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C
香港時間:2018723日 (一) 21:37

美元弱勢或轉 人幣有力企穩

評論版 2018/01/09

分享:

去年多個央行相繼收緊貨幣政策,不再與聯儲局背道而馳,是美元受壓的其中一個原因。惟儲局以外的其他央行,在政策上的不確定性較高,與儲局分歧依然顯著。

美債息回穩 美元或可扭轉弱勢

在歐元區,量寬規模減少但不會突然終止。歐元區經濟表現持續改善,不見得需要大力度貨幣刺激。惟由於通脹壓力保持溫和,歐洲央行堅持維持超寬鬆貨幣政策。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雖然決定減少買債規模,但表示量寬是開放式的計劃。2018年1月至9月,歐洲央行每月買債規模從目前的600億歐元削半至每月300億歐元,但要真正結束零利率政策,相信最早也要等到2019年下半年。

歐洲央行堅持量寬,以致過去三年,所持有資產佔區內GDP比率從20%倍增至近40%,而該比率在2018年仍會繼續上升。一方面,歐洲央行資產負債表規模持續增加,儲局卻減持資產;另一方面,歐元區基準利率保持不變(圖1),儲局則有望上調聯邦基金利率3次。歐元升勢會遭受阻力。

在日本,無論黑田東彥是否留任日本央行行長,安倍經濟學都會繼續推行,貨幣寬鬆政策的大方向不會改變。利率方面,日本10年期國債孳息持續徘徊在接近零的水平。量寬方面,日本央行每月實際買債規模有起伏,惟顯著高於其他央行。從2009年至今,日本央行資產佔GDP比率由約20%升至近100%(圖2)。預計日圓在2018年兌美元會偏軟。

此外,2017年加拿大央行曾經加息兩次,其後按兵不動;英國加息一次,但只是把基準利率恢復至英國脫歐公投前的三百多年低位,且缺乏進一步調整利率的時間表;澳洲與新西蘭經濟表現相對穩定,兩地央行卻始終不願意上調處於歷史低位的基準利率。

中國基準利率不變 市場利率升

歐、日、英、加、澳、紐六家央行,與儲局的政策分歧仍相當顯著,各地貨幣繼續兌美元升值的基礎並不穩固。

中國的整體利率環境則比較獨特。基準利率沒有大幅調整,市場利率卻顯著上揚。事實上,中國的存貸款基準利率已經長達27個月維持不變。至於不同天數的回購利率目標,雖然在2017年共上調三次,但累計只有25點子,等於儲局加息一次的幅度。

然而,市場利率升幅相當顯著。在銀行資金成本方面,一年期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息(SHIBOR)升越同期貸款基準利率(圖3)。換言之,對於較為依賴同業拆借市場的中小型銀行,實際貸款利率要明顯高於基準利率才有利可圖。

在債市方面,國債孳息亦明顯上升(圖4)。中國10年期國債孳息於2014年至2016年間大部分時間內反覆下滑,2016年10月跌至低位後開始回升,去年曾經升穿4厘後仍然在高位徘徊。在去槓桿、防金融系統性風險的大環境下,相信中國整體利率環境仍然偏緊,廣義貨幣供應(M2)增長有機會維持在單位數。

中國維持高利率 續撑人幣滙率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國債孳息與人民幣兌美元滙率關係密切。在2014至2016的3年內,債息下滑,人民幣在利差方面的相對優勢不斷減弱,兌美元連續3年錄得貶值。2017年,中國債息顯著上揚,人民幣亦對美元創下9年最大升幅。展望2018年,美國債息回穩,美元有機會扭轉對其他主要貨幣的弱勢。同時,中國整體利率將繼續維持在較高水平,對人民幣滙率有支持。因此,即使美元回升,人民幣的貶值壓力亦有限。

中國國債孳息與人民幣兌美元滙率關係密切,去年中國債息顯著上揚,人民幣亦對美元創下9年最大升幅。(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卓亮 中銀香港高級經濟研究員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