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享貿易特權 受害論不符實

評論版 2018/03/13

分享:

美國近期推出的關稅措施,在國際上飽受抨擊。總統特朗普一直認為美國是國際貿易的輸家,其龐大的貿易赤字證明美國被貿易夥伴佔便宜。在國際貿易上,美國真的是受害者嗎?

貿赤巨顯消費力高 非被佔便宜

表面上,數據的確顯示美國在國際貿易的表現不理想。美國上一次錄得貿易盈餘,已經要追溯至1975年,至今連續42年錄得赤字,且此趨勢在可預見的將來都難以逆轉。從圖中可見,與龐大的赤字相比,少數年份出現的盈餘顯得微不足道。

一個國家的貿易差額為正數,即出口高於進口,就處於貿易盈餘或順差狀態,反之則被稱作赤字或逆差。無論是哪種稱謂,都彷彿顯示淨出口為正數一定是好事,為負數則是壞事。然而,貿易赤字的本質是一個國家的消費比產出高,換言之,如果沒有國際貿易,現時的貿易赤字國僅憑國內生產力,將無法維持現有的消費水平。

2017年,美國商品貿易赤字為8,112億美元,服務貿易則錄得2,428億美元盈餘,因此貿易赤字為5,684億美元。由於GDP量度的是國內生產總值,這接近5,700億美元的逆差,在GDP總量的統計上是拖累。然而,換個角度分析,則是反映美國去年的實際消費比國內生產能力高出5,700億美元。過去數十年,國際貿易壁壘顯著下降,的確是美國連續42年錄得逆差的其中一個因素。惟正因為有國際貿易的長足發展,美國消費者才能夠享受高於其生產力的消費水平,剛好與「被佔便宜」的控訴相反。

美元地位特殊 抵銷滙率利率影響

當然,貿易赤字並非免費午餐。如果一個國家長年累月進口顯著高於出口,將會對其滙率及利率構成壓力。具體來說,貿易赤字持續高企,往往會導致本國貨幣貶值,以及利率上升。

傳統智慧普遍認為弱勢貨幣對刺激出口有利,但這其實是相當短暫的影響,且有本末倒置之嫌。在中長期,貿易順差是支持滙率的重要因素,只有貿易表現維持良好的國家,才有能力保持滙率穩定。滙市中為數不多的強勢貨幣,例如瑞士法郎、日圓、歐元面世前的德國馬克,以及與美元脫鈎後的人民幣,與瑞士、日本、德國、中國的強勁出口表現密不可分。假若美國是一個普通的經濟體,年復一年的龐大貿赤恐怕早已導致美元大幅貶值、債息上揚。

然而,受惠於美元作為全球首屈一指儲備貨幣的特殊地位,美國近乎完美地躲過了持續巨額貿赤的代價。國際商品普遍以美元計價;美元佔全球外滙儲備超過6成;全球近4成支付用美元交易,而美國國債亦是全球最受追捧、流動性最高的安全資產。因此,貿易盈餘國往往把賺取的大量外滙,重新投入美債或其他美元資產,壓低美國債息。

合作擴自由貿易 各國始能共贏

長期享受高於其國內生產力的消費水平,而毋須過分擔憂對滙率及利率的負面影響,是只有美國才能夠享受的特權。

誠然,如特朗普政府所說,美國事實上是全球主要經濟體中貿易壁壘較少,貿易開放程度較高的國家。但如果由此得出美國是受害者的結論,則明顯與事實不符。自由貿易任重道遠,需要各國通力合作,才能達致共贏。

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向進口鋼材及鋁材徵收25%及10%關稅,引發貿易夥伴強烈反響。(資料圖片)

撰文 : 卓亮 中銀香港高級經濟研究員

欄名 : 中美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