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丹獎啟示 反思香港教育悲喜

評論版 2017/12/23

分享:

如果你未曾聽過「一丹獎」,相信在未來幾年你必定會有機會。這個獎項在去年由騰訊主要創辦人之一陳一丹創立,以表揚國際間推動教育創新的人士。

上星期我出席了在香港舉行的首屆一丹獎頒獎典禮,出席嘉賓包括英國前首相貝理雅夫人彭雪玲,她就女性教育的重要性提出了強而有力的觀點。

內地商界參與慈善 角色趨重

活動對我自己也有不少啟發。

首先,再次顯示中國內地商界領袖在慈善事業和全球社會發展方面所扮演的角色,愈來愈重要。

在內地,商業領袖都有參與中央政府提出的農村扶貧項目。騰訊、阿里巴巴、京東等科技大企業與當地官員都簽署了支持特定農村地區發展的協議。愈來愈多內地富豪也積極參與海外的慈善活動。雖然有些人對這嗤之以鼻,但我認為所有行善之舉也值得表揚。

這些富豪本身不少都出身貧困,靠着自身努力而得到成功,他們在內地及海外的業務正日漸擴張。作為具備國際視野的成功企業家,我相信他們真心想面向世界,作出貢獻。

就如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他於2014年成立了馬雲公益基金會,主要集中教育、環保和健康等範疇的慈善項目,遠至非洲他們也不遺餘力。

他也創辦了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基金旨在協助香港和台灣的創業者和青年人實現夢想和推行其事業,我也是基金董事會成員之一。

陳一丹捐贈了25億港元成立一丹獎。每年,國際顧問和評審會揀選出兩位得獎者(可以是個人或小組),每位獲頒3,000萬港元,當中一半為獎金,一半用以支持推動研究項目的成果。

首屆一丹獎教育研究獎得主是美國史丹福大學心理學教授Carol S. Dweck,其研究有關學生對自身天資及能力的不同思維模式。另一位是哥倫比亞新學校基金會創辦人兼總監Vicky Colbert,她在拉丁美國家提倡的新學校模式以學生為中心,為全球發展中的14個國家提高農村的教育質素。

兩位得獎人的名字我們未必熟悉卻有非凡成就。獎項提醒我們往往忽略了教育議題乃人類福祉的關鍵。

我們都很留意諾貝爾獎和其他的國際性獎項,關注醫學、物理等範疇上的突破如何為人類帶來生活改善,也為得獎者帶來榮譽。

他們的成就令人鼓舞。但其實教育就如遺傳學、天文學等同樣重要。我們也應當向從事教育的先導者給予同樣高程度的肯定。

港具備師資 課程設計卻落後

今屆一丹獎得獎者的項目和研究可以協助世界變得更美好,她們也給予我們思考的空間。

Carol S. Dweck的「成長型心態」研究指,專注及享受學習的過程而不是結果的教學法可增加學生全面發揮潛能的機會。把她的概念放在本港情況,可激發我們重新檢視對一向要令兒童變得聰明和勤力的既有觀念。

Vicky Colbert成功創造一個結合課程、教師培訓、社區參以及校園管理的模式,並在拉丁美洲、印度和菲律賓等貧困地區推行。縱然這是為發展中國家設計,但她的模式也提醒我們,金錢只是成功的教學模式中其中一個部分。

一丹獎基金會委託機構就全球教育制度進行評估,研究目標並非學生的成績,而是教育資源的投放。

香港在「全球未來教育指數」的評分反映我們的教育有喜有悲。我們可能有較佳的師資,這方面的排名甚至與芬蘭、南韓等相若。

而美國和中國內地在某些方面可能較為遜色,例如與越南、伊朗在教學資歷上的排名相若。

但本港在課程設計和評估方式方面,卻較為「落後」,若向來有注意教育問題和改革的人士,應該不會驚訝。

一丹獎是繼2011年的WISE教育獎和2014年的全球教師獎的重要新獎項。希望可以填補國際間對教育貢獻方面的認同,並朝着推廣至「諾貝爾」級別的地位進發。

一丹獎去年由騰訊創辦人之一陳一丹創立,以表揚國際間推動教育創新的人士。圖為他上周在香港頒獎禮上致辭。(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