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C
香港時間:2018717日 (二) 08:06

資本行善5P浪潮 香港金融新角色

評論版 2018/04/05

分享:

3月上旬一個星期天,維港煙霧漫漫,觸目所及,皆是齷齪空氣。二氧化碳(CO2)是主要的溫室氣體,也是氣候變化的罪魁禍首,而二氧化硫(SO2)則是煙霧的主要成分,兩者其實可一併清除。

中國在2018年宣布全國實施排放限額與交易制度,管制內地電力行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碳市場將變得全球化,而中國將會成為全球碳市場的基石。

短期無回報 港少參與碳市場

現時香港金融業參與碳市場貿易極其有限。生產力促進局在2017年發表了一份報告,探討香港在中國排放交易體系中的角色,發現香港金融業參與度低的原因是很多企業認為這個市場不能在短期內帶來回報。

資本投資的重點過去一直是金錢回報,盡快賺取更多金錢。但今天,這種把賺錢視作唯一目標的思維已不合時宜。資本投資已擔當一個新角色——令世界變得更美好。這聽來也許過於理想,但這種新思維已成為金融服務業的主調。

根據美國可持續投資論壇的數據,採用「社會責任投資」策略來管理的美國註冊資產總值,自2014年的65,700億美元,增長至2016年初的87,200億美元,增幅達33%。換言之,每投資5元便有1元是以環境、社會及管治(ESG)效益來衡量。

社會責任投資增 世界更美好

在亞洲,根據環球可持續投資聯盟的資料,在2016年,有521億美元資產以一個或多個可持續投資策略管理,比2014年增加了16%。盡管亞洲仍落後於全球平均的25%,但趨勢已十分明顯。

香港要在一個變幻不定的世界中尋求定位,須以一個獨特方式看待投資。我稱之為「5P」——產品(products)、人才(practitioners)、表現(performance)、政策(policy)、目的(purpose)。

「產品」——「資本行善」可透過很多產品種類表現出來,例如ESG指數、股票基金、綠色基金、社會表現債券、效益債券,而尤其在中國,尚有碳信用額。一些著名例子如安碩MSCI凱特400社會指數基金和標普碳效率指數。

「人才」——很多城市都爭相成為綠色金融中心,而要成為贏家,香港需要挽留和吸引新一世代的人才。

但若回報「表現」不足,單有產品和人才都無濟於事。「標普碳效率指數」的表現,已有一段時間幾乎跟「標普500」不相伯仲。因此,「資本行善將犧牲金錢回報」這個假設已不再成立。

資本行善犧牲回報? 難成立

貝萊德行政總裁芬克(Larry Fink)今年初致函其他公司的行政總裁,他在信中說:「要業務興旺,公司不單要在業績上表現卓越,也要對社會作出貢獻。所有公司都必須有益於每位持份者,包括股東、僱員、顧客,以及他們服務的社區。」

這便帶出第四個P,即「政策」。為了防止所謂「漂綠」(green-washing),港交所推行上市公司《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不遵守就解釋」強制性披露制度。另一方面,氣候相關財務資訊披露專案工作小組在2017年則提出建議,呼籲20國集團(G20)採取一個標準化的強制框架,規定在財政報告中必須包含要遵守的社會與環境事項。

產品、人才、表現、政策等的轉變,全都基於「目的」。金錢可以是手段,也可以是目的。要把握5P的浪潮,我們需要深切自問:我們為何要投資?香港擁有優良的金融傳統,地位獨一無二,要把上述元素共冶一爐,從而創造香港金融的未來,應當輕而易舉。

中國今年宣布全國實施排放限額與交易制度,管制內地電力行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碳市場將變得全球化,而中國將會成為全球碳市場的基石。(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丁寶娜(Paula DiPerna) 思匯政策研究所客席資深學人、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特別顧問

機構 : 思匯政策研究所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