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未來5年 美國成最大隱憂

評論版 2018/04/04

分享:

自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至今,已快屆5年了。回顧倡議提出之初,中外社會可謂反應不一,甚至曾經湧現不少猜忌,但經不同層面的溝通和努力,加上美歐和日本等國政經環境驟變,倡議乃逐步由冷而熱,呈現一個參加國家日多,工商百業爭相尋求發展機會者眾,學術界參與探討趨熾熱的局面,部分強化「五通」(即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的措施或建設,更是漸見成效。

特朗普項莊舞劍 對華連串挑釁

可是,倡議在眾多地區或層面上取得不錯反應,且日漸在國際社會受到重視時,來自美國方面的反應,則相對負面,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既有對華政策看似反覆的一面,又有更趨猜忌的另一面,給一帶一路走向下一個5年帶來不容低估的挑戰。最近的炒作南海問題、挑起貿易戰,乃至於台灣旅行法出台等,無不帶有項莊舞劍的色彩,連串舉止似是讓人看到正在滑向那個坊間常常提及的「修斯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詳見下文【知識庫】)。

修斯底德陷阱所引伸出來的,其實是一個無可否認的事實:國際政治說到底只奉行叢林法則,弱肉強食,歷史發展主調尤其充滿「老大」收拾「老二」的教訓。

由於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兩年後,中國的生產總值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且經濟增長勢頭仍十分強勁,中國的「老二」位置乃更為鮮明地確立下來,而倡議切中時弊,有利眾多一帶一路沿綫地區和國家的自身發展需要,加上講求合作共贏,不強加於人,乃出現了前文提及要求加入者日多的勢頭。

老二壯大 老大藉熱戰冷戰整治

站在「老大」的角度看,若讓這種勢頭繼續下去,必然會給其帶來更大威脅,對一帶一路倡議不存好感,甚至諸多留難,或是採取各種措施作出遏止,乃顯得不難理解,令美國因素成為一帶一路倡議在下一個5年發展過程中的最大挑戰,亦可說是最大隱憂。

回顧20世紀,發生了兩場牽連極廣、教訓深刻的世界大戰(熱戰),以及一場沒有動刀動槍但鬥爭同樣極為激烈的冷戰。這3場戰爭的基本格局,便是「老大」察覺「老二」不斷壯大,怕其影響自身地位,進行諸多層面的圍堵和封鎖,而最終則不惜採取戰爭(熱戰或冷戰)手段,將其整治收拾。

對於這種發展歷程,香港大學前校長王賡武教授去年11月在香港中文大學的公開演講中曾指出,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乃「修斯底德陷阱」的典型,前者是當時作為「老大」的英國,收拾已為「老二」的德國,後者是同樣屬「老大」的美英聯手,收拾仍處「老二」的德日。到二戰結束後的冷戰時代,以「老大」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發動冷戰圍堵作為「老二」的共產國家前蘇聯,並最終令前蘇聯在西方圍堵下全盤崩潰。

不少美國政壇人物或者會糾纏於修斯底德陷阱,所以會想盡方法--包括動刀動槍的熱戰,或是不動刀槍的冷戰--遏制中國發展。中國政府顯然亦曾對此問題有深刻分析,而從其反覆強調無意挑戰美國主導地位,並會跟隨美國及西方國家制定和主導的經濟、貿易及金融等制度,又指大家有共同發展利益等言行上看,則不覺得中國會如當年的德日般挑起戰爭,所以應不會掉進那個修斯底德陷阱(熱戰)之中。相反,前蘇聯在冷戰中全盤崩潰所帶出的「冷戰陷阱」(cold war trap)教訓,對中國而言,則尤其深刻,亦最具參考價值。

美採圍堵封鎖 冷戰手段遏華

所謂「冷戰陷阱」,其本質說穿了便是圍堵和封鎖,這一策略的成功,既令美國從此一霸獨大,又強化其以圍堵策略挫敗競爭對手的信心,所以無論是對伊朗或是北韓等國,基本上都採取了這一策略。

有分析甚至指出,有美國政壇中人後悔,當年對中國放棄圍堵,尤其讓其進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中國經濟更有了飛躍式發展,可以進一步壯大起來,所以無論是早些年的亞洲再平衡和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策略,或是剛出台的貿易保議主義,基本上均屬於圍堵再起的舊瓶新酒,乃冷戰思維作祟之故。

一帶一路倡議着眼於被形容為「一頭是活躍的東亞經濟圈,一頭是發達的歐洲經濟圈,中間乃廣大腹地國家」那個擁有巨大人口、資源與幅員的區域,經濟發展潛力極為巨大可想而知。發展目標聚焦於「五通」,強調的是共同發展、共同繁榮和合作共贏,目的是增進彼此間的了解、信任和友誼。這樣的一個倡議,若能逐步落實,必然可在未來數十年間帶動區域脫胎換骨,產生全球性的經濟發展範式轉移。

一帶一路減中美矛盾 免墮陷阱

進一步說,一帶一路不但只有肉眼能見的巨大發展實效,可為參與其中的國家帶來新機遇,而是具有更為重要的作用,可以化解現時那股甚囂塵上、且衝着中國而來的圍堵和封鎖浪潮,減少中美之間的矛盾和衝突,以免掉進那個曾經改變世界秩序的冷戰陷阱之中。

事實上,中國政府過去反覆強調,中國堅持和平發展的道路,無意稱霸世界,顯示中國政府已全面認識到各種發展陷阱帶來的威脅,所以力求化解,因為無論是深化改革開放、落實一帶一路倡議,乃至於實現民族復興,用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講話是「離不開和平的國際環境和穩定的國際關係」。

當然,中國政府的種種努力,能否消除美國的憂慮和猜忌,例如一帶一路有助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大中華金融市場會更為活躍等,便被視為會挑戰美元及美國金融市場在國際上的主導地位,這些實質發展,則非中國政府所能控制,所以說一帶一路下一個5年的發展能否更上層樓,還必須考慮美國因素。

---------------------------------

【知識庫】何謂修斯底德陷阱?

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斯底德(Thucydides)在分析雅典和斯巴特的競爭歷史後,便敏銳地觀察到新崛起國家(老二)力量日壯後,便會挑戰現存主導當時國際秩序的國家(老大),激發彼此間矛盾分歧,最終導致兩國兵戎相見。

對於這種「老大」與「老二」之間的競爭,最終誘發戰爭的情況,日後的學術界便將之形容為「修斯底德陷阱」。

一帶一路發展目標聚焦於「五通」,強調的是合作共贏;若能逐步落實,必然可在未來數十年間帶動區域脫胎換骨,產生全球性的經濟發展範式轉移。(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鄭宏泰 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助理所長
陸觀豪 退休銀行家、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研究員

欄名 : 中美博弈新時代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