩、共同理解。當大家面對如何處理分歧時,考慮點不在於某些手段是否可以,而是大家會擔心,如果做得太盡,會破壞關係,將來難以再度接觸。而關係一經破壞,覆水難收,更難言補救、修復。所以,當某一方採取行動之後,很容易便會演變為一種惡性循環,彼此的互動只會走向更多衝突,而不是尋求妥協。

兩派以牙還牙 互卸責變常態

今天,我們議會裏的建制派和反對派的互動,就十足以上所描寫的情況。任何一方受到批評時,其反應都是將問題推向對方,以自己處境被動為理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而很少有所反思。

坦白說,無論是哪一方,他們的行為、言論,基本上都是錯誤示範,令社會上更多人對舊有的規範、規矩產生錯誤理解,以為「可以做的」成為了「應該做的」。如此這般,人人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在這樣的情況下,各走極端成為最常見的選擇,甚至是一開始便是以這種態度來處理問題,要求他們妥協、讓步已甚為艱難,更難言甚麼共識或者圓滿的結局。

破壞規矩 難重新建立新秩序

今時今日,議事堂上的兩大陣營,就好像整個社會的縮影,人與人的相處,只要是沒有白紙黑字寫明禁止或違例者,均會成為雙方鑽空子的空間。如此社會氣氛下,自我約束被視為蝕底;有風駛盡,又或者得寸進尺,反而是適當的、進取的策略。當雙方都持相同態度,準備以這樣的方法、手段來處理分歧時,矛盾升級可以說是「正常的結果」。

當規範、規矩都未能產生約束的效果,遏抑某些心存惡意的行為時,惡性互動將會成為「常態」。規範、規矩將會進一步受到破壞,而新的秩序便難以重新建立起來。這就是當前的香港社會。

現時立法會議事堂裏的建制派和反對派的互動,各走極端,要求他們妥協、讓步已甚為艱難,更難言甚麼共識。(資料圖片)

撰文 : 呂大樂 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