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C
香港時間:2018620日 (三) 22:44

中國修憲及時 習連任利華惠全球

評論版 2018/02/27

分享:

中共建議修憲,把國家正副主席只能連任一次限制取消,並把「習思想」寫入憲法,預計將會在快將召開的全國人大會議中審議通過。這無疑是為習時代奠基,對其重大意義須多了解。

領導連任問題 不應死抱成規

國家主席連任限制在中國政治體制中有重要歷史意義,當年毛澤東時代實際上是行終身制,文革後鄧小平定下限制,目標是防止終身制的延續。由於毛晚年犯了左傾盲動錯誤,設限得到廣泛支持,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有積極的政治革新意義。但隨着國情變化,這應否一成不變卻不無疑問。觀乎西方政制連任多長基本上由民意決定,乃比較理想和靈活的做法:有的只一任甚至不足一任便下台,有的如默克爾卻可多番連任。中國雖非西方,但在連任問題上仍應有更開放的思維,絕不宜死抱成規。

值得參考的為俄國事例。這裏同樣有總統限連任一次的規矩,但普京卻能成功繞過:做了兩任總統後下台,改做兩任總理後再上台任總統,現已接近完成首任,而今年選舉後幾肯定連任。

普京的「變戲法」換位成功,最根本原因是順應民意,即使西方罵他為獨裁者令政治由民主倒退,但也要承認他的穩定高企民意,比幾乎所有西方在位領導都好。

奠長遠基礎 黨內民主化成關鍵

這次中國修憲便避免了「變戲法」的需要。當然從長遠看還要配合政治民主化,特別是在一黨專政體制下,要達到黨內民主化。有人認為放寬連任限制可以,但要加入防終身制條文。這觀點不無道理,但可以稍後進行;因為主席次任到2023年後即使再連任,也提供了至少7年時間可供考慮防止過多連任的問題,例如為爭取連任的年齡設限等。

此外,從中共政制看取消主席連任限制其實是與黨總書記及軍委主席的無限看齊,不會再見如江澤民退任主席後仍留任軍委數年的情況。

過去一年來,在中共籌劃換班之時,便有傳言指習近平將連任兩次到2028年,並引來不少國內外議論,看來修憲便是為此打下法制基礎。最根本的問題是,習的一再連任合適與否,而這要看兩點:一是習本人的領導能力,二是國內外中長期形勢的國情。

習上任5年來,比起之前的無所作為混日子情況確令人耳目一新,最關鍵者是他鐵腕反腐取得成績,令人對共和國重拾信心,之前立國70年而亡(如蘇聯般)的說法甚囂塵上。筆者當時亦深感形勢兇險,卻占得一卦說「中未亡也」意指仍有希望,後果有習上台力挽狂瀾。

習管治強勢 大振內政經濟外交

在經濟上,5年來中國經濟開始由大變強,創造性地提出了供給側為主的改革新路,「一帶一路」的開放新圖,和以「雙創」為本的創新驅動發展模式。中央又及時果斷決策,在特朗普反全球化後接過自貿旗幟,領建新世界秩序,又提出「兩步走」到2050年建成現代化強國宏圖,促圓民族復興之夢,奠盛世之基。

在軍事上則敢於硬碰,當2016年中,美國派雙航母強陣準備入南海搞事之時,即急調三海艦隊過百戰船迎擊,結果嚇退美艦暫保太平。同年末又派遼寧艦繞台開啟武力震懾台獨行動,並為武統做準備。總之,中國確已進入新時代:毛澤東建國,鄧小平富國,習近平強國的發展路徑,已彰彰明甚。

從國情看,中國確有必要通過最高領導再連任來維持穩定及持續堅強有力的管治及決策機制,於2023年換班十分不利,因為:

(一)從發展角度看,在2020年達到全面小康後便要開始走上建設強國之路,再連任可為此提供穩定領導開好個頭。期間中國也要完成由中等轉向高收入國家,深化改革開放和力促自主創新。

(二)從國家統一的角度看,未來三數年間必須解決已拖不下去的兩岸分裂問題,和統不成便要武統,為此絕不能在2023年換班。

倘2023年換班 恐美趁機生事

(三)從國際地緣政爭形勢看,未來十年至為關鍵,乃中美鬥爭生死存亡之秋。美國已出台新冷戰策略,全力遏華死保「一哥」地位,在此時具備強力的長期領導便成為體制優勢,還可免美國借2023換班搞事。前幾年美國便曾指使重量級智庫人物沈大衞攻擊習近平,企業插手並挑撥中共內鬥。

(四)世界正進入巨變轉折點,西方沒落而資本主義面臨空前危機,更要靠中國發揮定海神針作用。正如有外媒評論指出:當美國正老化沒落而歐洲在混日子之時,中國不會在將要勝出的賽事中半途替換騎師。

顯然,中國修憲乃及時理性之舉,對本國及世界均有好處,但西方尤其美國必不會高興。

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以來施政令人耳目一新,最關鍵者是他鐵腕反腐取得成績,令人對國家重拾信心。圖為他早前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春節團拜會發表講話。(中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