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僭建風波 泛民補選彈藥

評論版 2018/01/23

分享: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僭建新聞,燃燒至今總算可以來一個階段性總結,原因有二:

其一,是鄭若驊選擇在周日接受其首個專訪,但不出席昨日立法會司法事務委員會會議,而承諾到2月26日才到議會——換言之,政府內部已確立以「拖字訣」作為對今次危機的總體應對策略,因此暫時亦不會有新進展;其二,立法會作為監督政府的主要機關,當中各黨派已就此事表明立場,故短期內也不會出現「跟車太貼」而需要急轉彎的狀況。

許多輿論至今仍不斷說:「鄭若驊早就應承認自己有錯,便可大事化小,盡快了事。」事實上,5年半前高永文上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第3天,便因為爽快地承認疏忽再道歉,傳媒翌日已沒有跟進。

然而,從解困新聞學角度看,還用這種角度談鄭若驊如何處理事件,根本毫無意義——畢竟歷史不能改變,既已錯失打造至為關鍵的第一印象之良機,如今才事後孔明,純粹浪費時間。

低調不斷道歉 鄭爭時間策略

本地問責官員接受傳媒「火的洗禮」,然後成功翻身的例子,當數葉劉淑儀和馬時亨。前者主要靠放下身段參與地區直選,透過選民授權來變火鳳凰,但今日的律政司司長卻用不上這一招。倒是後者馬時亨的經歷,頗有參考價值。

2002年7月下旬,馬時亨才上任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3個半星期,便發生了「仙股事件」——港交所因發表建議細價股在特定情況下被除牌的諮詢文件,引致259間公司的股價翌日下挫,部分跌幅逾3成,估計一日內蒸發至少100億元市值。

當時馬時亨於立法會的特別會議上之解釋,原來也是「沒有時間」、「太忙沒有看清楚相關文件」,也就是跟鄭若驊就僭建問題的答法一樣。輿論當然不接受如此回應,最終馬時亨的解圍方法,是待事件發生近兩個月後,向公眾作90度鞠躬道歉。此後馬時亨民望不斷攀升,是極少數經歷危機後,支持率可重回50%以上的問責官員。

很明顯,鄭若驊現時的策略是爭取時間,希望在2月26日她首度到立法會作正式發言前,不再出甚麼亂子,期望到時公眾相對冷靜下來之後,能夠接受她在這段期間持續道歉,再重新出發。

事實上,由現在到2月底這段時間,特首將在1月31日到立法會接受質詢,也就是特首決定把自己的民望押上,縱使還有關於鄭若驊的提問,她也會代為解答。即使萬一鄭若驊有何出錯,2月28日也會公布今屆政府的首份財政預算案,肯定會分散公眾注意力,加上到時也是3月11日立法會補選的最後拉票階段,傳媒亦難以全力聚焦律政司司長的僭建問題。

預算案籌碼 跟政府討價還價

當然,政府的如意算盤能否打得響,還視乎反對派議員會不會主動繼續窮追猛打:至目前為止,民主派大多數人並沒有高呼「鄭若驊下台」,這一方面可能是擔心律政司司長的繼任人立場或許更強硬並更難纏,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鄭若驊為非建制派在3月的補選提供了充足彈藥,是故他們寧可暫時留住這位律政司司長來「慢煮」——畢竟現時正是財政預算案的諮詢期,不同黨派大可以透過聲稱會採用哪種程度的手段來炮製鄭若驊,來跟政府討價還價——現屆政府正值上任之初,且庫房也充裕,兼盈餘必定較預期為高,所以政府想滿足不同政黨的需求,其實的確有很大空間。

執筆之時,姚松炎已報名參選九龍西補選(註:執筆之時,同樣參加九龍西補選並報名的尚有民建聯鄭泳舜),至於會否被取消資格則尚未可料。

但不論結果如何,現時民主派內的互相攻擊、各自謀算,已經相當不堪入目——明明根據初選機制協議由馮檢基頂上,但他本人最終也抵不住壓力而放棄當Plan B,因為實在有大量泛民支持者認為不應按既定規矩辦事,也有指參加初選的選民許多也不知會由第二名遞補,所以原來選定的Plan B不算數。

誰是初選Plan B 民主派現亂局

最離譜的是不同黨派人士陸續提出其他產生Plan B的方式和人選,從意義上看,這些突然提出來的修訂版Plan B,根本就是「政治僭建」:在現存認可的機制上,加入未經批准的額外安排,而純粹是為了個別黨派一己的方便,去擴大其政治空間。

用以上角度推論,則非建制派在今年3月的補選,如果全力攻擊官員不守規矩,倒反過來彰顯民主派在初選後所出現的大亂局,對於「誰是Plan B」出爾反爾的這個過程,只會凸顯非建制派內眾人如何各懷鬼胎。

因此,他們何不以「為弱勢成功爭取」作其主要策略,透過展現泛民也可為自己支持者在財政預算案上爭取更多,而不讓建制派予取予攜,理論上會有更佳的政治宣傳效果。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現時的策略是爭取時間應對僭建事件,待公眾冷靜下來,再重整旗鼓。(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