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620日 (三) 04:02

印太圍堵不易 華虛應美國安報告

評論版 2017/12/22

分享:

本周一,白宮公布特朗普入主後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該份長68頁的報告,稱中國與俄羅斯為美方「競爭對手」,成為當中最吸引中外媒體眼球的段落;並指中、俄「挑戰美國的實力、影響和利益,試圖侵蝕美國的安全和繁榮」。

美國不夠實力 同時對付中俄

愚以為,上述表態更多是白宮及美國國務院安全部門之內,保守官僚的既定立場;不一定會左右特朗普團隊,尤其是國務卿蒂勒森、國防部長馬蒂斯的對外政策走向。退一步講,即使特朗普有此意圖,在2020年其任期完結之前,美國都沒有足夠的經濟、外交和軍事實力,同時對付中俄。

相反,失去烏克蘭、退守本土的俄羅斯,只剩下白俄、中亞等幾個「小兄弟」。是收縮也好、退縮也罷,俄國外交、安全防綫向後、向內作戰略調整,只會更有利防守一方。一方面,戰綫後退,可減緩莫斯科軍力、財力捉襟見肘的窘況。另一方面,美、歐力量意圖進入白俄、中亞等地區,要付出的政經、軍事代價與風險,亦要成倍增加。

就此而言,以蒂勒森、馬蒂斯一文一武為首的「中東派」,自然希望特朗普團隊繼續集中力量,好好處理「以色列—阿拉伯諸國—土耳其—伊朗」之間的四角關係。可預見的是,對俄國脅逼太甚,一來未必能夠在白俄、中亞「拔樁插旗」;反可能引火燒身,招致普京拼死一搏,再度強化在敘利亞的軍事存在,讓俄國海空軍,在「死海—裏海—地中海」與什葉派伊朗、伊拉克遙相呼應。屆時,沙特、以色列的外交、國防壓力便可想而知。

值得注意的是,將「中東—印太」相連結的國家,除俄國外,便只有印度。洞朗事件爆發滿一周年後,北京與新德里關係趨於緩和。中國在巴基斯坦、印度在伊朗「交叉走綫」建有的港口相距不過數十里。原先各方都想當然地,視兩大碼頭落成作為中、印兩巨頭較勁的象徵;如今,北京和新德里都表達合作的意願。中、印的歷史問題,以及由此導致的戰略不信任,確實不容易根治;然則,後者對伊朗石油的依賴,卻讓華府想在兩者之間見縫插針、殊不容易。

特朗普遏德黑蘭 違印度利益

1949年之後,大慶、南海等油田、天然氣井開發後,中國「貧油」的情況明顯改善。而印度工業化舉步維艱、原因固多,但礦產、能源資源不對口,成為根本掣肘。伊朗長期作為印度供應可靠、價格低廉的油、氣來源;特朗普以重新遏制德黑蘭為主軸的中東計策,便明顯有違新德里的戰略利益。印度陸路接壤國,主要是東邊的中國、西邊的巴基斯坦;「中—巴」之間的準同盟關係,讓印度意圖北上接觸中亞都異常困難,更遑論與俄國相通,獲取油、氣、礦產資源。中、印兩國都對特朗普重新針對伊朗而反感,相對地,白宮中東政策轉向,為新德里帶來的戰略不穩更嚴重。

恰於其時,上任之初活躍於「印太」沿岸國家的安倍晉三,竟然大幅調整其「民主菱形」戰略—主張和習近平在「一帶一路」構想相契合,甚至明言可把中、日在沿途國家的投資項目合併,以發揮更大的成本效益。有評論認為這是安倍的短綫炒作,意圖得到北京首肯,舉行高規格的中、日首腦會議,作為其任內重大外交成果。

筆者固然不排除安倍有其小算盤,目的在於鞏固其國內、黨內權勢;然則,客觀上,除白人主義至上的部分澳洲政客外,「美—日—澳—印」主流政黨和政治領袖,幾乎不會對「印太民主菱形」置喙,更遑論積極參與。與其純粹對中國打嘴炮,引起北京反感,不如爭取習近平好感,實質推進中、日經貿合作、戰略互信。由此,我們才可能理解,在南京大屠殺80年周年追思會上,政協主席俞正聲以「反思歷史.展望將來」框架,為中、日關係定調的意圖與作用。

日印雖忌華 卻免找中國麻煩

由此可以展望,步入2018年,中、日關係將趨於穩定,並重新回到經貿合作的軌迹之上,歷史問題、釣島問題、台島問題等一時無解的焦點,盡量冷處理、以免重新激起雙方的民族情緒。當特朗普帶同家人及家人的影片,向習近平伉儷大表友好,安倍雖然願意增加軍費,也不會蠢到就此為美國撞上中南海、解放軍的槍口。畢竟,今天中國已非「吳下阿蒙」,酷愛《三國》的日人自必深明此道。

當普京蓄勢待發,蒂勒森、馬蒂斯受困中東,特朗普既無心亦無力在「印太」地區破壞「一帶一路」的好事,印度、日本兩大「民主菱形」的支柱,自然不會為了捍衞美國人利益而甘作馬前卒。中國與南海、東印度洋沿岸諸國的關係,雖然仍會經歷顛簸,中長綫仍會再上一層樓。印、日選擇搭此便船,也是相當合理的選擇。

雖然,新德里、東京對北京的戰略疑慮、對華府的戰略信賴,不會就此扭轉;避免在未來10年,於「印太區域」找中國麻煩,似乎是印、日兩國經一輪擾攘後的戰略默契。眼前,北京區內對手——南北韓與台灣,無論從實力、對美關係,還是戰略角色而言,完全不可與印、日相提並論。

中國花10年時間,從東亞大國發展成「印太強國」,還是指日可待的。上述戰略情勢,也就能夠解釋為何中國外交部對2017《美國國家戰略安全報告》愛理不理,只虛應兩句作罷。

綜合國際形勢,中國從東亞大國發展成「印太強國」指日可待,也就能夠解釋為何外交部對美國國安報告愛理不理。 (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