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內外受困 將「嫉俄如仇」?

評論版 2018/01/19

分享:

蘋果企業宣布將海外資金大舉調回美國本土,據信達逾2,000億美元之譜,比早前環球金融機構預估值還要高,貼近蘋金境外現金之總額;此或足以說明,「特朗普稅改」雖有劫貧濟富之嫌,卻着實有利國際資金回籠,進一步改善其國內投資、就業及發展狀況。

稅改助投資就業 利實體經濟

面對美國的政爭與經濟前景,特朗普團隊果真如「冰與火之歌」。在特朗普治下,尤其是美聯儲主席換人之後,美國行將步上「寬鬆稅務政策」,配合「謹慎貨幣政策」的新路向。溫和而有序加息,既有利管控通貨膨脹;再用可預期的中低度通脹率,來保持、而非過度刺激消費。此一局面有利於社會基層,尤其在大中城市從事低技術服務業者維持生計,又不至於明顯加重企業和社福負擔。

當世界逐步告別「廉價美元」時代,穩定上揚的美元,固然有利於華爾街的再起。長遠而言,紐約的金融業、銀行業,都會因為美元回復常規水平息口,而獲得可持續發展。海外資金,無論是由美國企業還是國際投資者持有,純粹因為美元上升而流入金融市場、或轉化為其他型式的中短期投資,終究會加速新一輪資產泡沫的形成。為此,特朗普透過大減企業稅,盡量收窄投機性收益和投資性收益的稅賦差距,自然有利於實體經濟,包括新科技、新產業的發展。蘋果將海量資金調回美國,究竟是春江水暖鴨先知,還是單獨事例,固尚待觀察;然則,觀乎共和黨傳統票源,以及特朗普團隊的組成和思維慣性,減稅既為了平衡「強美元」的副作用,又意圖將資金導向實體經濟的戰略判斷,應當八九不離十。

就此而言,早前美國主流媒體和知識階層,對特朗普稅改一面倒劣評,指其短視、不公義,筆者向以為失諸片面。愚以為,在10到20個月內,美國的證券市場、商品及物業價格都不會大幅波動或下調;一些科網股、新產業和軍工企業,甚至有重上歷史高位的可能。

通俄門調查 處理中東受掣肘

敝欄相信,在特朗普就任滿兩年前後的中期選舉,國內經濟表現不見得會拖共和黨選情的後腿;問題還在於特朗普與俄國相關的連串醜聞與爭端之上。共和黨總統內政內行、外交外行的短板,會否在特朗普身上尤其嚴重地浮現,遂成為其就任將滿一年之際,各界的焦點。

原任特朗普競選團隊軍師的白宮前高級戰略顧問班農,本周二出席美國國會的聽證會。而早前特朗普就曾因班農受訪,在書中披露疑似通俄一事,而展開網上罵戰。此後,班農又可能接受美國司法部特別調查組傳召,正式以證人或其他身份,協助查證總統本人及其家庭,有否「裏通外國」的問題。

「通俄門」的調查,讓特朗普在處理中東問題,尤其是伊朗核問題時,尤為進退失據。一方面,不只中國,連德、法、英三國都反對華府單方面增刪「伊朗核協議」,也不支持特朗普希望祭出的新一輪制裁。假如特朗普為穩定沙特、以色列的支持,而執意重啟對伊朗的外交戰、經濟戰、情報戰,甚或軍事冷戰;除進一步破壞與西歐盟友的互信外,也增大了俄軍在「後達伊沙」﹙DAESH,又稱伊斯蘭國﹚時代,繼續鎮守敘利亞、伊拉克等什葉國家,強化與伊朗戰略合作的空間。

簡言之,特朗普若遵守核協議,經濟、技術,以及外交制裁得到放寬的伊朗,其國力、軍力、區域影響力,勢必在未來數年內得以改觀,在中長期恢復到伊斯蘭共和革命前的地區領袖水平亦非不可能。如若特朗普改取強硬路綫,固然得以重新抑制伊朗勢力的擴展,卻導致德黑蘭更離不開普京的支持。

如今特朗普、蒂勒森都公開讚揚中國在朝鮮核問題上的努力和誠意,縱然還期待北京更多貢獻;作為對照,卻明言莫斯科在公海上偷偷向金正恩運油,無疑抵銷了中方所作的能源禁運力度。反映不止針對伊朗核問題,那怕在朝鮮核問題上,特朗普、蒂勒森聯同國防部長馬蒂斯,都視中國為第一合作對象,俄羅斯才是第一競爭對手。

俄輸朝武器 才是美第一對手

最嚴重的問題並不在於燃料,而是戰略武器的構成。朝鮮的核技術可自行開發,但製成氫彈和洲際導彈,卻需要外援。過去數年來,西方戰略智庫和情報分析機構,憑藉朝鮮相關試驗的技術細節、軍備的外形特徵、三維數據,相信其參考對象是冷戰後期蘇聯研發、生產和裝備的潛射彈道導彈。西方推測固然不能簡單地目為事實,然則,早在今年被揭發偷運能源之前,美方研究機構就認定莫斯科,而非北京,才是破壞制裁、包括尖端技術制裁的元兇。

相比起中國眼前的國際地位、對美關係和安全考慮,向平壤走私原油、核技術、導彈技術,以換取有限經濟回報,對北京而言,根本是「贏粒糖、輸間廠」的蠢事。但從金錢收益角度來,與平壤秘密交易,對陷於財困的俄國卻有吸引力。此外,俄羅斯近年雖意圖發展遠東及西伯利亞;其核心地區始終在烏拉爾山以東、「莫斯科—聖彼德堡—克里米亞」一綫。當「中—美—日」因朝、韓問題而對峙,或多或少會減輕北約自烏克蘭、黑海一綫,對莫斯科施加的壓力。

如今,面對美國國會及司法部傳召班農,「通俄門」聽證及調查漸入核心階段,特朗普會趁機向普京發難,以朝鮮核問題、伊朗核問題,與俄國硬拼,表明自身「嫉俄如仇」嗎?或許,普京就是特朗普政治生命當中遇上的第一猛虎;如今,果真上得虎背難下來了。

面對美國國會及司法部傳召白宮前高級戰略顧問班農,通俄調查漸入核心階段,美國總統特朗普(圖)會否趁機向普京發難惹關注。(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