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C
香港時間:2018716日 (一) 05:01

一國兩制設計 從來非割去香港

評論版 2018/01/06

分享:

相信大多數港人都會認同,「一國兩制」的落實對香港的成功發展極為重要。

「一國兩制」的概念由已故領導人鄧小平在80年代初提出,當時乃一個極其創新的前瞻性想法,為解決香港的前途問題,保證香港在回歸祖國後仍能在社會和經濟方面保持其獨特性。

2047年 一國兩制到終點?

我們現在把1980年代、1990年代的高速經濟增長視為理所當然;但若沒有一國兩制的保證,恐怕我們早已面對無數的法治挑戰、及資訊、人才和資金自由流通的危機。而且,可能出現更強大的信心危機,歷史或就此改寫。

一國兩制是個根本的保證,這也是不少技術及專業人才選擇留在香港生活、企業在這裏經營和繼續投資的原因。我注意到過去幾年,認為2047年將是一國兩制終結之時的人數有所增加。不僅是反對派人士,而是不同背景的評論員,聲稱我們正在倒數日子:還有30年香港便走到終點。

數周前,專欄作家褚簡寧在英文報章發表一篇名為《紅色中國之下,香港民主已死(Under red China, democracy is dead in Hong Kong)》的文章,回應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指香港回歸後便是紅色,褚簡寧預料2047年後解放軍將不再只留在軍營內。其他關注本港時局的人士包括建制派陣營中人,也看到一些潛在問題。有些呼籲大家討論香港在2047年後的情況,並認為愈早開始討論愈好。

或許某部分的問題源於有人認為九七回歸後的安排,可以讓香港與內地關係保持一段時間不變。

當初提出一國兩制的概念時,中國的經濟發展遠不如現今般火紅。當時來港的內地旅客、或到來籌集資金的內地企業也不多。今天,中國已經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產人口達5,000萬至1億(視乎計算的方式)。中國企業、遊客和學生也大批到外國去。

有些人抱怨現時在香港聽到愈來愈多的普通話,他們似乎忽略了一點,其實在日本、加拿大甚至非洲也可能聽到更多的普通話。一國兩制並非要把香港從大陸切割出來,若然如此我們的經濟在1980年代便早已停下來。

超越國家主權 純粹一廂情願

有評論員警告,北京正更公開地介入香港的政治,也意味着一國兩制的衰落。事實上,一國兩制的設定並非要把香港完全脫離北京的最終掌控。回歸前,官員沒有強調這點,他們只想向每個人保證香港會享有相當的自主。

自此以後,北京不斷提醒香港,高度自治由中央授予。近來有不少人澄清,包括中聯辦王振民部長也表明,一國兩制是源自中共構思,並體現於中國憲法之中。

有關言論可能令有些人失望,這些人認為香港擁有相當程度的主權,甚至一廂情願地以為擁有相等或超越國家的主權。但一國兩制概念從來也沒有改變:香港乃中國的一部分,擁有本身的社會身份及經濟體系。

向前看是自然不過的事,但我們也應該記着兩點。

兩制下擁自治 必須有利國家

首先,香港在兩制下有自身的權利和自由,但必須對國家整體有利。例如作為國際開放商業中心的香港,有高質素的機構和基建。我們致力爭取參與國家經濟發展,不要忘記紐約、倫敦在這些方面也與我們競爭。

其次,距離2047年還有30年。相信在1987年也即是30年前,沒人會想到中國和世界會有今天的發展。我們不能預知未來,但我們可以肯定在一國兩制下,香港以至內地及世界的發展與環境將不同於今天,而香港身處其中,將為此作出貢獻及見證。

一國兩制的設定並非要把香港完全脫離北京的最終掌控,只想向每個人保證香港會享有相當的自主,高度自治。(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智思 行政會議召集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