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算案500億推創科 怎用得其所?

評論版 2018/03/07

分享:

特首林鄭月娥去年展望香港變成「新矽谷」。今年財政預算案出爐,港府將投放500億元大力推動科技創新業,遠遠超過去年的100億元。這投資值得嗎?怎樣投資才最有效益?

支柱產業放緩 未來產業又缺人

香港的繁榮起步於40、50年代期間。當年企業家和專業人士紛紛從內地來到香港,把高生產力工業的知識帶到本地,推動本地製造業。80年代改革開放後,製造廠商漸漸遷至廣東省,而香港的經濟引擎則轉型為專業服務性行業、金融、旅遊及物流。但這四大行業的增長率已經不如往日。

然而,香港吸納高技能人才的步伐很慢,甚至在97前引起移民潮因而流失人才。今天的香港,在高增長的「未來產業」方面,正面臨嚴重的人力資本短缺。

反之,與香港比鄰的深圳,無論在汽車、機械人學、能源、軟件工程或生物科技等範疇,均吸納大量高技能人才。首屈一指的高科技公司如:騰訊、華為、華大基因、比亞迪和中興,都不約而同在深圳設立總部。

黃金機會不持久 速吸人才科企

由於深圳與中國大陸人口流通,內地優秀的工程科畢業生皆蜂擁而至。因此,從2010年至今,深圳的國內生產總值激增10%,而香港僅微升3%。有分析家預料,在2018年深圳的國內生產總值將躍至3,500億美元,領先香港的3,450億美元。深圳產量超越香港的原因很簡單:創新企業和人才都集中在深圳而非香港。

高科技公司清楚知道成功的不二法門,是聘請能創新的科研人員。為了吸引人才,矽谷的公司不惜提供天價薪酬,且在世界各地開設辦公室。中國的科技公司也開始全球性爭取工程人才;阿里巴巴已在新加坡、以色列、美國和俄羅斯設立研發中心;騰訊和百度在美國西雅圖和加州亦設有辦公室。為迎合市場的急切需求,全球的大學都趕忙擴張其計算機科學、機械人學和數據科學課程。

香港擁有獨一無二的潛能足以吸納中國及全球的卓越人才。香港的優越之處很多,包括國際性文化、開放性、宜居的環境,也包括地理位置臨近廣東省的工廠網絡。世界頂尖的科研人員,特別是其中的海外華裔,只要遇上心儀的就業機會,都樂意來港定居並享受這裏豐富的生活。因此眾多高科技公司,尤其位於深圳的,都願意招募人才並將其帶到香港。隨着其他城市不斷進步,此黃金機會是不會持久;香港必須抓緊機遇。

把香港打造成一個創新樞紐,能帶來廣大市民能夠共享的經濟增長。根據加州柏克萊大學的經濟學者恩里克‧莫雷蒂(Enrico Moretti),在美國,每個新的高科技職位能同時創造5個當地的服務崗位。這些崗位包括律師、會計師、護士、侍應生、木工、髮型師等。錯過黃金機會,只會令香港的步伐更落後於別人。

莫雷蒂在其著作《就業機會的新布局》上寫道:「一少撮的城市擁有『對』的產業和堅固的人力資本根基,這些城市往往能持續吸引質素好的僱員和提供高薪。然而,另一極端是,擁有『錯』的產業和有限的人力資本根基的城市,則永遠困在毫無出路的職業和低薪酬的僵局。」

借鑑矽谷 星羅棋布人才網絡

要了解如何推動創新,可借鑑歷史。矽谷的故事緣於1956年,當年作為其中一位晶體管發明家威廉‧肖克利(William Shockley)被獲頒諾貝爾獎。同年,為了方便照顧病重的母親,他離開新澤西的貝爾實驗所,移居到加州的帕羅奧圖,並說服很多年輕的博士畢業生跟隨他。就這樣,他們創立全球首家矽基半導體公司。1957年,肖克利公司的8位中堅分子離巢,在鄰近創立仙童半導體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s)。隨後的20年,超過65家新企業的僱員網絡可追溯至仙童。仙童的「後裔」就包括世界著名的英特爾(Intel)和超微科技(AMD)這兩大微處理器製造商。肖克利為招募人才所付出的努力,就是矽谷科研人才網絡之起源,這星羅棋布的人才網絡,至今一直推動着三藩市灣區逾半世紀源源不斷的創新科研。

另一矽谷之父是40、50年代在史丹佛大學任職工程學院院長的弗雷德里克‧特曼(Frederick Terman)。特曼是一位傑出的無綫電工程師。在二次大戰時期,他在哈佛大學率領的研究團隊就有850人之多。戰後他回到史丹佛大學,並夢想成立一個創科園區,以作為東岸一眾研究機構的競爭對手。特曼開創性的構想,旨在鼓勵工業領航者和史丹佛大學的學者及其新興企業共謀合作。

特曼說服當時的工業老將包括通用電器(General Electric)、伊士曼柯達(Eastman Kodak)、洛克希德(Lockheed)等把研發團隊設在首個由大學擁有的產業園。同時,他也鼓勵他的老師和學生組織公司,並積極培育他們,當中就有不少企業是由他私人資助。首批矽谷企業如瓦里安聯合(Varian Associates)、利頓(Litton Industries)和惠普(Hewlett Packard)都曾受過他的扶植。憑着特曼鍥而不捨的精神,一個寂寂無聞的角落蛻變成帶領全球的頂尖創新基地。時至今日,史丹佛科研園區的162幢大樓容納140家不同的公司,一共僱用2.3萬名員工。

改善移民稅策 創造科研就業

過去20年來,香港為創科下了不少工夫。香港大灑金錢去興建創科園,政府機構和創投基金均致力於推廣創新。可惜香港還是匱乏創科最關鍵的元素。擬寫初創計劃書、登記公司、開辦公室、籌款等創業活動,並不等於真正的科技創新。誰人都能嘗試創業,但只是像特曼和肖克利這種高瞻遠矚的科研家才能成功創造新產業。

香港創科成敗的關鍵在於吸引創科人才和大企業。要讓香港成為創科樞紐,香港必須為世界頂級水平的科研人才創造就業機會,以吸引他們來港長期定居。若香港能夠吸引大規模的科研機構和企業來香港落戶,因而為高科技知識人士提供安定的職業,真正的創科自然能在本地茁壯成長,為經濟帶來推動力。

港府應積極與當今發展最迅速的高科技公司,例如騰訊、阿里巴巴等合作。政府要了解香港如何改良移民及稅務政策,以說服此等的科技公司前來建立重點研發中心,並藉此在港創造科研就業機會、吸納科研人才。香港得從內地以至世界各地的頂尖學府中招攬出色的專才,目標應是吸收數以萬計的科研人員來港發展。

政府亦應好好探究,怎樣的投資能協助大學吸引世界一流的高科技學術研究員,及怎樣的革新能鼓勵學術界把知識帶進市場。業界和學界的相互促進是創新的重要因素。創科中心往往與鄰近的頂尖研究學府並肩發展。為達至此目標,香港必須研究如何透過改革大學的教育資助及知識轉移政策。

預算算所提及的「科技平台」和落馬洲河套區科技園的發展,都應有助吸引頂尖科研機構與大企業落戶,滙聚頂尖科技人才。但撥錢容易落實難,唯獨當局還須不斷努力,方能令全球最優秀的人才紛至沓來,再創香港輝煌。

(作者王柏林為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博士研究生,畢業於哈佛物理和計算機科學系,曾於三藩市灣區從事大數據研究工作。)

(請【按此】瀏覽更多財政預算案相關文章)

要讓香港成為創科樞紐,香港必須為世界頂級水平的科研人才創造就業機會,以吸引他們來港長期定居。(資料圖片)

撰文 : 王柏林 MIT經濟學研究生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