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不夠「大」 中小企怎分羹?

評論版 2018/02/09

分享:

談及大數據經濟,私隱問題從來形影不離。美國有專門從事個人數據收集業務的數據中介商,引發監管爭議。

雖然香港的個人資料私隱受法例保障,若未經同意,即使是公開資料也不能被隨意使用或買賣,數據中介市場相信不大,但這也可能反映只有會員基礎龐大的連鎖集團,才較有條件藉大數據圖利。

政府擬牽頭 設中央個人資料庫

中小企要在大數據時代分一杯羹,是否無從入手?在顧及私隱的前提下促進個人資料的整合,是否可能?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劉怡翔曾表示,冀能透過促成設立「中央個人資料庫」,供不同金融機構共享客戶資料,令開戶、風險評估和交易的過程更便捷。事實上,亦早有私人公司嗅到商機,金融資訊服務商Kyc.com在2016年將其業務拓展至香港時,業務就包括收集投資經理、法人團體和銀行所需的文檔數據,讓其可重複使用,簡化確認客戶身份時的流程。

讓數據集中,不止能方便評估風險、簡化流程,還有助預測顧客喜好,從而開發產品和服務。不過,對比起Google和Facebook等擁有數以億計的用戶資料,很多公司擁有的所謂「大數據」,其實一點也不「大」。因此,如果有第三方機構負責整合各機構持有的數據,再供各方使用,對中小企無疑是好消息。

美國的數據中介行業,正好反映商界對個人數據整合的需求。當地的數據中介商會致力將零散小數據整合成為具使用價值的大數據,包括散見於網上的公開資訊、商店、網頁、各大機構和政府中的消費者數據,並製作成個人數據檔案,以之出售給有需要參考的機構。

港有私隱例保障 數據使用受限

有關做法自然惹來爭議。其中一項,就是個人資料整合過程未必經當事人審核及同意,有機會被錯誤歸類,因而受到不合理對待。一名美國人就因為與另一罪犯同名及同日出世,一度被數據中介商混淆身份,致其應徵工作時處處碰壁,亦影響到其申請房屋資助。

在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就《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指出,「除非得到資料當事人自願和明確的同意,個人資料只限用於收集時述明的目的或直接相關的目的」。在2016年,就有理財顧問因透過公開的政府電話簿,致電相關工作人員向其推銷產品,而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在法例的嚴格保障下,除非有大量市民願意提供資料,否則美式數據中介商在本地的生存空間,相信不大。

要注意的是,當數據可用範圍受到不同形式的規管,「大數據」的來源也會因規管而變得選擇更少。根據香港生產力促進局(生產力局)轄下中小企一站通的介紹,大數據主要有4種來源,分別是:

大企競爭佔優 仍依賴內部數據

一、企業智能設備產生的內部數據,如機器耗電量;

二、互聯網公開數據或行業共享數據,如政府數據;

三、社交平台數據;及

四、企業現有數據庫,如銷售和庫存數據。

在上述4種數據來源當中,智能設備不涉客戶數據,至於公開數據和社交平台數據,則不能被一般企業任意運用。因此,本地企業除了內部客戶銷售數據,其實並不容易開拓其他數據來源。生產力局在2016年曾就本地零售界的大數據應用情況,以電話訪問了400間企業,並與10間大型零售商進行深入訪談。結果發現認識大數據的中小企中,只有8%曾經應用。大企業情況較好,當中認識大數據的受訪者,有27%已經在應用大數據。但即使是應用程度較高的大企業,其數據來源仍然依賴企業內部。

不過,由規模夠大的公司所發展的網上購物平台,其內部數據仍有一定參考價值。舉例來說,本地大型連鎖集團屈臣氏,就是透過會員計劃收集全球逾億顧客的購物紀錄,從而分析其消費模式,用以促銷。為了進一步發掘數據價值,屈臣氏去年更宣布計劃投資5.4億元,引加拿大零售數據分析平台Rubikloud為臂助,望提高自身數據分析效率。

擁數據強者愈強 個人資訊可售?

數據得來不易,要有效分析數據的成本,同樣不菲。在此情況下,本地中小企不論是客戶規模,還是數據分析的經驗與能力,恐怕難以與大企業相提並論。大數據會否造成強者愈強,拉闊企業間的「貧富懸殊」,是未來需要關注的議題。

一般消費者當然不會為了成全中小企,而犧牲個人私隱。不過,當數據確實「有價」,政府和社會各界又逐步建立各類型的中央資料庫,市民日後是否可以明碼實價,向各資料庫出售或出租個人數據資料,同時讓企業有多一種途徑獲得市場數據,利便發展,亦未可知。

數據得來不易,要有效分析數據的成本,同樣不菲;數據會否拉闊企業間的「貧富懸殊」,是未來需要關注的議題。圖為內地一名員工登入大數據解決方案提供商網站。(新華社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