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受惠稅改 「美國優先」削創科堪憂

評論版 2017/12/15

分享:

美國繼眾議院後,參議院最近以微弱優勢通過美國的公司所得稅將從35%,大幅削減到20%,個人入息稅從7個稅階簡化至3個稅階,對應稅率為12%、25%和35%。

估計未來5年,每年企業和個人入息稅負可望減少3,000億至4,000億美元。若然其中一半,即2,000億美元左右——企業和個人省下來的收入,可轉變成為企業的投資和個人的消費,有利美國經濟的短期發展。對企業來說,這筆錢相當重要。很顯然,過去一段時間,美股冉冉上升,就是預期減稅的效應所致。

這個效應把美股道指從美國總統選舉前的18000點左右,推上至目前的24000點。標指過去12個月平均市盈率(PE)在25倍左右,如果維持這個市盈率,減稅可以為美國上市企業帶來大約1,500億美元利潤,或相當於3.7萬億美元市值,相當於目前12%的總市值。

但我們也擔心美股已有相當大的泡沫,從歷史看,美股平均市盈率是16倍左右,美國總股市市值/GDP到了150%,就會有一個大調整,目前這個比值已經到了141.05%,一如2000年美國科網爆破之前的光景。

除了減稅效應外,美國上市公司在2017年利潤創下近6年來最快增速,這對已進入第9個年頭的美股牛市構成最新利好。幾乎所有標指成分股公司都已公布第三季業績,大部分公司首三季都獲得2011年第三季以來最快增速,而且是不分行業,如重型設備製造商卡特彼勒(Caterpillar)和社交網路平台Facebook(fb)。

國債規模龐大 恐拖垮美經濟

但有許多分析師擔心,美股的牛市升勢未必能夠持續,認為有機會從24500點,調整回復至18000點左右水平,就是從目前的市盈率25倍下跌到17倍,仍高於歷史平均。但筆者相信,美股即使有調整,但調整幅度不至那麼深,原因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減稅計劃實行後,企業稅下調後所得的收入,部分可用作營運擴充,或作科研投入,此舉對美國企業未來的盈利增長有所幫助。

因此,從短期來看,減稅對美國經濟發展起正面作用。然而,從負面角度觀察,目前美國的國債規模達20.6萬億美元,在政府稅收減少下,預算赤字大有可能增加,若國債規模每年增加1萬億美元,則到2025年,規模便高達26萬億至27萬億美元,美國政府必須考慮到,如此龐大的國債規模,所衍生的龐大利息支出會否拖垮美國的經濟,尤其是在未來2至3年美國進入加息周期。

美國聯儲局未來的加息速度,估計會稍為減慢,幅度也受到一定限制,因為只要息率從目前水平再上升1.5個百分點,美國政府的財政負擔恐怕便受不了。筆者相信,美國息率的水平有可能長期低企,就像日本於1989年後,長期處於偏低的環境,無法反映資金成本的真正水平,使美國的資產泡沫不斷伸延下去。照目前情況看,美股有泡沫、美國房地產市場也有泡沫,至於還有甚麼資產有泡沫,有待進一步觀察。

美重振傳統工業 華科技猛進

再從另一個角度看,美國所隱藏的風險或危機。自特朗普入主白宮後,他的政策很大部分是聚焦如何繼續取悅他「票倉」的來源地選民,即美國中西部的「粉絲選民」。中西部是美國傳統工業和農業地區,至於美國的高科技產業,如電腦和通訊,以及醫療醫藥,加上金融行業主要集中在東西兩岸。該處的精英,並非特朗普的支持者,故特朗普也沒有刻意通過政策去討好他們。如今特朗普強調「美國優先」的發展策略,用重振傳統工業來取替高科技發展作為國家經濟增長的動力,這種走「時代回頭路」的發展方向,是令人擔心的。

對中國來說,過去5至10年,在美國不為意下,中國的科技突飛猛進。筆者喜歡以中國人喜歡「洗澡」,就是BATH(百度、阿里巴巴、騰訊、華為4家公司首個英文名字的代號)加上F(富士康)作為探索點。這5家中國高科技公司目前已形成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大動力。

如騰訊和阿里巴巴為例。早些時候,騰訊已成為市值5,000億美元級別的企業;阿里巴巴的市值也差不多達到4,800億美元;至於華為,目前該公司還未上市,但2016年度盈利達到220億美元。阿里巴巴當下的市盈率約為72倍;騰訊最高的時候約75倍,若華為上市,以市盈率50倍計,按220億美元乘以50,其上市市值起碼值1.1萬億美元,成為世界市值最大的企業,超過蘋果。這5家中國高科技企業已大大改變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就是以科技創新帶動經濟發展,而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粵港澳大灣區。

減技術移民配額 難吸人才

事實上,中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如今基本上已「騰籠換鳥」,尤以廣東省最為突出。廣東目前經濟的發展是以高科技來帶動。反過來看,特朗普政府以振興傳統工業、限制了高科技的發展空間,這個政策趨勢對未來美國的綜合國力影響很大。

美國在今年年初定下的移民政策大大減少技術移民(H1B)名額,美國60至70百分點的高科技公司骨幹都是第一代移民,是過去一個世紀美國經濟和國力增長最重要的因素。如果美國不能持續吸引這些外國最優秀的年輕人到美國,而這些俄羅斯、東歐國家、印度,和亞洲地區優秀人才轉而去中國發展,不難了解20年之後這個世界會變成如何。

之前,有估計中國經濟的力量超過美國的年份為2025年,但照目前發展形勢看,超越的年份可能提前,無論從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對未來經濟發展影響最大的板塊,以至醫療科技等領域看,中國已慢慢追趕上美國。在互聯網金融和移動支付方面,更領先了美國一大截。

未來中美兩國的發展變化會怎樣,目前下結論委實言之尚早。但兩國最高領導人——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特朗普二人管理國家的思路,明顯有很大的分野。習近平在中國以強勢來重塑國家未來發展的頂層制度,而特朗普則以商人思維來治理國家,沒有好好考慮到國家發展所需的體制或制度結構力量,只看短期的商業利益,從這個角度看,雖然美國的社會和經濟當前或可維持相當的增長動力,但長期的發展,並未予人充分的樂觀。

人才外流 美走回頭路恐挫經濟

目前,美國表面繁榮一片。但特朗普帶有「白人統治」的優越感,令內部其他族群的利益往往受到忽視甚至蔑視,目前美國一些非白人人口,如中國的一些留學生和其他高科技人才,都有回流到中國的端倪。在深圳相當多從矽谷回來創業的科技公司或團隊,大量的創投資金也從美國轉移到這個全世界新的科技中心,這些都是十年前大家無法想像。

照目前形勢,估計明年到美國留學的學生人數,可能繼續減少,而到美國留學的學生中,來自俄羅斯和印度的年輕人已明顯減少。如果美國拒外思維繼續發酵,那些夢想到美國尋找機會,包括就業和深造的人才,恐怕有機會流到中國。

事實上,中國經濟發展要更上一層樓,除了靠本國人才外,還需要外來的人才共冶一爐來推動,如今中國正慢慢改寫全球人才到美國這個「大熔爐」去尋找機會的歷史,亦即利用美國過去100年來的發展模式,來重塑中國自己以及世界的新秩序。

習近平在今年1月17日出席世界經濟論壇2017年年會開幕式,並發表題為《共擔時代責任共促全球發展》的主旨演講。習近平強調,要堅定不移地推進經濟全球化,共同擔當,同舟共濟,共促全球發展。美國彭博社刊文稱,在一些國家忙於「內鬥」之時,中國正展現真正的全球大國、強國的應有風範,勇敢站出來、挑起領導者的重擔。這對美國而言是個極大的諷刺,因為美國不幸地走上了中國過去「閉關」的文革時期之路,不斷地強調貿易保護,甚至重啟中美貿易大戰。但中國已經不是吳下阿蒙,如果中美貿易大戰真正開打,受傷最重的可能是美國,而非中國。

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商人思維來治理國家,沒有好好考慮到國家發展所需的體制或制度結構力量,只看短期的商業利益,對長期的發展,並未予人充分的樂觀。(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顏至宏 澳門大學工商管理學院特聘教授和創新中心主任、香港科技大學商學院兼任教授、香港大學電機與電子系榮譽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