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性的青蛙

副刊版 2018/02/06

分享:

還真要說一下《旅行青蛙》在中國為何會那麼火爆流行。我歸納了幾個用戶特徵及玩法習慣。

首先,這必然是個女玩家的遊戲,那些男玩家,大抵都是被女生迫着來玩(否則沒話題)或是那些想要研究一下流行文化的老頭(像我)。

不僅是女生佔絕大多數,還要是各階層女生都有。○○後或九○後會被它的萌樣吸引,但身邊較多的八○後,我發現她們是代入了一種當媽媽的角色。當然,養一隻青蛙,比養一個真的孩子,容易得多。但那份操心,孩子離家後不知何時歸返的心情,大抵同出一轍。可是呢,這其實又不是那麼緊張,因為它畢竟只是個app內的遊戲,牠出去遊蕩,不會真的餓死或出意外。相反,更會在你差不多要忘記牠時,出其不意,寄回明信片。它迎合了去年底,中國社會流行討論的佛系生活方式。就是說,通俗而言,是相對無求、不勉強、少慾念、不期待、甚麼都行、沒關係。

過往玩遊戲,要執着過關、取分、拿牌、升級、打爆機。但現在,沒有關要闖啊!也不會有終極的大boss要打。這就是坊間出現的廉價佛性情懷,當然也是因為之前幾年的急促發展和追趕,令人都麻木厭倦了。又一次物極必反。

所以,在中國,這青蛙遊戲的火紅帶有它較獨特的社會原因,它既迎合了這一波的返璞歸真生活潮流,但又同樣結合了中國氾濫的社交轉發分享曬帖文化。同時切合了女性在遊戲中尋找的母性滿足。有孩子的媽,覺得這蛙沒那麼煩。沒孩子的女生,過程中有模擬當媽的樂趣與焦心。

更多男生則覺得自己原來是一隻蛙。每次出行前,都由老婆女友阿媽打點大小行裝,分別只是,他們不會寄回明信片。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