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625日 (一) 21:38

美元走勢不確定 人幣維穩是上策

評論版 2018/01/10

分享:

上周五(1月5日)中國人民銀行上調人民幣滙率中間價128點子至6.4915,人民幣續創1年半新高。而當天在岸人民幣(CNY)也曾升180點子,升穿6.48關口,高見6.4788,收報6.4851,創4個月收市新高。這是繼2017年人民幣兌美元升值6.72%後,繼續升值。

去年人幣升勢 全靠美元逆預期弱

有分析認為,人民幣將回升到2015年8.11滙率改革前水平,即1美元將兌6.21人民幣。如果這樣,以上周五人民幣滙率6.49計算,人民幣對美元還要升4%以上。但中國政府是否願意看到這趨勢,應該相當不確定。

因為2017年人民幣兌美元滙率有如此大升值,既與2017年中國政府推動人民幣滙率預期「重新定位」有關,也與中國經濟增長改善及中國貨幣政策保持穩健有關,尤其去年美元兌非美元過度弱勢,要不是2017年美滙指數過弱,人幣升值幅度可能不會這樣大。

2017年全年歐元、日圓、英鎊等貨幣兌美元分別升值14.15%、3.79%、9.51%;韓圜、澳元、新加坡元、加拿大元、俄羅斯盧布、馬來西亞林吉特、泰銖等兌美元分別升值12.81%、8.34%、8.29%、6.92%、6.32%、10.87%、9.88%。也就是說,除了日圓兌美元升值小於人民幣,及加拿大元兌美元升幅與人民幣基本持平外,其他貨幣兌美元升幅都大於人民幣。所以,2017年人民幣兌美元的升值,很大程度與中國政府應對美元的可能升值卻反之十分弱勢有關。

2017年初,聯儲局的貨幣政策正常化(加息及縮表)思路十分明朗,加上美國經濟開始復甦及市場期望總統特朗普稅務改革政策將刺激經濟增長,市場基本上預期2017年美滙指數將走強。如美元強勢,那麼人民幣兌美元又可能進入貶值通道,這可能引發大量資金流出中國。為應對這可能性,中國政府加強了對內地資金流出的管理,甚至叫停內地一些企業到海外併購的項目,以準備可能出現的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

加息縮表若超預期 美元將升

但市場預期的情況並沒出現,在特朗普放棄強勢美元等因素作用下,美元滙率不僅沒有強勢上升,反之兌非美元全面貶值。2017年美滙指數貶值達10%以上。所以,2018年人民幣兌美元滙率,盡管從整個基本面來說(比如中國經濟增長態勢及政府維持人民幣滙率穩定的決心等)人民幣基本上結束了2015年8.11滙改以來單邊貶值態勢,但其核心仍然是看美元在2018年會不會再貶值?

如美元延續2017年貶勢,人民幣兌美元升值會繼續。但2018年美元是否會繼續貶值,是不確定的。因為2018年儲局會保持貨幣政策正常化態勢(如加息及縮表),且2018年美元加息次數及縮表速度可能會比市場預期要多和更快。

因為特朗普稅改短期刺激很快就會顯現,已全面復甦的美國經濟可能會比市場預期好,加上2017年隨着美元弱勢後的全球大宗商品價格全面上漲,特別是原油價格上漲,物價水平全面上升可能捲土重來,這都成為儲局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重要考量因素。

如2018年儲局加息次數增加及縮表速度加快,或如有人預測新一全球金融危機可能會在2018年爆發,國際資金大量回流美國又會成一種趨勢,2018年美元滙率全面弱勢的態勢便不會重演;反之,美滙指數或將全面上升。

人幣升值礙出口 貶值恐走資

如2018年美滙上升,或兌非美元全面升值,人民幣貶值概率將大增,當然這也是不確定的。因為人民幣滙率市場化程度還較低,2018年人民幣滙率如何變化,還要看中國政府態度。在當前人民幣滙率市場化程度較低下,要找一種人民幣市場均衡滙率是不可能的。政府只能按照整個市場形勢及國家經濟發展之需要來主動引導人民幣滙率走勢。

就中國現實來說,維持人民幣滙率基本穩定及雙向波動的適當彈性,應該是2018年人民幣滙率的基調。從2017年人民幣滙率的情況看,盡管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了6.72%,但對於CFETS人民幣滙率指數卻是相當穩定的。2017年12月29日,CFETS人民幣滙率指數為94.85,較2016年末大體持平,略漲0.02%;參考國際清算銀行(BIS)貨幣籃子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的人民幣滙率指數分別為95.93和95.99,分別較2016年末下跌0.32%和上漲0.51%。2017年全年CFETS人民幣滙率指數的年化波動率為2.61%,低於人民幣兌美元滙率中間價3.12%的年化波動率。也就是說,2017年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滙率保持了基本穩定。

人民幣既不可過度升值,因為人民幣過度升值,將對中國的出口會造成較大影響,因為當前中國出口商品利潤水平低,加上東南亞國家激烈競爭,這會使中國政府非常關注升值對出口影響。經濟及出口增長強勢條件的情況下更是如此。人民幣也不可過度貶值,因為人民幣的過度貶值不僅會造成資金流出,而且會影響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及中國的國際發展戰略,減弱國際資金進入中國市場的願望。2015年滙改後,人民幣單邊貶值所導致的國際化受阻非常明顯。

人幣雙向波動穩定 有利經改

所以,2018年人民幣滙率更需要的是在雙向波動中維持穩定。因為基本穩定、雙向波動的人民幣無論是對中國經濟改革及發展,還是對加快中國對外開放步伐、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都是最合理的選擇。只有這樣才有利於預防企業的從眾行為及防止滙率風險的錯配,有利於預防資金大規模的跨境流動。

要做到這點,中國還得加快人民幣滙率制度改革步伐,完善人民幣滙率市場化的形成機制,並讓人行逐漸退出常態化的外滙干預的市場。

人民幣滙率今年更需要在雙向波動中維持穩定,因為這對中國經濟改革及發展,還是對加快中國對外開放步伐、加快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都是最合理的選擇。(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