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9°C
香港時間:2018720日 (五) 21:58

【書展限定】即場訂閱hket電子版,低至85折及豐富禮品(Hall 1A-E07)

防金融風險 內地控信貸未到位

評論版 2018/02/22

分享:

無論是人民銀行今年工作會議,還是最近公布的《2017年第四季貨幣政策執行報告》,2018年貨幣政策的進路基本是保持貨幣政策穩健中性,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綜合運用價、量工具和宏觀審慎政策,加強預調微調,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把握好穩增長、去槓桿、防風險之間的平衡,以此促進金融與實體經濟、房地產、金融體系的良性循環。重點是通過貨幣政策來保證經濟增長。

但如金融體系不穩定、風險很高,要實現經濟穩增長幾乎不可能。這就是為何政府一直強調防範及化解金融風險。那麼如何才能防範及化解內地金融體系的系統性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底綫?第一大事就是控制信貸過度擴張。

非用於實體經濟 反推高房價

甚麼是信貸過度擴張?無論是歐美發達市場經濟國家,還是中國等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盡管都在設計各種宏觀調控審慎政策,卻無法對甚麼是系統性風險或信貸過度擴張的邊界給出一個量化的模型或規定。但導致系統性風險最為核心的問題就是信貸過度擴張,而不是用於實體經濟投資,只不斷把資產價格推高,造成泡沫,導致金融市場失衡及系統性風險快速傳染。

在上述意義上,分析2月12日人行公布的數據,就能知道當前中國金融市場是在加槓桿還是在去槓桿,中國金融去槓桿的速度在放緩還是加快。

2月12日,人行公布的金融數據,最為耀眼的是1月份新增貸款達到2.9萬億元(人民幣,下同),遠比市場預期的2.05萬億元多,與2017年1月份相比多增8,670億元,按年增幅43%,創信貸單月增長最高水平。不過,整個社會融資規模則因銀行表外業務萎縮或影子銀行治理,僅增加3.06萬億元,不及預期的3.15萬億元,而與2017年3.74萬億元相比,少增6,800億元。

2018年1月份的信貸增長創歷史水平,有銀行業務由表外移回到表內併表的問題,即與影子銀行相關的委託貸款、信託貸款等全面減少,政府對影子銀行的治理初見成效。而從廣義信貸來說,1月份減少近7,000多億元(不過,今年1月份的未兌現的銀行滙票減少4,700億元及股權融資減少1,100億元),中國金融體系基本上是在去槓桿,但力度不大。

借消費信貸購房 短期貸款飈

1月份銀行信貸增長創歷史最高水平,也有信貸強勁增加的問題。比如住戶貸款由2017年1月份的7,521億元增加2018年1月份的9,016億元,按年增長達20%,多增1,495億元。內地居民的融資槓桿不是在降低,而是在快速增長。這與影子銀行收縮無關。

還有,盡管住戶的中長期貸款由2017年的6,293億元減少到5,910億元,按年少增383億元,但住戶的短期貸款由2017年的1,229億元增長到3,106億元,增加1,877億元,按年增幅達153%,是一個非常罕見的數據。

住戶的中長期貸款盡管按年增長減少,但幅度不大只有6%。同時,與2017年其他月份相比,2018年1月數據也是高的,僅低於2017年1月。中長期貸款按年減少,主要是與房地產調控政策出台有關:政策讓一綫及二綫城市住房銷售急降,信貸增長全面萎縮,特別是作為中長期貸款的住房按揭貸款。但由於三四綫城市沒有出台調控政策,住房銷售仍在增長,這些城市的住房貸款增長趨勢並沒減弱,反之仍在強勁增長。這就是為何不少城市出台房地產調控政策後,整個居民中長期貸款增長的減幅卻十分緩慢的原因。

不過,住戶的短期貸款逾一倍的快速增長,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這不僅按年增加近1,877億元,增幅達1.5倍,也是2017年以來增長最快的一個月,按月增長2,925億元(2017年12月僅增長181億元,主要原因銀行監管與檢查)。

居民融資槓桿 不減緩反加速

短期貸款出現爆發式的增長,這現象非常不正常,顯示內地居民金融加槓桿不僅沒有減緩,反之在加速。

由於受到房地產調控政策限制,那些看到樓市價格還在上漲(2017年全國70個大中城市的房價平均上漲5%以上,估計三四綫城市上漲更快),但受到信貸政策限制不能獲得銀行按揭貸款進入樓市的投資者,開始通過銀行消費信貸等融資方式進入樓市。

目前,2018年1月份住房銷售數據還沒公布,但從房地產上市公司公布的業績看,不少住房銷售在快速增長及創紀錄,銷售情況非常好,這肯定與銀行信貸增長有關。在這種情況下,內地不少城市的房價還會繼續推高。若房價不是繼續上漲,居民是不會通過銀行信貸加槓桿進入樓市。所以,今年中銀監特別強調要防止銀行信貸資金違規進入樓市及降低居民融資槓桿,可能就是針對這點。

總體來看,經過近一年金融整頓,內地影子銀行開始逐漸萎縮,銀行的表外業務逐漸向表內回歸,基本借貸融資開始回到正規的銀行體系,內地金融體系去槓桿有一定的成效,但其重點更多的是強調整頓金融市場亂象、強調金融體系內的良性循環,至於金融如何服務實體經濟、如何去除樓泡則沒有具體政策,特別是沒有結合相應稅收政策來落實。

因為,還有幾個問題沒解決。一是房地產是實體經濟還是金融經濟。按照當前中國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居民購買的住房是投資品,無論是購買第一套住房,還是多套都是以這種方式統計。既然住房是投資品,大量信貸資金流入樓市,當然不是流入實體經濟,而是推高資產價格。

不過,當前中國房地產政策又鼓勵居民購買首套住房,認為首套住房是消費品,所以信貸資金流入房地產是流入實體經濟。也正是這種政策上的混亂,導致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泡沫愈吹愈大。

比如,1月份整個金融體系去槓桿的同時,居民的金融加槓桿不減反在加速,由中長期住房按揭貸款轉向短期消費貸款。而這些貸款可能不是真正用在個人生活消費,而是以投資資金流入樓市。如是者,不僅會把內地樓泡繼續吹大,也會可能如美國次貸一樣,嚴重增加中國金融體系風險。

因城施策 控制貸款規模輕微

二是宏觀審慎政策的核心,是防範及化解系統性風險,盡管其設置指標體系往往會從微觀入手。就目前的「因城施策」宏觀審慎房策而言,是設定規則,以住房按揭貸款的首期及利率進行宏觀審慎管理,但實際上所起作用都是微觀的,整個住戶的貸款規模不僅得不到有效控制,反在快速增長。

所以,要保持貨幣政策的穩健中性,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實現穩增長、去槓桿、防風險之間的平衡,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的雙支柱調控框架的核心,還是在於如何控制信貸的過度擴張,讓信貸流入實體經濟,而不是金融經濟或在金融體系內循環。從1月金融數據看,與這個要求還有一定差距。

內地三四綫城市由於沒有出台調控政策,住房銷售仍在增長,這些城市的住房貸款增長並沒減弱,反之仍在強勁增長,導致整體居民中長期貸款增長減幅緩慢。(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易憲容 青島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