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電子支付非落後 接軌內地須誘因

評論版 2018/01/17

分享:

有人說,香港的電子支付很落後,比對內地最少落後了4、5年以上。但這觀點,可能不充分了解香港實質情況。

香港的電子支付(Electronic Payment)並不落後,人們亦習慣使用電子支付;問題是電子支付的其中一種方式——移動支付(Mobile Payment),香港應用就較為落後。要了解香港在移動支付的發展,便先要知道電子支付的過去、現在及未來。

港不落後 6成交易涉電子支付

電子支付模式可分為3個種類:分別是過去式、現在式及未來式(見表)。一個商品或服務的交易會牽涉兩個程序:(a)價格決定及(b)結算。而支付就屬於結算那部分。

以現在式來說,傳統方式是支付現金,而現金的使用,就是以法定貨幣來支持。商家不可以拒絕收取港幣現鈔。而除了現金,銀行戶口即時轉帳,亦屬於現在式。香港使用的EPS(易辦事)或Debit Card(如銀聯)就屬此類。即在商品交易當時,直接使用電子支付模式,去完成交易。

未來式的支付模式,香港亦很流行。即所謂為「先使未來錢」,信用卡就是這種未來式支付的樣辦。消費者使用信用卡消費,先享受了產品或服務,而付款會在信用卡帳單到期才繳付。這種模式多在已發展國家或地區中使用。香港作為已發展地區也普遍使用。

使用信用卡付款,主要考慮是持卡人的信用問題。發卡機構要有持卡人的信貸紀錄,才能給予持卡人一個合適信貸額。而當中要依賴當地的金融基建,如個人的信貸紀錄資料庫。這基建較易在已發展國家或地區找到,而發展中國家的使用度則較低。

過去式的就有預付卡,如香港的八達通,像錢包一樣,用家首先要把錢放在錢包內,再把錢包拿出街。消費時就可把錢包的錢拿出來使用。最多能使多少錢,就要看「錢包內有多少錢」。這種預付卡模式又稱為電子錢包(Digital Wallet)。八達通最初的應用,是用來支付交通費用。主要目的是取代零錢。

八達通便捷省時 更勝移動支付

在回歸之前,那個年代內地興起收藏港英年代硬幣,令香港出現「散紙荒」,市場缺乏硬幣供應。八達通的出現,確實解決了當年散紙荒的問題。及後,八達通的應用,由交通運輸轉至其他消費範疇,成為香港市民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如遺失沒有登記的八達通,與遺失錢包一樣,會有所損失,在八達通內的錢沒法取回。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據統計大約6成以上的交易,都是以電子支付方式進行,其中以八達通、EPS及信用卡為主。過往的交易,多以刷卡式(EPS、信用卡)或拍卡式(八達通)進行。一般市民的錢包會有多張卡在內,包括八達通、銀行卡(用來使用EPS)及信用卡。而商户通常最少要兩部讀卡機,一部八達通,另一部用EPS及信用卡。香港居民較少使用的,是移動支付(即使用智能電話)。

較少使用移動支付是否等於落後?這要與港人支付習慣說起。對於忙碌的港人來說,能節省時間是相當重要,而支付的方式,就是愈簡單愈快愈好。對商戶而言,因舖租貴,同樣的舖能做多些生意宗數,每單交易時間愈短,就愈好。以非接觸式的八達通交易時間最快。

以坐小巴為例,站頭小巴通常坐滿客就開車,利用八達通拍卡,每宗交易可能需時零點幾秒。小巴滿客開車,全程可能只需10多秒就可出車。如採用二維碼(QR Code)移動支付方式,所需時間會長很多,假如要刷卡,所需時間更長!又如早上上班繁忙時間,如要到便利店買報紙,又或者到餅店買早餐,使用八達通都節省很多時間。如不採用八達通,甚至會被後來的排隊等待者「眼矋矋」呢!香港市民用了八達通20多年,要他們即時更改另一交易模式,未必容易。

移動支付「現在式」 港未普及

香港又是否沒有使用移動支付?答案又不是,最少筆者也時常使用Apple Pay這類移動支付方式。以Apple Pay為例,它其實是把「未來式」的信用卡捆綁在手機上,由一張實體信用卡,變成手機上的一個App。現在4G網絡的基礎,要與金融機構連綫並不是問題。過往實體信用卡多用簽名來辨識卡主,使用生物認證的手機,例如用指模或人臉識別,信用卡的使用就更加安全。利用Apple Pay這類的服務,便可一次性把多張信用卡捆綁在手機之上,而消費之時,不再需要有實體信用卡,減少信用卡資料被盜取的機會。

香港居民較少使用的,其實是支付寶及微信支付這些內地流行的移動支付。這模式能提供「過去式」及「現在式」的移動支出模式。以「過去式」為例,就是電子錢包,而服務提供者,在香港要有金管局發出的SVF(Stored Value Facility,儲值支付工具)牌照。當然支付寶及微信支付也有SVF牌照。

以支付寶為例,智能手機內藏NFC(近場通訊)晶片,就能成為一個電子錢包。用戶可用手機把錢儲存,透過銀行戶口、信用卡或直接到便利店充值。充值方式就如八達通,只不過用起來是通過二維碼(QR Code)方式。畢竟商戶使用八達通,一定要有讀卡機,而這本身對於商戶已有成本負擔。但使用二維碼,只需要手機屏幕能顯示二維碼,讀碼時只需使用手機鏡頭便可。那麼使用二維碼方案,可把錢做到機過機(P2P),大大方便了人們間的小額轉帳。例如夾錢食飯及派紅包,內地的移動支付模式在這方面確有其優勢。

而移動支付的「現在式」,就是把銀行戶口捆綁在移動支付戶口。其中困難是怎保障銀行户口不被盜用,且不被不法分子用來進行洗黑錢活動。內地考慮到此,移動支付法規要採取實名制,把個人資料、電話、銀行戶口捆綁一起。但香港因有保障個人私隱條例,要把這些資料,交由非金融機構確有難度。所以現時香港的移動支付服務,暫未能捆綁銀行戶口。

檢討監管及應用 便利訪客消費

香港應否與內地的支付平台接軌?相信這是大勢所趨,每年有數千萬內地遊客訪港、消費,如我們能提供支付方便,那是實務的做法。而港人應否使用內地的移動支付模式?便要從兩方面考慮。

1)香港的法例及監管模式能否與內地移動支付模式相配合?如有需要,是否應更新或修訂相關法例,又或更新監管方式?

2)其次在應用方面,又有沒有劃一標準。如香港在二維碼上的應用相對落後,不普遍,這與市民普及認識不足有關。但智能手機應用二維碼,應用範圍其實不限移動支付;移動支付中使用的二維碼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讓市民習慣二維碼應用,好讓香港發展成一個智慧城市。而背後工作,是該怎樣統一香港應用的二維碼標準?

至於港人會否多些用移動支付,這是市民個人自由及選擇。如果使用移動支付,比起使用八達通或EPS好,市民自然會採用,這牽涉到市民會否更改支付習慣問題。但倘若有些外力因素影響,會有助市民改變習慣的,例如像內地一樣,由移動支付商送紅包;又或使用移動支付會有折扣或現金回贈,相信有助改變香港移動支付生態。(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香港電子支付並不落後,人們亦習慣使用電子支付;問題是電子支付的其中一種方式——移動支付,本地應用就較為落後。(資料圖片)

撰文 : 麥萃才 香港浸會大學財務及決策系副教授

欄名 : 科網神話再現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