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C
香港時間:2018723日 (一) 21:40

馬克龍訪華 中法交流豈止經貿

評論版 2018/01/12

分享:

2018年起首,中國對外工作的大事,乃接待法國總統馬克龍伉儷來華作國事訪問。誠如敝欄過去一年所論,2017、18年前後,當屬歐洲政壇變動年。

綜合而言,英國首相文翠珊抵擋得了在野工黨極左領袖科爾賓的進逼,卻不一定有足夠政治能量,來整合保守黨內各派;脫歐公投塵埃落定之後,原倫敦市長晉身內閣,無論居於何位,對文翠珊而言都屬阻力大於助力。文翠珊要成為繼戴卓爾夫人後第二位「鐵娘子」,「非不為也,實不能也」。

默克爾或被逼宮 馬克龍作華橋樑

另一邊廂,早在德國大選之前,筆者就相信,默克爾繼續領導內閣、打破冷戰結束後最長總理任期並無懸念;並指出,無論在選戰中、還是政爭上,左翼陣營,包括原歐盟領袖領導的社會黨,都欠缺足夠的個人威望和政策主張,來對基民盟、基社盟取而代之。然則,默克爾的境況,卻不會大異於文翠珊;前者更有「貝理雅化」的危機——為了挽救黨的前景,有可能在總理任期內被實力派逼宮、最終黯然下台。

相對地,馬克龍面前的政途,固然仍屬多變;法國政壇,尤其是新型「左——中——右」格局將何去何從,實無前例可鑑。然則,無論是受到「雙首長制」、又稱「半總統制」的保障;還是「前進共和黨」眼前聲望所支撑,更年輕、更具活力的馬克龍,都有着較為明朗的前景。比起薩爾科齊、奧朗德年代,北京更重視和巴黎的互動,其實是看重了這位自拿破崙以降,最年輕的法蘭西元首,將成為「中—歐」之間最重要的橋樑。

這種橋樑的獨特,其一來自二戰以後的「戴高樂主義」,具有鮮明「實用主義色彩」的「獨立自主外交路向」——並不總是隨着美、英的指揮棒起舞。其次,就是政經、科研以外的傳統文化交流。法國在這方面的優勢,雖然並不一定得與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的中國並駕齊驅;然而,明顯擔當着美、英不可擔當的「歐——亞」文藝橋頭堡的角色。

重視一帶一路 重實利也重文化

亦因此,中、法雙方刻意加大馬克龍一行在古都西安的行程,以凸顯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倡議,有着深厚的歷史、文化元素。事實上,馬克龍抵埗後,亦充分發揮、強調了這一點。未來,如果透過藝術、教育交流,來改善中、法民眾,尤其是年輕人對彼此的文化觀感,將直接決定歐、亞之間的心理距離。

就此而言,習近平和馬克龍心中,中、法在「一帶一路」的對接,就不會局限於實利層面。

作為西方新一代政治明星,馬克龍對此亦相當敏銳,指出西安將於2019年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屆時,法方亦必有更積極的參與。

值得注意者,2017年9月,中國主導的博鰲論壇,正是在巴黎舉行了「一帶一路」亞歐戰略對接主題會議;馬克龍與中方人員會面時,也強調了該構想在政經以外的文化意義。

當然,法國人再優雅,也沒有純粹高談闊論的興致;此次訪華也直言法中貿易逆差不斷擴大的問題。限於國力,馬克龍當然無法像特朗普般,明示暗示以制裁相要脅。反而主張中國增加對法投資,以平衡貿易之餘,也為法國本土創造更多職位。畢竟,過去10餘年來,隨着金融、科技、通訊等新經濟抬頭,法國景氣漸見起色;然則,該國年輕人,尤其是移民第二、第三代的就業率,一直在發達國家中墊底。假如中國企業,尤其是不涉戰略產業的民企大舉開拓當地生產、營銷基地,倒也是針對該國經濟痼疾而發。

加大對華出口 解決貿易失衡

除此以外,中國降低消費稅、入口稅,放寬民用品入口門檻,也有利於法國品牌,尤其是生活產品、奢侈品對華輸出。也是從積極面——加大對華出口、而非強壓中國進口,來解決貿易失衡問題。

未來,像中、法聯手營建英國核電廠一樣,彼此透過新模式作深度合作,以拓展國際市場,必然知易行難,勢將受到諸多合理、不合理政經因素所制約;可是,馬克龍、習近平都透過這次國事訪問,確定中、法在「全球化」當中,尤其是尖端科技輸出方面的戰略合作,始終是利多於弊。而中、法關係會否更上層樓,便待看習近平的回訪巴黎了。

2018年起首,中國對外工作的大事,乃接待法國總統馬克龍(左)來華作國事訪問。圖為馬克龍偕夫人同遊北京故宮。(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